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小丁子屯的忆苦会  

2014-06-27 09:50:47|  分类: 逊克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os2l的博客《边疆的事》一文,不由想起《黑土地插队生涯》一书中“别样的忆苦会”一文,其中大老孔的忆苦思甜内容,竟与小丁子屯那位大爷所诉的如出一辙。读那个故事,一则颇感有趣,二则也算是佐证了大老孔的所说,现转载如下。

————编者

小丁子屯的忆苦会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aos2l的博客博主当年形象

 

小丁子屯的忆苦会

到边疆的第二天就接受一次贫下中农的再教育,队里派了一位苦大仇深的老农民给我们进行忆苦思甜的教育。会场里一片肃静,那老人六、七十岁模样,岁月痕迹像刀刻一样留在张饱经风霜的脸上,未曾开口泪满面,老泪纵横声哽咽。不知道这老人家在万恶的旧社会吃了多少苦,还没说呢就伤心成这样了。

终于老人家止住了哭泣,娓娓地向我们哭诉着,老人家缺牙漏风加上哭腔,呜呜呀呀地说了半天也不明白他说些什么,慢慢地我听出了一个大概:“老毛子(苏联)出兵打过来了,欺男霸女,抢东西。老百姓遭老鼻子罪了。”“吃代食的时候(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还老毛子的债,饭也吃不饱,两条腿都饿得浮肿了,一摁一个坑啊,还不如给大户(地主)扛活还能捞个肚饱。”

队长一看这老头说的是啥呀!赶紧说:“今儿的会就开到这儿了,明天早上到马号集合再分配活。”“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不知是谁领头喊起了口号,大家齐齐地举起拳头:“不忘苦阶级,牢记血泪仇!”“打倒苏联修正主义!”第一次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就这样结束了。

   经过了这次闻所未闻的“忆苦思甜”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真让我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老贫农说的‘老毛子出兵’,不就是苏联红军帮助中国打日本鬼子吗?怎么会欺男霸女、抢东西呢?嗨!苏联现在是修正主义了,说不定‘老毛子’那时候真的犯下过罪行。不过‘吃代食’是新社会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虽说艰苦一些怎么还不如比万恶的旧社会好呢?真有点把我们搞糊涂了。这样的再教育我们怎么接受啊?

   来到边疆的前二天那真是神仙过的日子,天天的伙食丰富多彩,顿顿有鱼有肉,我们有个知青是回民,食堂的大师傅知道后还特意给他炒了一大盘鸡蛋。我特别爱吃东北的炖豆腐,大米白饭、白面馒头管够,还不用化钱。可是到了第三天队里给我们每人发了五十斤饭票,十块钱菜票。伙食的质量也一落千丈,每天不是炖土豆、酱黄豆、就是炒冻过的大头菜(上海叫卷心菜),馒头也变得不那么白了,有个同学开玩笑说:“把馒头放在土墙上,谁能找得到。”小米粥、苞米糊、大饼子(玉米粉做的贴饼)是我们的主食,菜汤上漂着星星点点的油花,几个星期见不到荤腥,好在饭吃得饱,反正你吃得再多到年底分红照扣,不到一个月下来真把我们眼睛都吃绿了。于是上海知青偷鸡摸狗的事情时有发生,肚子里一点油水都没有了,自己动手改善一下伙食嘛,也算是生活所迫了。

 

            ————引自aos2l的博客《边疆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