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2014-07-31 12:41:38|  分类: 黑土情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返黑土地(

回 家(1

次日清晨,急于回新立看看的我们早早起床,匆匆用过早餐之后,踏上了“回家”的路程。或许是心情太好,我们似乎感到这两天老天爷十分帮忙,风和日丽、气温适度,尤其是蓝天白云,让我们那些在大城市呆惯的城里人,感觉黑土地的环境特别舒适宜人。以至于有人说,怎么黑龙江的环境这样好?很多人当即回答了这个问题,他们说,其实黑龙江的环境以前更好,只是当年忙于辛勤劳作的我们是没有时间和心情去细细欣赏和品味。

“依维柯”开了不一会就上了逊克通往孙吴的公路。眼前的大道已全为白色水泥公路,路途显得较为平坦,感觉原先印象中的那些陡坡似乎也已不多,大约20多分钟的模样,汽车已来到了新立林场往孙吴和松树沟公路的岔道口。

到了岔道口,就知道道路一侧的山,便是我们所说的北山,便想起以前我们曾在北山种植的松树。只见得山坡上有许多松树,司机孙师傅说,那就是落叶松。落叶松,不就是我们亲手栽种且一直在思念的树种之一吗?!我们急忙让司机停车,下车后来到道路边上,细细观察一下当年亲手栽下,如今虽不粗壮却已长得非常高大(约五六米高)的落叶松,以及另一端的樟子松。

看到虽未成材但已长高的松树,思绪一下重又回到在新立林场植树的当年,似乎重又回忆起三十多年来我们走过的艰难历程。光阴似箭、人生如梦。此刻,经历过农村艰苦岁月磨难、城市改革开放大潮洗礼,重新又回到当初梦开始的地方的我们,有一种百感交集的心灵感受。尤其是知道过了新立林场,再走6里地,便是我们的第二故乡——新立村时,只觉得我们的心房已全被焦急、兴奋、忐忑等心情所占据。我们都在心底默默地呼喊:新立,我们又回来啦!

道路实在太好,没一会,我们就来到了新立村的路口。这路口从所处的方位看,估计还是以前从新立林场至新立再往松树沟的十字路口(现从新立林场至松树沟的公路,已不再从新立屯经过,而是直接由原百货站那里斜插村东头的公路)。只见路口设有一块由彩色照片为底板的护林防火宣传牌,上面赫然写着“防一把林火,保一方平安”几个红色的大字,旁边还有一块种植云杉树苗的责任牌。大概是水泥路的缘故,只觉得这路口显得比原先干净多了。我们还见到村支书的绛红色私家车已经等在了路口,随后我们所乘坐的“依维柯”便在那辆轿车的引领下缓缓驶进村子。

或许是乡亲们都已得知我们的到来,很多人都已聚集到接待我们的那幢漂亮的屋子前。车还未停稳,便见得村里已燃放起欢迎我们到来的鞭炮,乡亲们也都围拢到车前。受到如此隆重的礼遇,一时间大家都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再加上已回到“第二故乡”的那种特殊心情,我们心中顿时涌起非常兴奋和万分感动之情。

那一刻,最无法抑制感情的是女同胞。车子还未停稳,怀着激动心情的她们,便迅即下车,与迎候在车门口、留在新立的女知青金伟和顾永秀,以及沙桂香等当地的姐妹长时间地紧紧搂作一团,顿时所有在场的姐妹们激动万分,失声大哭,泪如泉涌。目睹此情此景的人们无不为之动容,因为这些姐妹间发自肺腑、似乎有些失态的举动,只有当事人才能更明白其中的内涵。那种真挚的情感交流,也只有经历过那么多年风风雨雨磨难的人们才能深切体会。难怪,随我们一同回黑龙江的王玉华之胞妹——王玉英,见到知青与乡亲们见面时如此激动感人的场面,亦情不自禁潸然泪下。事后她对我们说,那一刻实在太让人感动!

男同胞要比女同胞内敛许多,尽管大家也很激动,但相对表现得比较平静些,大家热情地与前来欢迎的乡亲们相认与问候。三十多年,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一霎那,但对短暂的人生来说能有几个三十年?当初的年轻人如今都已几近花甲,当初的许多大爷大娘已经离我们远去,在前来欢迎的人群中,很多人彼此间已难以相认,只有报出姓名方有如梦初醒的感觉,一些人甚至在记忆中也已难以搜寻。

村子里专门将平时用于村民们举办婚丧喜事或集会的一幢漂亮的屋子,用作宴请我们和供我们休息的场所。几张桌上放满了苹果、香蕉、猕猴桃等水果,开心果、瓜子、糖果和蜜饯,只觉得满屋子都洋溢着亲切和温馨的气氛。尤其是目睹屋内墙壁和屋外电线杆上,分别张贴着的“欢迎上海知青重返第二故乡”和“知青您好吗?家乡人民欢迎您!”标语时,更是让人百感交集、热泪盈眶。

