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插队往事(四)  

2014-09-12 13:04:47|  分类: 逊克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插队往事(

诗歌随笔二十四篇

赵仲范

 

秋收  捆小麦19

黑龙江,我们插队落户的车陆湾子。秋天,天高云淡,蔚蓝色的天空中,飘浮着浓淡不一的云团。这些云团,时卷时舒,幻化出千奇百怪的景象。在这气象美景中,随着金风的抚摸,大地也随之变化万千。白桦树叶由绿变黄,柞树叶经过秋风的抽打由绿变化成褐色。无论是白桦树,还是柞树都被秋风扫落了树叶。一缕血红的斜阳照射在大地上,一片金黄和褐色铺盖着车陆湾子的黑土地。天空和大地的景色交相辉映,呈现出一幅北国风光的秋日美景。

大田里的景色也同样秀美壮丽,在山岗上,一大片麦子,经过春播,夏长,现在已经一片金黄。沉甸甸的麦穗压弯了麦秆,秋风过后,我们身处在麦子的波浪里,起伏颠波,仿佛要淹没在麦子的海洋里……

随着履带式拖拉机的轰鸣声,它拖牵着收割机在山岗上围绕着麦田收割。我们2人一组(有时1人),相隔30米,我们哈腰撅腚的,双手飞快地捆扎麦子……拖拉机转圈越来越小,终于我们插兄插妹聚拢在一起。无论是草帽上、衣服上,还是滴汗的脸上,都沾着麦芒。太阳从东方升起,渐渐转移到正南。午饭是知青食堂送到田头,饭菜汤,吃饭半个小时。一直干到斜阳西下,虽然很累,腰酸背痛,但是这一天的收割结束后,脸上还是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这就是秋收——冬藏。

深邃长空蔚蓝天,

浓淡千变云舒卷。

黄褐树叶金风贬,

金黄麦穗掀浪尖。

铁牛轰鸣绕岗圈,

哈腰撅腚手不闲。

腰酸背痛聚田间,

脸沾麦芒笑显倦。

 

山里筑路闲话  狼来了20

19707月后,我们第三批知青部分人去逊克县松树沟的大山里筑路。其实那里原本就有路,是40年前侵华日本鬼子侵占我东北三省时开筑的战略公路,用于进攻苏联,日本战败后,一直荒废。因为和当时苏联关系紧张,重拾旧路修筑,名曰兴三(从松树沟公社兴亚大队到三间房林场)战备公路。我是否记错,当时去的有:赵仲范、冯东乐、刁金府、郭济德、郑国渔、茅子龙、诸龙程、吴盛泉等诸人。

修路很艰难。人均一把铁锹,二、三人一把小斧子,工具相当简陋。修路时,把原有路上的树要砍掉,并且平整路面;两边水沟,要挖两铁锹深,挖出来的泥土堆筑在路上成拱形。生活也非常艰苦。住帐篷,白桦树杆搭成的简易通铺床;喝红色的水(锈水);吃生大蒜用来杀菌。后来,我得过菌痢,以后许多年,年年复发。半夜里,在帐篷外,经常听见凄厉的狼嚎。冯东乐被蚊子以及其它虫咬,一块块疤痕留在两条腿上。有一天,雨过天晴,正好没有出工,我和刁金府去山上写家信,二人带了炒卷心菜、馒头、信纸、笔,匆匆上山。山上四周一片寂静,和煦的阳光洒满我们二人身上,我们一面写信,一面吃菜和馒头,非常惬意!当时只听见我们嘴巴里的咀嚼声。忽然,我听见除咀嚼声外多了沙、沙、沙的声音,我忙叫小刁听。突然,在矮树丛中,窜出一只大灰狼,我们八目相视(我四只眼睛,小刁二只眼睛,大灰狼二只眼睛),就这么二、三秒钟的功夫,我和小刁嗖的拿起身边的木棍相互敲击着,嘴巴里大声吆喝着:吼呜、吼呜、吼呜,大灰狼被眼前的情景吓着了,转身夹着尾巴逃走了。我们不敢写信,收拾东西回筑路营地帐篷里了。在筑路休息时,我们谈论最多的是上海什么最好吃,以后到上海一定要吃个够!

