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忆百合的青春岁月(二)  

2014-07-14 14:18:12|  分类: 逊克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忆百合的青春岁月(二)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忆百合的青春岁月(二)

朱荩雯

三、割豆

百合屯的秋天,在太阳的照射下,大地里一片片金黄色待收获的苞米和大豆。秋天在完成筑路的任务后,我们回到了大队,准备参加秋收了。

记得在开镰的第一天,队长让我们每人站一条垅,一猫腰大家就开始干上了。初学农田活的我,对着这一排排长得黄绿而又茂密的大豆秸秆犯难了,不知是镰刀不快还是不会干活,割了半天也没割下几铺子。抬头一看,几个能干的社员和其他几个知青,都把我和另几个知青甩开五、六百米了,心里一着急我的手被镰刀砍伤了。原来,割豆不快的镰刀割手倒是蛮快的,掏出手绢自己包扎了出血不止深深的伤口。天生倔强不爱认输的我,强忍着豆荚刺伤口剧烈的疼痛,含着泪水在继续割着,时不时地抬头看看前面那一望无边的黄豆垅和被别人落下的越来越大的距离,心里的失落感至今也难以忘怀……

随着弯腰的时间长了,腰痛也越来越重,痛得我直不起腰来,真狠不得跪在地上割了。正在我累得汗水与泪水交加不分之际,突然眼前的豆杆没了,呈现在眼前的是一铺铺已割好的黄豆,原来近我左右旁边的几个能干的老乡和知青已帮我捎带割好了一段,好让我赶紧撵上一起收割的伙伴。接收到这样雪中送炭的帮助,使我终身难忘,其实那时谁不累呀,谁不想早点干完自己的活直直腰收工回家躺着呀,哪怕是在田头坐着也好啊。目睹这一切我心里感激极了!这身教重于言教的助人为乐的思想境界被深深铭刻在我的心中,以至于传承了我的后辈子。

后来,老乡和老知青们教会了我割豆的决窍,原来“割豆”的活实际是“撅豆”,这就是干活要用脑子和技巧,随着霜冻和降雪,豆杆会变得越来越脆,右手的镰刀后砍只是起一个撅折豆杆的支点作用,与左手的前推相配合才能轻快地割下豆杆啊。在劳动中让我变得聪明起来,以后的割豆我得心应手,再也没有被落下过,甚至有时还会帮着旁边割得慢的同伴捎带一轱辘活。弯腰割豆这活干久了最感头痛的不是手累,其实是腰痛,身材矮小的人还好点,对长得高大的人来说,简直是个要命的挑战,那时真想能发明一种能代替我们人工弯腰劳动的收割机,就在我萌生这样念头的时候,在一次公社知青代表的交流会上,我还真的听到了其他生产队里的知青发明了土的代替弯腰的像长扫帚杆一样的收割机,割起豆来又快又省力。现在想想是劳动改造了我们的世界观,但我们知青也用了自己知识改变了世界。

现在,听说东北割豆已都实现了机械化了,现在许多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大概也想象不出半个世纪前我们曾经为播种及收割所付出的辛劳吧?其实,我们以前所经历的劳动和创造,在一定的意义上也是推进历史发展的动力,其作用就像古代猿人在劳动捕猎中发明了石器一样吧。漫长的一个多月的收割劳动,每天我们披着星星出工,顶着月亮归来,一个个累得真“熊”了,有时在回屯的路上,经过了姚书记的家,大娘就一把把我们几个拉到了她家烧得暖暖的土炕上,吃完几个热乎乎的干粮和大馇子粥,我们几个困倦地和她的女儿一起依偎在热炕上打了个盹,一觉醒来看到大娘已帮我们缝补好了磨破的手套,在热炕上烤得干干的给了我们,这样的关怀一辈子也令人难忘(我经历了这样的磨难,使我真真明白了“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真实含义。记得小时候我最不爱吃豆制品,可从打那辛苦时起,我就对豆制品情由独钟了)!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收割,黄豆和玉米都被拉回了大队的大场院里,码成比两个人还高的一垛垛粮草堆。为赶在下大雪前完成这脱粒工作,在脱粒机械有限的情况下,每个生产队都为脱粒工作开足马力,实行了人轮休机器不休的早晚两班倒的工作制。拆垛上大叉到脱粒机上,可是个又要技巧又要力气的活,尤其在寒冬的半夜,刺骨的寒风一会儿就会把我们正在干活出汗的帽沿、眉须、和厚厚的棉大衣背部挂上一层白霜,当初才十七、八岁的我们正是贪睡长身体的时候,夜间脱粒的劳累使我们饥寒交迫,出于人偷懒的本能,我们中间一帮调皮捣蛋的青年常常趁队长一个不留意的时候,一起往正在运行的机器传送带上扔上一大叉豆杆,只听“咔”的一声把机器塞坏了,这样在修机器时我们就能偷偷地歇口气……我永远忘不了队长气呼呼地蹬上高高的机器口亲自扒拉过多豆杆的样子。现在想想我们当初的行为是蛮可恨的吧!

