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与熊的一次亲密接触  

2014-08-14 12:16:23|  分类: 逊克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与熊的一次亲密接触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我与熊的一次亲密接触

郑万里

在《松树沟的青春记忆》书中,五三知青杨晓军和金维雄分别用文字记录了他们与狼遭遇的故事,很有感触,在人与自然较为和谐的时代,这种现象还是比较常。我也有过这样的遭遇,只不过我遇见的不是狼,而是一只硕大的黑熊。

那好像是一九八一年六月份,那天我从县里开完会返回大平台垦区,时间已是下午四点多了,垦区领导说天快黑了,住一晚明天再返回学校也不迟。我想,也就是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天黑前就到了,所以坚持要走。这样,一碗水下肚就接着赶路了。

那时中学的新校舍还没建,我的办公地点还在一个叫高山的生产队,距垦区指挥部有六里的山路。这里所说的,只是行人在草丛和树林中踩出来的羊肠小道而已,陌生人根本找不见。这段路分为两部分,西段是草地,属于沼泽地貌,一脚下去总有泥水相伴;东段是山地,树林茂密,乱石遍地。

再说我那天的装束,脚蹬一双水靴,肩挎一个帆布挎包,包里装了十斤黄豆和五块一斤装的固体酱油,这是学校食堂主打菜品黄豆汤的食材,胳肢窝里夹着一百张印试卷用的大白纸。当我踏上这条小路时太阳已经偏西了,一个人此时走山路心里确实有点怕,那也得硬着头皮往前赶呐。脚下的泥水稀里哗啦响,肩上的背包越来越显得沉重,特别是那卷大白纸,夹也夹不住,只好抱在怀里。就这样呼哧带喘地奔了四十多分钟,总算走完了那段沼泽地。

进入前边山林后就是干路了,人就会轻松些,我打算休息一会儿再继续赶路。谁知刚把大白纸靠在一棵树干上,就听到两声重重的敲击树干声音,我下意识地停下动作朝响声方向看去,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前方,三十米处那棵大白桦树下,一只体重不下五六百斤、浑身糊满了干泥巴的黑熊,正侧对着我,用它那浑厚的前爪抓刨着树根处的枯叶和泥土。这棵白桦树,腰身尺余,高过三丈,标杆溜直,直插云天。以往经过此地时,总禁不住拍拍树干,仰头瞄瞄它的伟岸雄姿,从未见周围有蚂蚁出没,今天黑熊造访一定是饿极了。

见到此景我不敢造次,赶忙挪脚到一簇小树后蹲下,大气不出地观察着它的动向。只见它仍然一心一意地寻找食物,并没有被我所惊扰的迹象,我那颗悬着的心才少许平静了一些。明摆着,前方无路可走,此地更不可久留,我所能做的只有后退一条路。想罢,我猫悄地探起身来,就像电影里解放军抓舌头那样朝着来的方向疾速奔去......

这一带有熊时常出没我们都知道,伤人的事也发生过,天山大队的拖拉机手在翻地时,其中一位下车去地头树林中拉屎,另一位继续开车干活,一个钟头过去了还不见他回来,便下车寻找,结果发现同伴已被压瘪了,人们断定是黑瞎子干的。所以,我深知这家伙的厉害,夺命而逃是当下第一要务。只见我脚下生风一般,根本不管泥水四溅弄脏衣裤,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天煞的你要是追上来,我就交给你,若追不上来,我就一步一步远你而去。我咔咔咔地跑着,连挎包和大白纸都没想到丢下。大概过了十多分钟的样子实在跑不动了,我双手按在膝盖上弯着腰停在了那里,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偷眼向后看去,乖乖,身后除了坑坑水水什么都没有。一定是蚂蚁的味道比我好,可爱的黑熊老弟掌下留情,不稀得追我,算是自作多情,歇歇吧。

眼前地上正好有块大磐石,平平的足有碾盘那么大,是个歇脚的好地方。我下行装,一个字拍了上去。我仰面朝天躺在那儿,显得那么孤单无助,只有雨后湿风陪伴左右。我望着天空,啊,天蓝蓝的,云儿自由自在地悠闲漫步,夕阳之笔将他们渲染得那么透人心肺,如此美景以往的印象好像没这么深刻嘛。活着真好。谢谢你,黑熊老弟!

太阳已经落山,必须返回垦区指挥部。我起身掏出钢笔,在那卷白纸上写道:前方有熊,过路人止步然后署上了名字。目的是我的名字在这一带几乎是无人不知,他们会相信我的话,同时也不会有人拿走我的东西。接着,我把白纸靠着石头竖着,挎包放在边上便迈步朝垦区走去。

刚吃过饭的垦区干部们看到我的狼狈相都愣住了,主管教育的党委秘书老夏似乎发现了什么,说:郑校长,是不是... ...他接着用双手做了个熊迈步的动作。我说:是,我被那只熊给堵回来了。他说:算了,吃好饭再说。

我真饿了,中午饭还是上午十点在乌伊岭吃的呢。我一口气吃了两碗大馇粥一个与碗中颜色差不多的馒头,还有半盘炒萝卜条咸菜。饭罢,老夏问我是住下还是回去?我看看自己这一身泥水还是想回去,就问他回去吗,他的家也在高山。于是我们决定结伴返回,而且带上了一支冲锋枪。当我们来到那棵桦树前时,那里除了一堆渣土和一个坑外什么都没有,熊早已不知去向了。

这件事给我的触动很大,我想这是我碰到了它,如果是学生们会怎样?由于各村相距较远,我们是休大礼拜,每两周学生们回家一次。他们走在路上可是不管不顾的,一旦遇上

野兽可是要出大事的。于是,我决定今后每逢这时,必须由老师或家长接送,绝不允许学生独自走山路。这一做法一直延续到那只熊被前来支援麦收的解放军战士击毙后为止。

战士打熊一事也很惊险,由于连日大雨不能干活,三个战士结伴上山采蘑菇,结果与熊正面相遇。小战士举枪就打,一梭子子弹打了十七发,熊倒下时距他只有一米远。真是一只顽熊,空行人遭遇它绝没好下场。当我喝着靓汤,咀嚼着韧性极强的熊肉时,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我为自己庆幸,也为不追我的它哀叹,人也好兽也好,毕竟生命都只有一次,都是宝贵的......

 

————引自万里长城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