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与一对朝鲜族老人的故事  

2014-09-19 13:24:27|  分类: 逊克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与一对朝鲜族老人的故事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我与一对朝鲜族老人的故事

叶莲凤 口述

今年,是我们这批鲁班中学同学到黑龙江五三大队插队落户四十周年。同学们怂恿我让我写点东西。说我的生活最具跌宕效应,最富传奇色彩。但我觉得,让我写东西纯属赶鸭上架。再说,四十年的时间跨度,四十年的人生百味也不是三言两语所能说尽,倒是我与一对朝鲜族老夫妇的交往,颇有滋味,值得一书。

一袋猪菜的邂逅

其实,我对他们的了解,最初也和其他同学们一样,仅知道他们是朝鲜族,用当今语言来表达,是“空巢”老人,膝下无儿无女,是村里的五保户,仅此而已。其实,我走进他们的生活是从一袋猪菜开始的。

那是一天在二龙山道(去复兴村的路)铲地,在晚上收工回家的路上,看到一位瘦弱的老大妈,背着大半麻袋猪菜,艰难地行走,纤细的腰肢被压成了弯弓形,两只干瘦的手举过头顶牢牢抓住麻袋,豆大的汗珠从眉间,从脸颊两侧肆意流淌。我想,这里离村子至少还有两公里,她能把一麻袋猪菜扛回家吗?扛回家她会怎样?

于是,我就帮她扛到了家。刚扛起来时,还很悠然,心想也就是四五十斤吧,无所谓!但是接下来就不对劲了,感觉分量越来越重,两腿越来越不听使唤!等到扛到她家院子里的时候,我是迫不及待地把麻袋扔到地上去的。我是第一次走进他们家,我的足迹可能也是迈进她家的第三个人的脚印。

一对老夫妻的生活

从此以后,我几乎每天收工后倒要到他们家去。他们住在供销社对面。当时没想为什么?图什么?只是感觉到他们老夫妻需要一个人帮助。她们虽然享受五保户待遇,但当时的社会保障机制还在初级阶段,所谓“五保”,也就是保障口粮不用花钱、冬夏外衣及被褥等,油盐酱醋等零用钱还要自己解决。这些零花钱只有靠养猪卖肉、养鸡买蛋来换取。而养猪,春、夏、秋三季的主要饲料来源就是野菜。

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太太要每天到野外采大半麻袋山野菜,扛到家里然后用菜刀剁碎,用锅烀熟,用来喂猪。因为我不可能每天收工顺路把猪食菜帮她背回来,所以我就每天收工后帮她剁猪菜,再挑水烀猪食。说起挑水,第一次看她挑水的场景,也够让人心颤的。那时手压井还未兴起,还要到井里去打水。黑龙江一般挑水的水桶是上下一般粗的铁皮桶,容量在15公斤左右,一担水在30公斤上下。而她家的水桶是上粗下细漏斗形的,俄罗斯语叫“卫达罗”。一担水的重量在20公斤左右。

第一次看她挑水,也是我第一次帮她扛猪菜的那一天。当我放下麻袋,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擦汗的时候,老太太已经拿把菜刀在用力剁猪菜了。看她手握菜刀,高高举起,吃力落下的样子,又产生了恻隐之心,遂又停止擦汗接过菜刀,帮她剁猪菜。这时她又拿起水桶去挑水,看到她挑着一担水晃晃悠悠、磕磕绊绊的样子,我感觉到了她们生活的艰难与无助。

老头也不是甩手掌柜、无所事事。他经常裤腰带上别一把朝鲜镰刀(注:朝鲜镰刀与中国镰刀的根本区别在于,中国镰刀的手柄是安装在刀头的刀裤里面,而朝鲜镰刀是刀头与刀柄是用两个铆钉铆合在一起的。到后来朝鲜镰刀因锋利、轻便、牢固等优点而在东北全面普及。柳蕊华返城回沪之前,曾把她的一把心爱的朝鲜镰刀送给我)。到村头割一些长短粗细不等的柳条,编一些簸箕、土篮子、筐等柳编品卖几个钱。

我除了时常帮助他们烀猪食、挑水外,有时也替他们洗洗碗,洗洗衣服等。说到洗衣服,我想起了一个他们生活上一个非常有趣的特点,就是他们的外衣是中国式服装,但衬衣却都是朝鲜本民族的。虽在中国生活几十年,不曾改变衬衣式样。我想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他们非常爱干净,尤其是衬衣。他们的衬衣,都采用白色,每次洗完之后,穿之前都要用饭米汤水浆洗一次,晾八、九成干的时候,一件件用手抚平(可能没有烫斗的缘故吧)。几件衣叠合在一起,再用东西压好。这样,再穿的时候,不仅洁白而且格外平整。