记得那时的我,好像手很小,带着棉手套常常抓不住叉子把柄而使不上劲,第一次打场时我没经验竟然把手套摘了,刚干了片刻,突然右手指痛得就像被猫咬的一样,跑到拖拉机的灯光下一看,我吓了一跳,只见右手的三个手指全部变成像蜡一样的白掉了,摸着那手指都没了感觉,突如其来的情景让我吓得眼泪一下涌了出来,被有经验的老乡看到了,她们一边安慰我,一边抓起了雪帮我搓了好一阵子,直到发白的手指被她们搓红了为止,后来冻伤的三个手指慢慢有了知觉,先是钻心的疼痛,后来水肿,再后来十几天三个手指都脱了层皮才好,但在受伤的这段日子里,有同伴们的关怀和帮助,给了我战胜病痛的勇气,自己一天也没休息,咬牙挺了下来。秋天在完成收割脱粒的同时我也收获了一份坚强。

 

四、砍柴

冬天到了,北风呼啸,纷飞的大雪把地上、树上装扮得银装素裹,煞是美丽。一年中大地的活是没有了,远离父母的我们很想回沪过年看看,但那时政府号召我们要和贫下中农一起过个有意义的年,我和几个同学没有回沪,报名去离百合屯两百多里的二线山里砍柴了。

记得在来黑龙江之前,人家都说东北的冬天很冷,可以不用干活的,但来了之后才知不可能的。因为东北的春夏秋季那么短,要忙大地的活就根本顾不了上山砍柴,那时柴火是农民家里唯一的燃料,所以,砍柴的活只有在冬季里干。要在零下近三、四十度的黑河冬季,上山踏在齐膝深的雪地里砍柴伐木,对我们一个从小生长在南方大城市的青年来说,真是个不小的挑战。

那时的砍柴工具没有电锯,只有一把大斧子,比碗口粗的树木也要凭斧子一下一下地砍下来,然后拉下山堆放在山里的道边上。在那个“男女都一样”的年代里,规定每人每天要完成堆放口径为三立方米的木柴。两人一组,我们进了山。东北的冬季夜长昼短,在短短的六个多小时的劳动中要完成这么大的工作量,我们中午都不能回土屋吃饭。为节约时间,我们都是兜揣着个干粮进山,中午在山里生堆火,把干粮穿在细树枝上在火上烤烤热,然后把雪当水就着干粮吃。

除了中午吃饭的片刻,我们都是一刻不停地干活。衣服被乱树枝刮得破烂不堪,在大冬天里我们累得汗流浃背,我们的汗水和哈气在凛冽的寒风中变得有的像白胡子老公公,有的像白毛女。一开始没有经验的我和另一个男生一组非但没完成任务,还累得要死,因为他不会用斧子,没砍几棵树就将斧子把砍断了;而我不会码柴堆,把棵棵砍下的树木从山坡的低处往高处的山道口堆放,这就是干活不动脑子,累煞了还没完成任务的结果。因为在上海的平地上,我们是不会遇到像山里坡度与劳动力度差的关系的。次日,负责带队的梁队长发现了问题,让我跟着他干,只见他在山里像勇士轮斧,不一会就砍下了一堆堆放得整整齐齐的柴枝,并教会了我利用山坡的优势,从上往下拉柴火的窍门。势能的原理以前学过,可一到实践的劳动中怎么就不会用了呢?!所以实践才能出真知啊!

在二线砍柴的日子里,我们的生活是很艰苦的,一个漫长的冬天,我们除了吃屯里带上山的土豆就是发僵的黄豆芽;冬天山里的水沟冻住了,我们的吃喝和洗涤的水都是靠外面的雪拿进土屋里放铁锅中融化后用的。为了节约用水,我们几个人合用一盆水洗脸后再洗脚,当时生活上的困苦是现在人们不可想象的,但我们谁都没喊苦,也许那时我们有毛主席“战天斗地”和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吃苦耐劳的世界观指导的结果吧?说实在的,那时锤炼出来的这种吃苦耐劳精神,对我今后人生中战胜困难还是很得益的。

一段时间我和小姚的碗里的菜底下总会吃着吃着吃到一个荷包蛋,起先我们以为大家都有,就没当回事,后来这个秘密被其他知青们发现了,这才知道是老何大爷特地从屯里家中家里带上山来给我俩吃的,用他后来向那帮没吃到蛋的知青开玩笑地说:“这俩个孩子是我的闺女,你们少嫉妒,狼多肉少,所以就没你们份了……”,这件事一直被当初一起去的知青们羡慕嫉妒恨地说到至今。

春节后,给我们做饭的老何大爷回山了。后来我从一个老乡那才知道,这几个鸡蛋是何大娘专门攒下留给老何大爷的,可他带上山后自己却一个也没舍得吃,全给我俩分享了。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后悔,那时我怎么那么不懂事,怎么还会把那一个个的鸡蛋得意洋洋地吃了下去的呢?一个鸡蛋对现在来说是根本算不了啥,可是在那个经济匮乏的年代,在那个贫瘠的山里,它是比金子还珍贵啊!

如今老何大爷早已过世了,可这份情意刻骨铭心,将永远珍藏在我的心底,也是我总想等退休后再去回报黑龙江我第二故乡的原因吧。

作者为原边疆公社百合大队上海知青  

未完待续

 

————引自百合的青春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