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一次使我终身难忘的沾河流域徒步穿行经历  

2014-06-02 11:13:07|  分类: 逊克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签: 沾水惊悚鄂家难忘经历 分类: 回忆当年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一次使我终身难忘的沾河流域徒步穿行经历

 陆发奎

往事已然,历历在目;回首往顾,昔同如日。此事已过去三十九个年头了,时常在我的脑海里翻腾的都鲁河畔的雪野,如梦牵魂绕的崭新记忆无法释怀。那可亲可敬的鄂伦春族父子的纯朴印象,却永久占据了我大半人生的苦苦盼望与奢想。

19741月,农历寒冬时节。我下乡插队的逊克县干岔子公社红星大队托人捎信,让我接到信后马上返回队里接任生产队长一职。当时,我正在小兴安岭的腹地“广盖鹿窖点”蹲守伏点。接信后简单收拾了行装就立即动身下山,沿着都鲁河来到河口“朝鲜鹿窖点”,在此住了一宿便于次日清晨出发,第二天我带了一点随身干粮,也带上我的心爱猎犬“高玛”(朝鲜语为“黑熊”之意),手持给知青点准备的一条杉木扁担,离开了河口。

顺着蜿蜒崎岖的沾河一直往北行走,努力眺望着两岸银光素裹,千里冰封的景色;沿着洁白晶莹沾河冰面一路前行,尽情欣赏着两岸茂密的原始森林,陡立峻峭的石砬子风光。这无拘无束的下山穿越旅行,绝不亚于克鲁拉大峡谷的探险之旅。边走边看,累了歇歇,饿了就啃点干粮,渴了就趴在有堰流水的河面喝口水,感觉精神特别亢奋。太阳渐渐地偏西,寒风也悄悄地随着树枝与荒草的舞动发出了呼呼的唬鸣声,我突然发觉离第一天计划要到达的营地---伊气敏,鄂伦春族鹿窖队,还有二十多公里的路程,我不由地加快了下山的步伐。

签: 沾水惊悚鄂家难忘经历 分类: 回忆当年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当我转过沾河的大弯进入一段较宽阔平直的河面时,天色已黯淡了下来。和我一起同行的猎犬“高玛”,时不时的竖起警惕的双耳,炯炯的双眼一直注视着河西岸稠密的柳树通里的异常动静,嘴里不断发出低沉威武的吼吼声,我知道一定有野物盯上了我了。我和“高玛”继续加快了脚步急速前行,这一刻,大约赶了半小时的路程,终于发现沾河边的河面有一处取水的冰眼,猛抬头还看见了西岸边上的鄂伦春猎民住宿的房子,真是喜出望外,兴奋不已立即快步朝那走去。此时,天色已完全黑了下来……我在房前徘徊、打量、思忖着,这房屋的大门上挂着铁锁,以前曾听说过山里的规矩,来了客人一般不上锁的呀?既然到了人家地界,只能按主人的意愿,耐心地等一等吧。走了一天的路,人和狗都很困乏,内衣早已湿透,冷风一吹不禁打了一下寒颤,冻得浑身发抖,这才觉得又冷又饿又累。我实在无法自持,碰碰运气,看看能否有点希望把门打开,就情不自禁地去拉那把持在门上的铁锁,真没想到,这铁锁是随着铁销一起掩虚着的,那纯粹是个摆设一般,一度可把我唬住了。

我赶紧进屋,看见炕上卷着二床被褥,厨房里的案板上还吃有剩余的半盆野猪肉和尚未洗过的碗筷,水缸里没有了水。我当即拿起水桶和斧子就到七八十米开外的沾河里去挑水,我的“高玛”也随我尾随一起跟着来到河边。这边我凿冰取水,那边“高玛”朝树林的方向不断地吼叫。高亢的吼声回荡在寂静的夜色密林中,传得很远很远……挑了一担水回到屋里,赶紧点火做菜蒸馒头,狼吞虎咽的我如风卷残云般的速度,把主人仅存的半盆野猪肉和馒头全都吃了个精光,然后烧了点热水,擦洗了一下疲乏的身子一股脑儿钻进炕头的被窝里倒头便睡。