村里原先与知青熟识或并不太熟识的乡亲,都聚拢到了那间充满欢声笑语的屋子。与我们年龄相仿的李国芝和李国林姐弟,早先队里的会计、本人第一次上山砍柴时的师傅关永鸣,当年的车老板阎锡柱,赶车与机务的好把式王富义,从山东落户新立的赵春禾,分别从车陆或松树沟等地赶来的周玉家夫妇、李英峰和张秀梅夫妇等人,都忙不迭地与我们相认、握手与寒暄。当时那种热闹、亲切和欢快的场景至今仍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脑海之中。

新立原先的老人已不多,当当年的二队队长马有利到来时,我们一下就认了出来,除了岁月留痕外,只觉得马队长并无太大的改变,还是那样的亲切与朴实。最有趣的是当年民兵连长徐洪福的到来,人还未进屋,便听得“张关荣在哪里”的吵吵声。原来,当年调皮捣蛋的张关荣,曾经一直是徐连长重点帮助和“管教”的对象。待见到徐连长时,觉得已七十多岁、细瘦个子的徐连长还是像从前那样精神,还保留着一股英武气势。当徐连长与张关荣的两双大手紧紧相握,尤其是说到当年的那些趣事时,大家都欢心地开怀大笑。

有些令人吃惊的是,还未进屋,我们就见到一位瘦瘦、戴着一顶帽子、架着一副眼镜的老者,早已等候在屋子前。当我们下车后他便赶紧走到我的前面,将手伸过来动情地对我说,我们可一直在想念着你们,在盼望着你们。我粗粗一打量,咦,多么熟悉的脸庞!尽管长得有些瘦削的此人,不太干净的穿着似乎显得有些落魄,但仔细一看,还是很快认出,那不是孙××,当年的大队支书、《游斗》一章节的一位主角吗?他这么早地出场及如此一番深情的表白,有些始料未及,刹那的尴尬之后,彼此还是将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此时,我深深体会到了“相逢一笑泯恩仇”的含义。尽管本人与孙××并无什么恩与仇,但当年他的行径毕竟深深地伤害了我们的一位姐妹,当年我俩毕竟曾是游斗他时完全站在对立面的斗争者与被斗者。时间会消弭很多东西,就当年的那件事而言,经过漫长的岁月,对我这局外人来说,应该不会留下太多的伤痛记忆,但对作为弱者的另一位当事人来说,恐怕不会那么容易。不过,我牢牢记住了我俩在交谈中,孙××对我所说的一句话:我要向知青谢罪!

作为一位年近七旬的老者,能够在这场合对我说出那一似乎发自肺腑的话语,我毫不怀疑他真实的忏悔意图,我也没有权利对他的那番真情表白表示任何的疑义。三十多年,对许多人来说,多少恩恩怨怨都能化解和消除,但我不知道,他和另一位当事者以及当事者家人的那份恩怨能否就此得以了断?说实在的,我还是从心底里感到没底,甚至始终觉得有些怀疑,有些担心。

经过短暂的欢聚之后,重返新立的知青们急于想到村子里去转一转。于是,我们在村支书等的陪同下,开始了那种类似“寻根”的重访活动。大家首先想到的是,去看一看原先我们住过的地方,大家似乎想通过这种方式,尽力去寻找逝去岁月的一些印记。

但是,我们已经很难再找到留存在记忆中的许多东西。原先布局杂乱、高低不平、满是坑洼的土路不见了,替换它的是规划合理、宽阔平整的水泥道路;原先的马号不见了,因为人们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依靠马匹装运东西或耕地趟地;原先的机库不见了,家庭承包制让所有的农机都停靠在拥有者的庭院中;原先的供销社也不复存在,早已被村内的多家小店铺所取代;原先的泥墙草屋已不多,如今乡亲们大都已住上了红墙白顶宽敞漂亮的住房;原先村里随处可见的水井与辘轳亦已不见踪影,人们吃水早已用上机井……也许,除了尚留存的少量泥墙草屋,只觉得以往保留在头脑中所有的概念几乎均已被颠覆,所有自以为清晰的印象似乎已荡然无存,所有青春的记忆已被时间和岁月剥蚀得支离破碎、几近湮灭。

