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浪花的随想  

2014-09-22 12:38:4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浪花的随想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陈海(右五)与同班战士在干岔子岛

 浪花的随想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陈海夫妇于威海

浪花的随想

陈 海

 看着海浪拍击堤岸飞舞起的浪花,心中也翻腾起思绪的浪花。远去的岁月,触手可及的记忆!让我想起了当年在干岔子岛上执勤时的一些轶事。

 上岛之初,有很多的不适应。劳动强度就不说了,还得参加军事化的训练。岛上的蚊子、小咬、牛虻(当地人叫瞎虻)等,铺天盖地的。在岛上执勤,除了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还得跟这些咬人的虫子斗。真不知是该说其乐无穷还是其苦无比。晚上,才是我们最无法适应的。由于,当时边境形势紧张,天天都是一级战备,被要求人不解甲,马不卸鞍,全副武装,睡觉也得抱着枪杆子。一夜睡下来根本不解乏,反而觉得更累,时间一长,浑身软绵绵的,走路也没劲了。

 后来,我们就偷偷地都脱衣服睡了。一天,半夜里,刚进入梦乡的我们,被一阵阵急促的哨声惊醒了——紧急集合!急忙起床,匆匆忙忙穿好衣服,佩戴好子弹带、手榴弹,拿好枪械,跑出营房站队集合。指导员一声口令:“报数!”我们马上应声:“一、二、三、四……”咦!怎么差了二个人?等了一会还不见出来,指导员就进营房查看,我们也都悄悄跟在后面。指导员进房间把灯打开(紧急集合穿衣服时是不准开灯的),我们看到屋内的情景都不禁捧腹大笑起来。原来这二个人,正一人各拉着一条裤腿都不肯放手,而旁边却放着一条裤子。他俩看了也不好意思地跟着笑了起来......从此,我们晚上睡觉再也不敢乱放衣服了,每个人都把自己脱下的衣服整齐地放在各自的一边。为应对半夜的紧急集合大家也找到了一个窍门:晚上睡觉前先看一下指导员房间的灯是否灭了,如果灯灭了,就赶紧睡,半夜准有事。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逐渐地适应了岛上军事化的生活,成为“不穿军装的解放军”。半年的执勤经历,让我难以忘怀。四十多年过去了,当年情景还会常常进入我的梦萦。

 这就是青春的忆起。无悔也好,有悔也罢,我们毕竟经历过了。

 我们是见证了共和国磨难的一代人!

             二○一四年九月十八日随笔 于威海

        作者为原车陆公社工农三队上海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