不知过了多久,正在酣睡中的我突然被一阵狂吠咆哮声惊醒,我以为大概是原先在山里一直跟踪我的不明野物奔袭而来,我心爱的猎犬“高玛”这高亢的吠声,分明告诉是有情况在不断地提醒我。果然,我从猎犬的狂吠声中听到了有人说话声音,随即房门被打开了,我抬起头来向进屋的两个人点头示意。我噎着喉咙,打着招呼说:“回来了,我是路过此处的外乡人,不好意思麻烦你们了。”一位年长的鄂族大叔对我说:“不要紧,你继续睡吧,一定没有什么吃,待我把饭做好再叫你一起吃饭吧,睡吧,睡吧。”因为赶了一天的路,人实在支撑不住,累得散了架似得,不一会又呼呼地进入梦乡。

熟睡之际,我猛然被人推醒,还是这位年长的鄂伦春猎户大叔叫我赶紧起来一起喝点酒解解乏。我也不见外,翻身下了炕,披着老棉袄就和两位鄂族猎户喝上了酒,一点没有陌生感,像是久别的老朋友一样,唠着闲嗑,原来他们是一对父子,都从事着鹿窖点的看护和驯鹿作业。言谈中我告诉他们:“我是从都鲁河口朝鲜趟子(山里人都管遛山叫做遛趟子,鹿窖点之间即是这样称呼)过来的。”大叔问我:“你是朝鲜人吗?”我又告诉他:“我不是朝鲜人,我是来逊克干岔子插队下乡的上海知青。”话刚一落音,鄂族父子一脸愕然,惊奇不已,虽说新鄂也有上海知青,但毕竟还没有这面对面的交谈过,当听说我已在这山里蹲守了二年了,吃了不少的苦,非常地同情,不知不觉中酒酣耳热,话匣子也打开了,你来我往推杯助兴无不兴奋。瞧着煤油灯的暗淡光亮,我终于看清了这对鄂族父子的容貌,这古铜色的布满皱纹的脸膛,刻画出这对鄂家父子的岁月沧桑。我真切地感受到了鄂族大叔坚而有力的双手,和我的粗糙的双手握在一起的幸福情景,以及无拘无束的交谈,这是多么和谐的一幅“民族友谊美景图”啊。

那夜,是一次不寻常的享受。我竟然是以这种人生最简单朴素的方式,认识了鄂伦春人,也接受了他们最淳朴的热情招待,这在我的人生旅途中增添了一笔无法磨灭的浓墨重彩。在那晚我与鄂族父子频频举杯的那一刹那间,大叔向我透露了一段让我十分惊悚的遭遇,他认真地对我说:“天黑前,我们刚从山里回来,发现了一连串紊乱的野狼脚印,一直从沾河冰面及岸边延伸到我们后营,看起来,这两条野狼已经跟着你好一阵了,外面的那条黑狗是你带来的吧,幸亏有它给你护着,不然你可要遇到大麻烦啦。”大叔喝着酒继而接着说:“最近,附近林场有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上山下兔套,当晚没有回到家,第二天家人和林场派去的人一起满山寻找也不见踪影,再加派了搜寻人员后最终在一处山坳里瞧见了一堆被撕碎的棉袄、棉裤及斑斑的白骨,上面沾满了新鲜的血迹。”听了他的一番描述,我后背渗出了串串汗珠,手心脚底阵阵的发凉,不由得抽了一口冷气。原先在山涧行走途中的猜测与“高玛”的狂吠正是有着前因后果的。心中庆幸自己遇到了好人,让我躲过了这次永志难忘的劫难。

