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新鄂的岁月 难忘的记忆 知青的故事  

2014-11-12 12:54:51|  分类: 逊克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鄂的岁月 难忘的记忆 知青的故事

杨洪邨 孙耀芳

19691970,我们上海知青分三批来到新鄂公社下乡,有98人:卞国秋、蔡维才、蔡学标、曹玉娥、岑慧娟、陈安明、陈昌娥、陈凤英、陈扣弟、陈文鹤戴素兰、戴玉兰刁桂仙、刁雪桃、丁健、董文武、董甄静段瑛、冯成培、冯国庆、冯志敏、高根林、高惠德、高庆龙、高梅景、韩玲妹、韩志东、侯建新、黄寅峰、吉红芳、吉红凤、吉鸿平、季苗喜、江蔷彩、金来娣、孔勉芳、蒯秀梅李佩芳、李树声、刘铁新、卢小弟、倪平平、聂根喜、钱力平、钱永丽、邱兴武、阮显忠、施力生、侍德余、寿丽荣、孙从义、孙玲珍、孙耀芳、孙振亮、汤永根、汪福娣、汪庆泉、汪月珍、王德贵、王福利、王菊芳、王身才、王振伟、王志云、吴明吴清兰、吴全信、吴向阳、吴亚萍、谢金龙、熊万山、徐富珍、徐沪生、徐兔英、徐照根、许祥生、杨洪村、杨建民、杨余新、叶军、袁秀瑾、曾龙玲、翟宝兴 翟铜宝、张元琳、张炳良、张海生、张慧娟、张荣囡、张玉琴、赵志源、郑美芳、郑藕花、周春银、朱德申、朱汉祥、朱银龙、庄三喜。同时还有12人通过各种途径来到新鄂公社,加入了上海知青的队伍,他们有:吴建华、崔培丽李根娣、金荣林、朱金娣、陆发奎、马顺安、茅德胜、吴芳林、方良、谷金辉,张建增,这样来新鄂的上海知青一共110人。

北上的列车,载着知青狂奔了三天二夜,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到达了北安车站。只见昏暗灯光下一排又一排的大客车,那是送我们到逊克县各公社的唯一交通工具。新鄂是那么的美,既有小兴安岭的群山,又有蜿蜒流淌的逊别拉河和清清的沾河。但是在那个年代刚下乡的知青有谁又能爬得这么高、看得那么远、了解得那么清呢!更不要说欣赏与享受了。然而正是当年的劳作与锤炼,加上山河的自然美构成了我们那一代对她难以磨灭的情怀。

鄂伦春民族是我国人口最少的民族之一,1953年这里的鄂伦春人由原来山上的游猎生活转为山下定居的生活,从过去比较原始的社会一步跨入社会主义社会。正是在知青下乡插队的日子里,大家通过不断的交往,使我们认识到了新鄂村鄂伦春人的勇敢、刚强、纯朴、智慧和真诚。

新鄂的岁月 难忘的记忆 知青的故事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新鄂村是在一个大山沟中,这是鄂伦春人1953年定居时选择的风水宝地。四周青山环绕,房屋、街道非常整齐,每家院子里都种着各种植物,到处都是鸟语花香,尤其是一条清清的沾河自南而来,到了村边潇洒地甩过一个大弯,顺着东山边向北飘然而去,河的上游就是高高的兴安岭和浩瀚神秘的大森林。

 每到春天,嫩苗吐绿,大地回春,处处充满生机。每到夏天,草地里黄花菜盛开,一片澄黄,还能闻到不知哪里来的苹果、桔子、香蕉和梨子等水果香味;在那清澈见底的沾河大甩弯子里,人们在水中游泳、嬉戏、消解一天的疲劳。每到秋天,金色的麦浪滚滚,豆海茫茫,果实累累。每到冬天,到处银装素裹,天地仿佛融合在一起,唯有山顶上的青松,在高傲地独唱。

 特别是春天的晨曦中,但见家家户户炊烟袅袅,屋后一排排白杨绽出青青的嫩芽,西山上一片片由松树、柞树、黑桦、白杨、灌木和一些尚未完全融化的冰雪,所构成的美妙的图案……真是身在仙境,人在画中。

