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追忆王珏  

2014-06-18 15:29:17|  分类: 追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松树沟人《追忆王珏》

 

追忆王珏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在西班牙的王珏

追忆王珏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早年王珏

 

追忆王珏

徐信芬

我们插队的地方——黑龙江省逊克县,除了在上山下乡运动当中全国闻名的金训华,还有在松树沟公社远近知名的王珏。虽然她已不幸过世,但是至今她还栩栩如生地浮现在我们知青的脑海里。

我是去年从一些本县的知青网站上得知这一消息的,我感到非常震惊:这么一个充满了活力的人,怎么会在洋插队的稳定生活中奔向天国的呢?我当即与本队的方良交流过此事……。后来又从兴隆知青的回忆文章中,我了解到更多的有关信息。我与王珏有过一些接触,特别是知青大返城之后。

数月来,我一直想拿起笔来,表达自己的感受,但那一份沉甸甸的心情,又难能安坐执笔。今天看着她和我的合影、以及她的知青战友们挂在网站上的那些她在西班牙拍的照片。我实在是郁闷之至,仰天感喟苍天不公、诅咒病魔无情,不能不写一些了。

一、最初的印象

王珏,这个名字,我最早是听我们东发大队插友高月清讲起的。她说:我们松树沟公社兴隆大队有个女知青,叫王珏,是个干部子弟,身患肾病,脸都肿了,但是干起活儿不要命。以后我几次到公社去参加相关会议,多次见到王珏。至今记得她的最初形象:穿着一概是蓝色或黄色四口袋制服,脚蹬一双球鞋。举止非常干练。她见熟人,总是头略微偏一点儿,微微一笑;碰到特别兴奋的时候,略带沙哑的声音伴着爽朗的大笑。

不久,我们东发知青和以王珏为首的兴隆知青有过一次真刀真枪的比试。记得那是1972年(年份或者不很确切)夏天,逊克军马场需要新浇一块水泥晾晒场,交由东发大队和兴隆大队来完成。这可是重体力活儿,要在尽量短的时间内,在一个不大的、用铁皮包起来的矮桌上倒上水泥、碎石块,然后用水搅拌成三合土,倒在事先做好的木框里,随后由有经验的老乡用抹子把水泥抹平。假如动作慢、时间拖得过长,水泥就硬了,三合土倒入木框内就很难拌匀和抹平。干这种活儿要力气大、动作快,所有人都要拼命地用铁锹搅拌。很快就会汗流浃背、气喘嘘嘘。我在现场看着远处以王珏为首的兴隆知青摆开的擂台(最终不分胜负),听着我们这里知青和老乡对他们的评价,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以后我到公社和县里参加会议碰到王珏的机会就越来越多,越来越了解她。记得有一次在奇克镇开知青的会议,我们离开会场的时候正好看到卖冰棍的商店。王珏一个人就买了六、七根,我很诧异,问她:你吃得了吗?她豪爽地大笑起来,告诉我她曾经一下子吃过十根冰棍。这就是生活中的王珏,能吃大苦,能尽情享乐,没有一点娇柔做作。

1973年夏季,大学开始招生的消息在松树沟公社传开来了。我遇到王珏,问她有没有打算去上大学。王珏告诉我:她已经种下了扎根树,准备在边疆干上六十年。但在此表态之后,她又轻声地说:当然也很想学习。我们相互尊重对方的选择。当年,我与本队的高月清、五三大队的陈龙根回上海读大学;兴隆大队的龚毓华读的是哈尔滨医科大学。此后一段时间内,我和王珏的直接交往少了。

二、回城后不懈努力的女强人

几年后,我大学毕业之后在卢湾区教育系统工作。王珏也在返城潮后回到卢湾区。我与王珏的直接交往多了起来。记得印象最深的是:王珏为了追回学习的时间,拿出当年在农村战天动地的劲头刻苦地学习日语(背景是80年代初上海滩上有一股东渡扶桑的潮流,王珏或许也有这个想法),她除了每天到复兴公园去背单词、看书之外,还托我帮她找人用日语会话。我的同事们都说她有股百折不挠的精神。后来王珏又成功地转向由团市委主办的城市酒家去谋职,开辟新的战场。这以后的事情,兴隆知青在多篇回忆文章里做了详细的叙述,我就不赘述了。

王珏在人生的道路上不断地给自己树立新的目标,接受各种挑战,真是有那欲与天公试比高的精神。

王珏到西班牙洋插队的事,我是听本大队知青沈龙生讲的,我一点儿都不震惊,这完全符合王珏的性格,她总是时代的弄潮儿。看准一件事,她就一心一意要实现它,不达目标绝不放弃。这也就是人们现在所说的:女汉子。只可惜她过早地离开了人世,我有时想如果她不去西班牙,或许……

但这只是或许,在为她感到惋惜的同时,我也为她祈祷:王珏在天国好好歇息吧,愿天使伴着你享乐!

(徐信芬,原松树沟公社东发大队知青。1969年插队,1973年离开松树沟,在上海上大学。之后一直在上海工作,现已退休。)

 

   ————引自东发大队知青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