一段抹不去的记忆

在大约两年的时间里,我基本上工余时间都是在他们家度过的。但有一件事让人难以置信。直到现在,不知道两位老人姓什么叫什么,只知道公称:朝鲜老头、朝鲜老太太。经过长期的接触,对他们有了更多的了解,老夫妻俩都是沉默寡言的人,不要说与别人沟通极少,他们两人之间,也很少说话,到了他们家就像进入一个无声世界,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他们的默契程度。

很长时间,我才知道老太太对汉语基本不懂,一生中除了老公,基本不与别人沟通,难怪在我第一次要帮她扛猪菜的时候,她茫然地注视我许久,才默认了我的帮助。但他们也是有血有肉,有爱有恨的人,只不过他们表达的方式不是语言,而是一个个细小平淡的行动。比如第一次到她家帮她烀好猪食挑好水,临要走的时候,他们连一句谢字都没说,好像说你愿来就来愿走就愿走。第二次来的时候脸上有了些许笑容,但转瞬即逝。但天长日久之后情况就不一样了。

冬天,他们会把火盆里的火拨得旺些,让我在通红的火炭上烤烤手,当发现我挑水劈柴累得汗流浃背时,老头会用生硬的汉语让我歇一歇,朝鲜族的主要肉食是狗肉,所以他烹制狗肉的技艺非常高超,烹制出来的狗肉真是香得很,大街上都能闻到,每到这时,他们会捧出满满一大碗(朝鲜族的饭碗很大,像我们的汤碗)放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对狗肉有一种强烈的心理排斥,一看到就要恶心,出于礼貌,又不能直接拒绝,只能推托说等干完活再吃,而干完活就急匆匆溜掉了。

有一件事颠覆了我对他们的俗成看法,也永远刻在我的记忆里:一年春节,因故我没回上海,我想去他家看看他们是怎么过年的,缺不缺年货,刚走到大门口,就听到里面歌声悠扬,热闹非常,当我打开房门,迈进门槛,眼前的景象把我惊呆了,老头穿着干净整齐的民族服装,双手有节奏的敲击着一个脸盆,在地上载歌载舞,火炕上放着一个小炕桌,摆着以狗肉为主角的几样小菜,老太太盘脚坐在炕桌的一侧,合着老头歌唱的节拍,用筷子敲击着眼前的杯盆碗盘,老两口完全陶醉在自我欢娱的气氛中,见到我进来,老头也只是在舞蹈的同时,顺势做了一个让我坐的手势,接着又继续歌舞下去。

当时不懂他们唱些什么,也读不懂他们舞蹈语言,现在回想起来,好像他唱的是阿里郎,其实他们并不在意唱的是什么,而完全是一种自我陶醉。我为他们做得最多的事情是挑水劈柴,因为劈柴是重体力活,让一对六、七十岁的老人干这种体力活,有些勉为其难,而挑水,尤其是冬季挑水就有些危险,因为地处高寒,哈气成霜,滴水成冰,井台结冰盈尺,一不小心就会滑倒,轻者摔伤,一旦滑落到井里,后果就不堪设想。虽然当时中小学生每周日有学雷锋活动,但他们的年龄、体力决定只能做一些擦窗户、扫院子等轻活。

后来,有一天我突然发现,不但他们的生活需要我,需要我帮他们做一些重体力家务活,我更需要他们,因为我发现他们这间茅草房对于我来说就象一个平静港湾,没有狂热的喧嚣,也没有冷酷的倾轧,就像鲁迅笔下“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小楼,在这里我可以公平、公正地与他们交流相处。

一晃四十年过去了,两位老人早已作古,他们的尸骨就埋在去兴隆的路右边,每当我走过那里,都会情不自禁地看一眼。

一晃四十年过去了,如今回忆起来,就像品一壶龙井,那样幽香,那样悠长。

                    孟广瑶 整理

                     20109

 

莲凤视一对无儿无女朝鲜族老人为自己的长辈,为他们担水洗衣做些重体力家务活,从中她得到了被人需要的感觉,挺爽。通过这些点滴小事,却也折射出——我们就是当今构建和谐社会最好的诠释者。我要谢谢莲凤,至今还记得我送她的那把镰刀,我好感动,因为我早已忘却。

    ——柳蕊华

莲凤大姐,看了你的文章,对你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你可真是个既朴实又真诚加热心的大好人。这么多年毫无私心不计回报地坚持照顾着朝鲜老夫妇,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而且在当时我们大家对你的做法又是那么地不理解,还要冷言冷话地嘲笑你,现在想想太不应该了。不过你好人有好报,看你现在一家子多幸福啊!夫妻和睦,儿女事业有成,子孙聪明活泼可爱,愿好人一生平安!

                        ——姚玉蓉

  作者和点评者均为原松树沟公社五三大队上海知青

 

  ————引自《松树沟的青春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