新鄂的岁月 难忘的记忆 知青的故事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北大荒最长的季节是冬天。进入10月,棉衣裤、棉帽、棉胶鞋,男女一律的着装维持到次年的4月。在最冷的日子里,早晨8-9点钟天亮,下午3-4点钟天暗。在那寒冷的荒野中劳作,除了拼命干活暖身,没有一个人可以偷懒。许多女青年曾经因雪天割豆子,又冻又疼又累而失声痛哭。当时如此的劳动强度,艰苦的生活和迷茫的前途,知青们除了想办法抵御寒冷,根本无法去品味上帝赐予的美景。寒冬之夜,知青们唯一渴望的是:听来自远处山丘顶军马场由远而传来东方红拖拉机的轰鸣声。

 从森林中砍伐下来的大树,打成木柈子,这是当时唯一取暖的燃料。每年冬季生产队会派出当地乡亲和知青一同上山伐木,用树木和泥土搭建的土木棚扎营野外。一个冬季下来,削平2-3个山头,被伐的大树,直径都在20公分以上,真是上等好料!现在想想,多么可惜啊!被砍伐过山头的情景,像宿舍前茅坑旁的小树,孤立无援地耸立在寒风中,经受着风与雪的考验,静静地等待着暖春的到来,那是无奈而又必然的规律。

新鄂的岁月 难忘的记忆 知青的故事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1971年未的冬季,大批没有回沪过的知青回家探亲去了,昔日热闹的新鄂,只剩三十多位知青。年三十夜是那么的寂静,只见到一盏灯笼,孤零零地在寒风中晃动,当时,不可能家家户户挂上灯笼于门前……。年三十,公社和大队的领导为食堂送来熊掌、犴鼻子、狍子肉等野兽肉,并和知青一齐在知青食堂吃年夜饭。大块的肉、大碗的酒,那可是山珍野味,自酿65度的好烧酒,知青食堂的气氛与场面绝不亚于当年智取威虎上的百鸡宴。最后一大碗白酒下肚,酒意完全冲走了思乡之情。然而,每2个小时巡视晒谷场责职,使知青们只能分批吆喝着5-6条狗,背7.62半自动冲锋枪,踏着齐膝深的雪,在黑夜中步行1里地,爬上高高山丘去看护成百吨的粮食。

 下乡时代的农村,一年四季跳蚤和虱子伴随我们共同生活。逮住床单上的跳蚤,我们犹如小猫抓住耗子一样高兴;发现在衣服中的虱子,我们就用两个大拇指指甲一掐,发出的 “啪啪” 声,犹如音乐那般美妙,令人满足……。

 宁静而广阔的水泡子,在北大荒到处可见,它留给大家影响最深的是在那里面沤麻。9月把割下的麻扎成伐,放入水中,挖大块的泥巴,把它压沉下去。10月再把它们从水底取出,操作都在刺骨有冰碴的水中进行,尽管我们既喝酒又擦身,还是冻得直发抖,浑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的。开心吗?开心!因为这样的活自由而又浪漫,完全在原生态环境中,目及之处不见人,有时为了不湿衣服,统统去掉……。

 北大荒的天是那么透兰,云是那么洁,随处可举目远眺,仿佛可看到天边,催人遐想无际。那可是远离嘈杂与争斗,蕴育开阔胸怀的宝地。新鄂的大田是多么广阔,太多的记忆,太多的爱与恨,铭刻在脑深处。无论是6-7月份的锄头铲地,还是9-10月份的人工收割,几干米长的大豆垄一望无边,真使人绝望,苦死上海知青了。多亏鄂族老乡的教诲:油石(磨刀用的)随身带,吐沫随时用,镰刀磨得快到可剃去汗毛了,锄头锋利得可切肉;再加之知青学过力学,本该用于机械设计的知识,完全活学活用到了农田劳作之中;母亲给予的每一块肌肉,每一根骨头,在劳动中得到了最佳配合与应用……。

