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插队往事(二)  

2014-09-08 16:30:03|  分类: 逊克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插队往事(

诗歌随笔二十四篇

赵仲范

插队落户时的百蛋宴7

时光穿梭七零后,

百三十蛋过白酒。

腊肉香肠和鱼肉,

四十余年馋涎留。

我们于1970624从上海出发,628抵达车陆湾子大队。在那里“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们“知识青年在广阔天地是大有作为的”。之后,我们第三批的插兄凑了一个时间,买了、淘了、拿了、摸了、要了,总共130只鸡蛋和黑龙江鲫鱼以及其他江鱼,再加上我们各自从上海带去的腊肉、香肠,外加一些当地蔬菜,烹调成“百蛋宴”。我们第三批插兄欢聚一堂,把盏轮杯(杯子少,轮流转)共叙插兄情谊,我们记忆深刻,久久不能够忘怀!

 

黑龙江毛豆的味道8

活杀离枝翠绿豆,

微甜粉粉水份悠。

春华秋实遍地收,

瓜果蔬菜不他求。

当时在黑龙江,毛豆是我们生产队连枝带叶的用来喂马的饲料,谓之清水豆。我们在喂马之前采摘下肥硕的豆荚剥出绿玉般的毛豆,加上辣椒和上海带去的萧山萝卜干炒一炒,喔……这个菜有毛豆的微甜、粉粉、水分又多;加上辣椒的辣味;还有萧山萝卜干的滋味,唉……味道妙不可言!上海的毛豆没有甜味,干干的,硬喳喳的。回上海后,不太愿意吃上海毛豆,因为上述毛豆特点外,还有不新鲜,从田里到家里至少3天,没有活杀的刚采摘下来的味道。我们黑龙江生产队的瓜果蔬菜非常新鲜,土地肥沃,不用施肥或者其他添加剂,味道鲜美可口,如蕃茄,甜中带酸;黄瓜(有旱黄瓜,黄瓜皮绿色带黄,有点甜,水分较多;水黄瓜,黄瓜皮墨绿色,有隆刺,水分特多)有特有的黄瓜香味;还有一人多高的米苋,炒出来很糯的;扁豆、刀豆,东北老乡叫它们大姑娘挽袖和老来少;还有一烧就粉糯的一口酥的长豇豆……不胜枚举。有了春天勤劳的播种,才有秋天的累累丰硕的果实。这首诗以毛豆为例,写了黑龙江我们插队落户地方的瓜果蔬菜的味道!

 

9

黑龙江边隆冬天,

零下三十吐白烟。

坐蹲哼哼变凌柱,

站立嘘嘘成冰链。

手套挑水去井边,

铁肉相连嘴唇黏。

快速瞬间离弦箭,

天寒地冻速度练。

黑龙江的冬天,冰天雪地,朔风凛冽,零下三十度,人的哈气形成白烟。在外面随便做什么事都要快,快到南方人无法想象的地步。特别注意,在井边挑水一定要戴好手套,不然的话,你的手就会和铁桶环柄,有一个亲密接触,牢牢的相结合。有位上海知青不信邪,用嘴去碰铁锨,结果嘴唇和铁锨牢牢的黏在一起,好像永不分离的样子,后来到屋内滴水才解冻。这就是滴水成冰的深刻体会。我们在房子外面做生活凡事都要快!快!!快!!!

 

实弹打靶有感10

插队往事(二)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实弹打靶在车陆湾子山坳中,距百米外,竖胸靶,用枪是苏制7.62步机枪,我们啥都没有训练过,现场只听车陆公社武装部干部讲解一番,我们这些愣头青的知青男女端枪就上。有一女知青(恕我把她的姓名隐去)枪托没有抵住肩胛骨,一扣动扳机,枪响之后,枪的后座力非常大,打着她的肩胛骨,痛的她把枪都丢掉了,肩胛红肿了一块,幸好没有骨折(后座力最厉害的话能够把肩胛骨撞的骨折)。我近视眼,戴眼镜,右眼较左眼度数深,我只能够左眼左手完成实弹射击,三枪二中,一发在胸靶外的白纸上。当时武装部干部把射击成绩优良的知青姓名登记到公社备案。我们还在大雪纷飞的寒冬中持枪站岗,在赤日炎炎的盛夏在草丛中蹲守,在春秋碧绿的树荫下巡逻,因为我们知青无论男女都是武装民兵,手握钢枪保卫祖国的疆土!

