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几次难忘的喝酒经历  

2014-06-21 15:01:24|  分类: 逊克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次难忘的喝酒经历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几次难忘的喝酒经历

顾建平

东北人好喝酒,东北人能喝酒,我们下乡那会,拿现在的话讲,要做新东北人,特别是做新东北男人,学会喝酒,可是少不了的。

插队逊克那些年,了解了不少咱那圪垯喝酒的风俗:比如,喝酒不就菜,印象最深的是在供销社的店堂里,见一个老乡,打二两酒,就点水果糖,就干了,算是过酒瘾了。又比如,大家伙在一起喝酒,一个屯子的,谁不知道谁呀,喝酒讲酒量、酒品、酒德,装假的要受到谴责。大伙先用一个大碗轮着喝,你一口,我一口(真不讲卫生,好在那年头传染病少),这叫轮酒,然后用小杯喝,一杯一杯地干,这叫喝杯酒,有时为了下酒和助兴,还划拳,什么魁五首呀、四喜呀、快喝九呀,还有打老虎杠子,这酒下得可快了!有几次难忘的喝酒经历,过程记忆清晰,时间模模糊糊,写出来大家分享回忆的快乐。

黄振萍出嫁高滩,在当时,可是百合知青中的一件大事。一群离父母六、七千里地上海娃,同伴中有人要出嫁,大婚那天,哪能没有娘家戚呀?于是,大伙一核计,我们来当娘家戚!套上几辆车,送亲的娘家戚们,跟着接新娘的马车,来到了距百合22里地开外的高滩大队。高滩大队沿江,酒量好的人不少,这对娘家戚是一次绝对的考验,不能给娘家戚丢人,成了送亲知青的强烈愿望。婚宴上,我们的新娘很兴奋,对敬酒的来者不拒,这可急坏了娘家戚们,为确保新娘不醉,给上海人长脸,我们豁上了。据说那天,上海知青的酒量一鸣惊人,名扬高滩,其间主力,少不了金保和冬瓜(张晓东)。新娘不醉那事保住了,高滩闹酒的乡亲们趴下了,娘家戚们荣耀归来了。这件酒事,我有没有去,记不清了,但这事,一直作为我们的故事,牢牢铭刻在我的心里。

下乡那阵子,一日三餐,吃饭在青年食堂。自己改善伙食,那叫开小灶。在我的记忆中,吃小灶次数最多的,是去胡敏、阿秋、伟珠和阿胖她们宿舍,经常同去的,是我们同校的耀琪、大耀、强强、阿约喂和宗坤。但有一次拼酒的小灶,特别令人难忘,参与者是16位男知青,纯爷们!记得是深秋初冬,好像是第一场雪后,老乡家按习惯开始处理小公鸡,一元钱一个,我们买了16只鸡,打了16斤酒,还买了100个鸡蛋,为的是效仿威虎山,也来个百鸡宴,一醉方休!那次喝酒,除了按当地习俗,先喝轮酒,再行杯酒,但那是准备了16斤酒,人均1斤呀!为了下酒,记得那天宴席上用了一个新招,先是16人自愿组合分成了四个组,桌子中间放一个碟子,碟子中央是一把瓷小勺,拨小勺把一转,勺把指着哪组,这个组四个人中有三个人必须各干一杯。奇迹发生了,当轮到的组喝酒时,互相谦让推搡的现象不见了,随之替代的是大家争着喝,能者多劳,保证本小组的喝酒战斗力!酒下得很快,大家也很尽兴,结局是,大家都像智取威虎山里的土匪一样,醉成了泥一潭

在东北插队那年头里,我喝过人生中一口闷量最大的一次酒,44,没醉!那是一次喝喜酒,新郎是谁,记不准确,应该是陈庆彬,但不敢肯定。那次喜宴上,辈分最大的长者,是陈吉山大爷,这是可以肯定的。那天,我的身份是生产队的领导,被安排在主桌上,记得我的座位后背正好是一堵火墙,烤得很。开席了,新郎新娘向宾客敬酒,只见新娘托着一个酒盘,上面放着三对酒杯,量最少的杯可装7钱酒,接着就是11的杯,最大的一对杯,是22的杯,2杯就是44呀。新郎依次在3对杯子里斟满了酒,来到了吉山大爷面前。忘记是谁宣布的规矩,但就是这个规矩促成了我人生的最大一口酒。这规矩是,喜宴上,请辈分最大的吉山大爷开酒,他选了哪一对杯,他可以随意(就是不干杯),但随后所有的宾客必须把酒干了。那天,不知是吉山大爷替主人好客呢,还是拿错了杯,他竟然拿了22的酒杯!主桌上,一个个宾客接受着新郎新娘热情的敬酒,第一杯下肚,22,第二杯入口,接着往外走。轮到我了,仗着年轻,在知青中也算有点酒量的我,一仰脖子,两杯酒入肚,硬是挺在席间不出去,借助着后背的火墙,大冬天的出了一身汗,终于过了这个关,创造了自个的喝酒吉尼斯纪录。

还有一次,到县里参加四级干部会议,住在南岗边疆公社所在地。有一天晚上,应公社党委秘书王树林的邀请,去他家做客。他家在良种场,县城的东边,大概有5里地,我们是一起骑着自行车去的。那天晚上,是王秘书的太太做的饭,记得吃的是鹿肉,喝酒也是少不了的。那天喝了多少,我不记得了,反正没少喝,当晚我是借着酒劲,推着自行车(酒喝多了,骑不了了),在月光照耀下,趟着雪,深一脚浅一脚地回到南岗,怎么爬到铺上睡的,没有记忆了,但第二天起床,把前一个晚上喝的吃的全吐了。我事后总结,人有酒量大小,高兴时能超常发挥;酒多了之后,有人会控制不住,甚至发酒疯。但我的实践告诉我,酒多了后,人的行为是可以靠意志自我控制的。

酒,还可以用来换取真心,结交朋友,化干戈为玉帛。那年我从三队调到二队当队长,去前,是公社党委王秘书找我谈的话。我记得我作了两个决定,一个决定是只身赴任,另一个决定是住二队青年宿舍。我的行李被搬到了朱玉龙和毛云龙的宿舍,我的被褥是安排在二龙中间。当晚入睡,我就有一种感觉,朱玉龙和毛云龙从两侧挤我,好像不大欢迎我。说实在,在去二队之前,尽管大家在一个屯子,二队的男知青也认识,但真正有过交往的不多。第二天收工,我让他俩打了酒,做了点菜,我们仨喝了一顿美美的交心酒,凭我当时的酒量,他俩确实不是我的对手,但就那次酒,消除了我们之间的不了解,后来,在二队开展工作时,他俩给了我不少支持。酒,好东西哦。

在东北学会喝酒,增添了我血液中的爽气和豪气,在日后的工作、生活中,受益匪浅。

             作者为原边疆公社百合大队上海知青

 

 

                   ————引自百合大队的青春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