新鄂的岁月 难忘的记忆 知青的故事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每天清晨出工,知青们吃完早饭,站在食堂门口,等待队长派活。田间劳作时,食堂的工作人员把午餐送到田头,因干活的速度不一,使知青统一集体用餐相当不容易。巨大的体力支出使人特别能吃,三个大馒头加上一大碗土豆炖豆角是大家的常事。大田尽头,草原上各色野花争相进放,召唤着知青的青春活力与朦胧的情感世界……。

 在初到新鄂三年多的时间里,令老乡们最迷惑的或是大龄上海知青,除了一线的农活,几乎二耳不问窗外事。甚至于远离男女交往,避开任何可能产生的情爱火花,有当地女青年邀请我们的男知青到桦树林里去散步,得到的回答是:“我正在复习文化知识没有空。” 这就是当时知青新鄂生活和知青向往的写照……。

新鄂的岁月 难忘的记忆 知青的故事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新鄂的秋季是最美好的,因为那是收获季节。那时知青的劳动仍相当繁重,收割小麦、大豆时,大家要为大队里唯一的一台康拜因(从原苏联进口的联合收割机)开机耕道。除此之外,当时收割小麦与大豆都是釆用割晒方式,即先割倒,让阳光晒,使茎杆中的营养进一步收到果实中。然后,小麦通过拾、脱两个过程,进入晒谷场;大豆则归堆,等冬季再处理;而玉米基本上手采(掰包米)。最忙乎的是晒谷场,来接粮的马车一溜烟望不到头,干这活同样累死人,而且没休息时间,马车啥时到,就得马上干,那怕是半夜……

新鄂的岁月 难忘的记忆 知青的故事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新鄂公社、大队的领导、还是普通乡亲,对知青都照顾有加,使我们感受到了亲人般的关怀。为了使知识青年过得好,部分猎民腾出了自己的住房,搬到房边简陋的仓房生活、睡觉,让知青们住进去;之后,生产大队为知青们盖起了知青宿舍、知青食堂;为了使知识青年吃得好,生产队从山上拉来了木柈子,首先送的是知青食堂、知青宿舍;知青食堂荤菜没有了,大队的领导马上给知青杀猪宰牛或让人到大队的仓库去拿储藏在那里的野兽肉送到知青食堂。乡亲们更是把知青当作自己的亲人,特别是猎人打猎回来,总要叫上一些知青,到他们家炕桌上围在一起。一人一把小刀,共尝用盐水煮的野猪、黑瞎子肉等野味,品尝用柳蒿芽炖的狍肉汤,大碗喝黑瞎子()油。知青们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和磨练,克服了冬天室外零下20-30度天寒地冻的环境:在山上的柈子场上、伐木场上、送粮的马爬犁上、水利的工地上、民兵操练场上……都能见到知青们的身影;知青们克服了夏日的炎热,刮风下雨的辛劳:在砖瓦场脱坯制砖、大锯架下拉锯、野地高空架线、驾驶拖拉机荒野夜半翻地、大田铲地、打谷场上……知青们都能大显身手。很快成为生产、工作的能手,成了新鄂公社的骨干。许多人成为了木匠、瓦匠、大锯手、拖拉机手、生产大队的会计、仓库的保管员、公社广播站的播音员、卫生院的医生、水利工程的技术员、学校的老师。有的还当上支部和生产队的领导、民兵营长、学校校长、派出所所长。在乡亲们和知青的共同努力下,新鄂的生产蒸蒸曰上,新鄂的村庄日益兴旺。一座座新房不断建起,大礼堂经常有歌声飞扬。经过几代人的艰苦努力,新鄂已建设成为道路宽敞,树绿鸟呜,花草香鼻,设施齐全……的宜居现代化农村。正是这种生活上的关心和政治上的信任,使我们知识青年才知得到施展,各方面都茁壮成长,知青与乡亲之间培育起了日益深厚的感情。在这里我们战天斗地,贡献了青春;在这里,我们流过血,流过泪,流过汗,但是留下更多的是欢笑;在这里,我们得到了锻炼,得到了成长,收获了我们与鄂族人民,新鄂各族人民的感情。

       作者为原新鄂公社上海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