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谁在唱《秋水伊人》?  

2014-06-03 11:32:23|  分类: 逊克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在唱《秋水伊人》?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1970418,上海北郊火车站,新中中学69届学生沈康儿、陈增铭、陈宏方、何世龙、李佩杰、薛俊琪、宣龙根准备去北大荒。

 

谁在唱《秋水伊人》?

陈增铭

197041817岁的我随同新中中学的同学一起,去黑龙江省逊克县边疆公社团结大队插队。由于当时替下乡知青盖的宿舍还没有建造好,队里安排我们新中中学八个男知青暂时住在社员洪大叔家。

过了两个月,队里通知我们,新的宿舍盖好了,让我们明天搬到新的宿舍去住,大家非常高兴。第二天一早,先去新的宿舍楼打扫了一下,再到洪大叔家将各自的行李搬到新宿舍,然后安顿好各自的铺位,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看着窗明几净的新宿舍,看着摆放整齐的行李铺盖,看着其他知青都洋溢着的青春笑脸,一阵喜悦涌上我的心头,我情不自禁地哼唱起前几天刚跟齐齐哈尔知青学的歌曲《秋水伊人》。

“望穿秋水,不见伊人的倩影,更残楼静,孤雁两三声……几时回来哟伊人哟,几时你会穿过那边的丛林……”嘭嘭嘭,嘭嘭嘭,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歌声,随着敲门声走进两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其中一个浓眉大眼的人自我介绍说:我们是黑河地区驻团结大队工作组的成员,我是组长,姓杜。刚才谁在唱《秋水伊人》这首歌?我顿时心里一紧,感到有点不妙,其他知青也都面面相觑,不知所措,杜组长接着问:刚才是谁在唱歌,请你们告诉我?宿舍里一片寂静。又等了一会儿,杜组长提高了嗓门,有些激动地说:《秋水伊人》是什么歌曲?是解放前二三十年代流行的反动的,下流的,黄色的歌曲,你们下乡知青怎么能唱这样的歌呢?这是一起政治事件,今天,你们一定要告诉我,是谁唱的这首歌,要肃清流毒,肃清影响!此时,宿舍中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杜组长一再坚持要我们说出是谁唱的《秋水伊人》这首歌,一再坚持要肃清流毒。我们心知肚明是谁唱的这首歌,我们还心知肚明,一旦说出是谁唱的这首歌,后果将不堪设想。所以,只能保持沉默。

就这样反反复复相持了很长一段时间,不知不觉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见实在问不出什么结果来(也可能考虑到我们只有十七、八岁,刚到农村不久,毕竟涉世未深),杜组长最后说:看来你们非常团结,《秋水伊人》是谁唱的你们今天是不会告诉我了,我也不勉强你们了,但是你们应该知道,唱这样的歌是不对的。今后你们要引以为戒,杜绝传唱此类歌曲。在农村广阔的天地里,要好好学习,好好劳动,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早日成为又红又专的革命接班人。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一眨眼当初我们去黑龙江插队落户距今已有四十多个年头了。改革开放以来,文化演出舞台呈现出百花齐放、欣欣向荣的大好局面。随着《洪湖赤卫队》,《红珊瑚》等优秀歌剧的复出,一大批原先被打入冷宫的所谓“反动、下流、黄色”的歌曲得已重见天日,清脆悦耳的歌声,又欢快地萦绕在人们的耳畔。

现在,每当我听到《秋水伊人》这首歌时,我便会想起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在黑龙江团结大队知青宿舍里,因为唱这首歌而遭到地区工作组组长老杜的追查。真是一件难忘的事情啊!我不敢想象,如果当时有人告诉工作组,《秋水伊人》这首歌是陈增铭唱的,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同时,我在心里一直默默地感谢当时在宿舍里的其他七位知青,他们是:何世龙、李佩杰、沈康儿、宣龙根、陈宏方、李建堂、薛俊琪。 

作者为原边疆公社团结大队上海知青。原标题为:一件难忘的事

 

附:《秋水伊人》歌词
   望穿秋水/不见伊人的倩影/更残楼尽/孤雁两三声往日的温情/只换得眼前的凄清/梦魂无所寄/空有泪满襟/几时归来呦/伊人呦几时你会穿过那边的丛林/那亭亭的塔影/点点的鸦阵/依旧是当年的情景/只有你的女儿呦/已长得活泼天真/只有你留下的女儿呦/来安慰我这破碎的心/怀中抱/才是她的有情郎/她的有情郎/望断云山/不见妈妈的慈颜/漏尽更残/难耐锦衾寒/往日的欢乐/只映出眼前的孤单/梦魂无所依/空有泪阑干/几时归来呦/妈妈呦/几时你会回到故乡的家园/这篱边的雏菊/空阶的落叶/依旧是当年的庭院/只有你的女儿呦/已堕入绝望的深渊/只有你被弃的女儿呦/在忍受无尽的摧残
                    ————引自百度搜索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