松树沟里修筑路,

一把铁锹几人斧。

挖沟砍树平整土,

帐篷狼嚎锈水厨。

身患菌痢大蒜扑,

东乐虫咬血染裤。

二人遇狼驱赶速,

息时众人聊食谱。

 

筑路深夜看电影21

在筑路过程中,工作辛苦,生活单调,文化生活奇缺。听说松树沟公社晚上有看露天电影,我们兴奋不已,飞快地把晚饭吃好,聚集了十来个人,马上出发,直扑公社所在地五三大队。去的时候晚霞烧红了天空,抵达五三大队时,天色已经昏暗下来。放映的电影虽然我们在上海都已经看过,但是在筑路的单调生活中,重看也觉得是那么精彩绝伦。看完电影,天已全黑,天上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伸手不见五指。但是,我们还是睁大眼睛注视着身前、身旁的同伴,有的牵着手,有的搭着肩,急速地走在深山老林中的林间小路,生怕掉了队。北风掠过树林,呼啸着从我们身旁卷过,直到半夜一点半左右才平安到达筑路营地。睡觉,起床,干活,吃饭,依旧这样工作和生活着……

迎着晚霞松树沟,

兴奋不已踢腿走。

枯燥生活忙里偷,

看过电影犹陈酒。

回程漆黑囚梦游,

伸手不见五指搜。

北风呼啸林涛吼,

牵手搭肩回营悠。

 

    

烤苞米22

春华秋实,秋天是硕果累累的季节,也是秋收,准备冬藏的时刻。我们车陆湾子的苞米,起秧,除草,施肥,抽穗,结果,原先是一片青纱帐,现在深绿和枯黄交错在一起,我们的苞米已经成熟啦。青苞米在炭火中煨熟,外焦里嫩汁水香甜,至今回味无穷矣!比美国的甜玉米还要好吃!

回到上海再也没有吃过像车陆湾子那样的烤青苞米啦!

青青秧苗直指天,

抽穗腰长黄金肩。

白须翠绢裹身脸,

枝干叶枯出破茧。

掰下果实堆柴添,

火焰燎烧炭慢煎。

外焦里嫩汁香甜,

回味无穷忆当年。

 

落日余辉  配画诗23

插队往事(四)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看玉树40年前在黑龙江插队落户时画的油画《落日》心有感触,雨后落日,红霞满天,金黄色的余辉照射在被拖拉机翻犁过的麦和黑土上,映着金色余辉的万物,在夕阳下,聚拢在画中。好一幅田野乡村落日余辉图。

攀上草垛迎落日,

红霞漫天山岗披。

枯麦黑土余辉犁,

金色万物夕阳洗。

 

蚊子奇观24

我们在黑龙江边插队落户时,那儿的蚊子应该是一大奇观。大蚊子长脚展开有二寸余,不咬人,只吃露水;黄蚊子,我称它B52重型轰炸机,飞行时嗡嗡声音很响,咬人一个大鼓包;黑蚊子黑白脚,咬起人来不买账;灰蚊子身材娇小,飞行灵活,叮咬人最疼。我们走在乡间、山岗、田野、小路上,群蚊会迎着你,撞上你的脸、手的裸露部分,“阿唔”狠狠的咬你一口。我们拿着带叶的树枝,边走边驱赶群蚊。走进村庄屯子,蚊子就会减少很多很多。

这就是我们插队落户是的一大奇景。

大蚊展脚二寸余,

不咬人而飞行迟。

黄蚊号称B52机,

声响咬人包大举。

黑蚊花脚型较细,

蚊毒蜇人红肿起。

灰蚊娇小灵活移,

叮咬人身眉皱惧。

走在山岗田野里,

群蚊迎着撞上你。

狠狠咬你脸手躯,

带叶树枝边行驱。

 

   

剃光头(25)

八月十五中秋节,遥望星空,一轮玉盘似的明月悬挂在半空中,使我回想起插队往事之剃光头,恰似广寒明月亮光头。

知青有头虱,其痒无比,其他男知青恐怕被感染,于是人人剃光头,个个光头葫芦瓢,剃光头后洗头方便得很。走在阳光下,光头闪动着,折射着太阳耀眼的光芒——亮堂堂;在月夜,月光照射在光头上,衬托着月亮似霜的意境——地上霜。难怪月宫中的嫦娥和陪伴她的玉兔都找地方躲藏起来。这也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剃光头。

知青头虱痒,

恐惧感染上。

黑发飘洒扬,

个个葫芦光。

梳洗尤不忙,

阳光折射亮;

月影衬似霜,

嫦娥玉兔藏。


            作者为原车陆公社车陆湾子大队上海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