我们来到了原先知青宿舍所在地,除了得知当年知青宿舍宅基地上新建砖房的主人是王洪泰外,已找不到当年留下的任何痕迹,有人指着旁边的一间泥墙草屋,说那是当年知青食堂的一部分,尽管如此,但我们已很难辨认,似乎也无法作进一步的考证。唯一能确定的是,原先知青宿舍北边,那块曾经淌过本人不少汗水、留下卷心菜丰收喜悦的那块菜地,应该是确凿无疑的。这块地里种着一大片长势很好、绿油油的大豆,站在地边上远眺,能看到远处曾经非常熟悉的北山,以及两座山之间的坳口。望着这块记忆中的菜地和远处葱茏的北山,不仅感到非常熟悉和亲切,而且似乎还寻回一种当年远望北山时极易产生的迷茫感觉。

离开知青宿舍原址,我们顺路先后拜访了留在新立的三位老知青的家。由于三位老知青与三个家庭各自的情况不同,因而每个家庭的生活状况也各有差异,有的生活富裕一些,有的则显得稍差些。不过,因现在的农村再也不像以前那样非常辛苦地劳作,所以从总体上说,她们的生活还是比以往要好许多。尤其是有着三百亩地、被我们戏称为大地主的陈军,她家的日子自然也就潇洒得多,看着停在她家院子里的轿车和拖拉机,以及屋里的陈设,觉得她家过的日子,应该丝毫不比城里人家来得差。

在村期间,我们除拜访三位姐妹家外,还顺便看望了一些曾经非常熟悉的乡亲。我们看望了曾患脑血栓、当年知青的老朋友王坤,看望了因股骨坏死而卧床近十年、当年驾驶28拖拉机经常为我们知青提供服务的辛克英。此外,大家还分别拜访了一些其他的乡亲。所到之处,我们都受到了乡亲们的热情款待。最难忘的是,在滕云喜家,主人端出了刚煮熟的鲜嫩苞米让我们尝鲜,女知青们则丝毫不客气,在她家的菜园中尽情过了一把采撷瘾,在一片欢笑声中,大家的手中捧满了新鲜的西红柿、黄瓜和李子等瓜果。

我们还特地到村里的小学校去看了看,学校也与原先的大不一样,学校占地面积大概是以前的两倍还多,两排砖房已取代了以前简陋的泥墙草屋,学校的水泥操场显得十分平整,尽管操场上的篮球架和学校旗杆上的国旗显得有些陈旧,但总体感觉学校已今非昔比。学校的硬件肯定是以前无法相比的,但软件就不得而知了。

然而,据乡亲们反映,如今农村学校的办学情况是每况愈下,即使乡一级的学校也没多少生源,因为,农村中望子成龙的家长也像城里人一样,都在想方设法将自己的子女送到县城的学校就读。在这种情况下,村一级的学校、尤其是质量不好的村级学校,自然是毫无任何竞争优势。说实在的,闻知这一情况后,我们很担心农村学校、包括新立学校的未来,但愿我们是杞人忧天。

村子里转悠一圈之后,我们重新回到了那栋接待探亲知青的房子。此刻,离午宴还有一段时间,不知是谁发出了在村子路口留张合影的倡议。这一倡议自然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响应,于是我们那些所有重返新立探亲的知青和至今仍留在新立的三位知青姐妹,一同站立于村子的一个路口,将这一难忘的时刻永远定格在照相机中。

灿烂的阳光、湛蓝的天空,洁白的云彩,欢畅的笑脸,干净的小路,那一刻,16位曾经同吃一锅饭、共饮一井水的知青,重又相聚在新立的蓝天下,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愉悦的神情,每个人的心里都充满着欢乐的激情,每个人也都在默默祝福曾经在新立生活、工作过的所有知青幸福安康。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县城通往松树沟的公路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新立林场的三岔路口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当年我们栽下的落叶松(上)和樟子松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远眺新立村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新立村村口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书记的自驾车为我们引路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燃放起欢迎我们的鞭炮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姐妹们哭成一团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与留在那儿的姐妹重逢喜极而泣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欢迎我们的标语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还能互相相认吗?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桌上放上水果和炒货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徐连长还透着当年的英气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马队长已是古稀老人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干净宽阔的村中道路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村民大都已住上这样的房子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还能见到当年的模样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如今的地窖也不一般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村长家的厨房干净气派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家中有两台汽车已不稀罕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如今村里已没有机库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村里的水泥路非常厚实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如今再也不见水井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村里仅剩的两匹马之一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正在建设中的住房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老知青陈军家的汽车与拖拉机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家中的摆设与城里人无异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摆个开拖拉机的造型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享受采撷的喜悦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吃的拿的可全都是绿色食品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只有我们的那块自留地模样依旧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村中的小学校和操场

重返黑土地(六) 回 家(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家探亲的知青与留在那里的三位姐妹合影

 

——引自黄山黄河的《黑土地插队生涯》之五十四重返黑土地⑥)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