山坳竖靶百十米,

七点六二步机枪。

武装干事讲圆方,

愣头男女扬枪上。

三点一线瞄胸框,

三发二中成绩良。

春夏秋冬巡蹲岗,

知青民兵守边疆。

 

黑龙江的大水(洪灾)11

1970624到达黑龙江省逊克县车陆公社车陆湾子大队插队落户到19758月离开生产队回上海读书。在这5年中有一年的事件必须记录不可,就是------黑龙江发大水啦!洪灾来临!

阿穆尔河大暴雨,

生产队里鹊鸟啼。

浩瀚大水漫过堤,

电闪雷鸣走兽稀。

水爬炕头三寸低,

外出劳作小船移。

家禽牲畜水上遗,

水退泡子捞江鱼。 

黑龙江上游当时苏联境内大暴雨,我们生产队还是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没有几天浩瀚的洪水漫过江堤,我们头顶着电闪雷鸣,动物都到其他地方躲避了。晚上睡觉,我们还睡得非常熟,大伙儿进入了梦乡。第二天早上醒来,洪水包围了我们生产队,而且洪水爬到离炕面只有三寸的地方了。我们到山岗高地上干活,要撑着小船才能到达。洪水中漂着没有生命的家禽家畜。还好我们生产队里无论是东北老乡,还是我们插队落户的知青没有一个伤亡。雨过天晴,大水退去,到水泡子里浑水摸鱼,收获颇丰,一饱我们插兄的口福。

 

白桦树叶的印象  随笔12

白桦叶的深刻印象,缘由于1970624离开上海赴黑龙江省逊克县车陆公社车陆湾子大队插队落户之时开始。

在秋天的冷雾里,翠绿的白桦叶,蜕变成淡绿,黄中带绿,微黄,直至金黄。朔风吹过,在喜鹊和乌鸦的鸣叫交响乐声中,白桦树陶醉了,褪下了她那黄金的霓裳。于是,遍地黄金甲,朔风也染成了金风。

记得在北安去奇克(逊克县的当地叫法)的路上,一个个用茅草苫成的屋顶,树杆垒成的农家小屋。在中午和黄昏的时候,烟囱里升起袅袅炊烟,婆娑水草的水泡子里游弋着悠闲的小鱼。我在夕阳西下的地方,满眼的白桦叶,印入了我的眼帘。

那是一片古老的大、小兴安岭,古老得忘记了她形成的年代和沧桑,在血红的斜阳下,在朔风的裹挟中,飞舞飘洒着金色的白桦叶。我们在金黄的泥土路上漫步,在鹊鸦声中,伸出双手,让白桦叶在风的缠绕下,在指缝中飘落,拾起一片白桦叶,还是那样寂静、安详和金黄。

在冰凉的秋雨里,看白桦叶飘落,就像一个青春靓丽的美女在卸妆,有一种返璞归真,回归其真实的平淡。漫步在白桦林中,遍地金黄,景色变成了一幅画,一首诗,你在诗与画中行走,如果再有古代琴瑟演奏出悠扬的音符,于是乎,景色、人、白桦叶、琴音就形成了一首有灵魂的诗歌,一幅山水有致附有琴音的无价画轴。

白桦叶的美不需要因果,无论你看,还是不看,从古至今依然飘落,白桦叶的美却是用心来感悟,这样才会深深地印进你脑海的记忆之中。

 

            作者为原车陆公社车陆湾子大队上海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