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我曾经也当过灾民  

2014-12-01 14:18:43|  分类: 逊克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曾经也当过灾民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我曾经也当过灾民

刘文龙

我是1970年5月响应党的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号召来到黑龙江省逊克县干岔子公社红卫大队插队落户的,到1973年12月应征入伍,下乡整整三年半时间。回想起自己三年半时间的下乡经历,使我一生中最最难忘的是1972年那场黑龙江水灾,就因那次黑龙江水灾,使我亲身当了回真正的灾民,尝到了当灾民的艰苦滋味。

四十多年前的1972年,那年夏天红卫大队地里的庄稼长势一片喜人,眼看地里的庄稼丰收在望,没想到7月份一连下了十多天暴雨,黑龙江的江水天天猛涨,没有几天工夫江水淹没了红卫大队的所有庄稼(红卫大队的庄稼地地势都很低)。

面对黑龙江突发的水害灾情,红卫大队的党员干部及时组织全队的社员和知青们日夜奋战在全村的周围,对地势低的地方筑起了防洪堤坝,以防备洪水淹没村里的房屋。由于那年黑龙江的江水特大,江水虽然没有淹没我们所筑起防洪堤坝,但是全村的两口水井和当年挖掘的备战地道口,以及村内地势低的地方到处往外冒水(红卫大队所处的地表以下0.5米全是沙质土),有的地方所冒出的水就像喷泉,最终大水还是淹没了村内地势低的所有房屋,红卫大队知青居住的房屋都是处在村南地势最低的方位,所以大水淹没了知青所有的房屋内的火炕,知青们只能临时居住在村南的小学课桌上避难,我与另外三名知青有幸居住在曲永华书记家避难。

难忘的八月六日晚上,雷雨交加。九时许,突然天上一个响雷击中了红卫大队知青避难居住的小学房屋,知青夏企明被雷电击中当场身亡(原因是夏企明有台半导体收音机,由于收音效果不佳,他用铁丝做了个简易外接天线,雷电就是顺着外接天线击中了夏企明)。另有一位知青戴荣生因与夏企明相邻而睡,其一只脚与夏企明身体相接触,所以雷电击中夏企明的同时也击中了戴荣生的双脚(戴荣生被电流击中后受了轻伤,当时双脚不能站立)。

记得,当时雷电击中夏企明后的第一时间,是金姚英和谢平海两位知青对夏企明做嘴对嘴的人工呼吸,一会儿又是大力按压做心肺复苏,当时的现场真是:惨烈、紧张、感人。尤其是女知青金姚英当着这么多知青的面,勇敢地做出嘴对嘴的人工呼吸动作,的确感动了在场的所有知青,其勇敢精神是我们每个知青学习的榜样。

那年八月,大水还未退去的时候,逊克县县革委副主任苗东生和逊克县民政局孟局长代表逊克县委(由干岔子公社贾德明主任陪同)乘汽船带着救灾粮食和蔬菜来到了红卫大队,苗东生副主任在汽船刚靠岸后就对在场的老乡和知青们说:乡亲们、知青们,你们好!你们受苦了,我代表逊克县委向受灾的乡亲和知青们表示慰问。党和政府关心着受灾灾民的疾苦,灾民有什么困难,党和政府一定会帮助你们解决。当时听了苗东生副主任的讲话,大家特别感动,在我们知青受灾后党和政府没有忘记我们,在我们受灾知青需要帮助的时候,党和政府特地给我们知青送来了救灾粮食和蔬菜,干岔子公社贾德明主任还和我们一起装卸船上的救灾粮食,一袋救灾粮食足有一百八十来斤重,贾德明主任一连扛了十多袋,我们劝说贾主任少扛几袋,年纪大了要注意休息。贾主任却对我们说,知青们受灾了,我为知青们出点力气是应该的,你们知青远离父母,都需要得到帮助,知青们的生活困难不解决,我这个公社主任怎么会安心呢?

洪水终于退去了,红卫大队的乡亲和知青们没有等靠政府的救济,在大队党员干部的带领下迅速组织了灾后生产自救工作。告一段落后,大部分知青(红卫大队知青共有79名)回上海探亲去了,十八位知青留了下来。当时我们还戏称《沙家浜》剧里有十八位伤病员,我们十八位知青就是黑龙江水灾淹没不死的青松。那年入冬以后,生产队的牛、羊、马匹的饲料遇到了困难,干岔子公社新发大队向红卫大队伸出了援助之手,为红卫大队提供了饲料草,解决了红卫队牲畜越冬问题。那年冬天,县林业局特批红卫大队上山砍伐建房用的椎木条和烧火的木头子,以加快解决红卫大队的经费和生活问题。

我从未干过砍伐树木的活,当时我的体重是四十五公斤左右,砍伐树木的活是重体力活。刚一开始我上山砍伐树木时没有掌握其窍门,所以要完成一天的生产指标很吃力。老乡们很早就完成了一天生产的指标,而我却只完成一天指标的四分之三。老乡们完成一天指标后早早地坐着抽烟休息了,而我还得继续抡着大斧为完成一天指标而努力工作着,每天工作下来真是累得满头大汗,浑身就像骨头散了架似的,收工回到柞树岗营地就想早早地休息,好第二天继续工作。但是要为第二天继续完成生产指标,自己所使用的大斧必须每天磨得快快的,否则第二天完成生产指标会更吃力的。

对于砍伐树木我一开始没有经验,所以我一有空闲时间就虚心向老乡讨教砍伐树木有关窍门,做到完成生产任务又快又省力,老乡也毫不保留地把他们砍伐树木的经验和窍门传给了我。经过老乡的手把手指点,像碗口粗的树,我只要抡七、八斧就能放倒了,我也能像老乡们那样每天早早地完成了一天生产指标,每当早早完成一天生产指标后,自己心里总感到很高兴。记得那年我刚上山砍伐树木时每顿饭要吃两个四两的馒头,随着以后每天体力消耗的增大,每顿饭要吃五个四两的馒头,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不可思议。

1972年因水灾红卫大队地里的庄稼是颗粒无收,年末分红的时候,所有的知青劳作一年都是一分未得,还要倒欠生产队的预支钱款,我那年倒欠生产队十多元钱。1972年冬天我们留下的十八位知青生活遇到了困难,逊克县民政局得知我们知青生活遇到困难情况后,又一次向我们十八位知青救济了二百元生活费,(每人还发放了一顶皮帽、定量的布票、棉花票)这二百元生活费平均到每个知青身上不算太多,但是在当时的确是解了我们十八位知青的生活困境,我们每个知青从内心里感谢党、感谢政府对我们知青的关怀。

经过1972年的水灾,也使我得到了一次磨练,这是我一生中一笔无形的精神财富。所以以后每当工作中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和问题时,我都会用1972年的水灾经历去激励自己,鞭策自己。每当需要向受灾的灾民募捐的时候,我都会自觉地参与其中,因为我曾经也当过灾民。

2014年8月25日

 

   作者为原干岔子红卫大队上海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