一次使我终身难忘的沾河流域徒步穿行经历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大叔关切地问我:“你明天还要赶路,下山的路你打算怎么走?”我被这突如其来的询问,憋得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是好?深夜的对话,的确让我惊悚不安,听到这不详的信息总影响着我的情绪,脚底下总觉得酥软不堪的,像泄气的皮球,瘫软地坐在炕沿上。我便不加思索地应付道:“我还是顺着河道到军马场老四连,再翻山过军马场的三连转道去新鄂,然后去干岔子。”大叔听后,斩钉截铁的说:“绝对不行,这样太危险了。”他想了想又说:“这路太不好走,明天早晨让我儿子送你一路到新鄂吧,新鄂往去干岔子的路就好走多了。”交代了下山的嘱咐后,当晚大叔让我一个人睡单独的被窝,他却和儿子挤在一床被子里,度过了难忘的一夜,这父子二人舍己为人的淳朴情谊,在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上海知青,敞开了山里鄂伦春人的真诚而憨厚的忘我情怀。

翌日,我告别了鄂族大叔,便随着大叔的儿子一路往山下去。不知怎地,这二十来岁的鄂族小伙不善言辞,整日无话,从昨晚我和大叔的唠嗑闲谈中,就感觉到了小伙子的沉默寡言。我想,他是在长辈面前不好多话,也很自然。既然和我一起同行,也没有必要保持沉默,说说话,也能打发一下时间,不至于寂寞难耐吧。我们俩沿着沾河冰面向前走了十里,绕过伊气敏之后,离开河道上岸再又转入山中,在接近一条由西向东的小溪时,鄂族小伙让我牵着他的马,他提着小口径枪向不远处的小松林摸过去,没多久我就听到了几声清脆的枪响。而后,只见小伙子提着几只飞龙鸟朝我走来,我赶紧牵马迎了上去,帮他把猎物拴在了马背上。打完飞龙后,我俩继续赶路,趟小溪、翻山岗、跨河床、涉险难,终于在天黑之前,路经军马场的三连和一连,在不远处的隐隐约约的灯火指引下,新鄂屯就在眼前。此时,我赶紧和陪伴我一路前行的鄂族小伙子握手道别,并催促他赶忙骑马先回家去吧。这漫长的山里行程,少说也有近二百多里的路程,它是我漫漫人生路上的一个新的里程碑,怎能不激起我的感慨与惶恐?

当晚,我夜宿在新鄂上海知青汤永根的宿舍里。再于第二天的傍晚,在又步行了一百多里地,这才回到了我生活的干岔子公社红星大队,上任述职。

签: 沾水惊悚鄂家难忘经历 分类: 回忆当年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1975年初,我有幸加入了逊克县公安队伍,成了一名光荣的公安民警,经省公安干校的数月专业培训后被分配在干岔子乡派出所工作;事过两年,又因工作需要,我被调任到新鄂乡派出所担任所长一职。基于特殊的原因,我在新鄂期间多方打听我的恩人——鄂族父子,也曾托人帮助寻找这对可敬可爱的鄂族父子,但最终未能如愿。

提起这段令人刻骨铭心的往事,伴随着风雨如磐的岁月,盼望与等待、奢想与梦境,都已成了我心中永远的怀念。冥冥之中,我却又觉得,我不必忧虑与彷徨,鄂伦春人的坦诚、热情、豪爽与纯朴,早已深深地融入了我的心田和血液之中。

我还能帮助鄂伦春人做些什么呢?多年后的工作经历已经证明,我在自已的工作职责中,不断地为加强边境地区的社会稳定、增进各兄弟民族的友谊、推动鄂伦春人向先进的生活方式迈进做出了应有的贡献。唯有这样,我才能对得住,并且用真挚地情感来报答我的鄂伦春族亲人。

签: 沾水惊悚鄂家难忘经历 分类: 回忆当年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谨以此文,表达我久已珍藏的谢意。祝天下所有的好人,一生平安!

————引自新鄂知青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