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李叔家的酒  

2014-10-17 14:01:49|  分类: 逊克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叔家的酒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李叔家的酒

王卫法

喝酒,我是在黑龙江边学会的。

1970年我来到逊克县边疆大队插队。边疆村沿江而建,呈一字形;村西头,小兴安岭一支山脉绵延伸展到江边。江对岸就是苏联。四十年代后期两岸百姓交往频繁,故村里有不少俄罗斯族人和他们的后裔。下乡那年,正是“珍宝岛”事件之后,中苏关系十分紧张,两岸都设有望塔,24小时派人值班。人们把苏联叫做“苏修”,遇见黄头发、蓝眼睛的陌生人马上会怀疑:是不是对岸派来的特务?

黑龙江处高寒地区,冬季漫长,东北人由此好喝白酒。边疆的乡亲们热情好客,在劳动时教会了我们干农活,逢年过节,常叫知青到家做客。下饺子、炖猪肉粉条,还要年轻人学着敬酒划拳。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开始喝酒的,且也喝白酒。一转眼三十多年过去了,酒喝过许多,心中留有痕迹的不多。记忆最深的怕是那次在李叔家喝酒。

1972年初春,大地还没完全解冻,天阴沉沉的,像要下雪。晌午后,我去大队部办事,顺路到李荣贵家捎句话。李叔是个干农活的好把手,俄罗斯血统、中等个,平日里话不多。进屋捎完话刚要走,忽见他家锅灶很特别。锅盖用铁皮做成,像个锅罩,顶上还有个小孔,上面横插一根管子,伸到灶边。我好奇地问:

“这是干啥?”

“烧酒。”李叔随口说。

没见过酒能自己烧制,我问:“用什么烧的?”这一问,李叔警觉起来。那年代,粮食是国家统购物资,禁止个人用来制酒,而我们这些知青们执行起毛主席革命路线是最坚决的。由此,他带着不安的眼神看着我,缓缓地说:

“家里玉米没放好,发了霉,猪都不吃,扔了又可惜,只好用来烧酒。”我寻思,这粮食做成饭吃下肚,烧成酒喝下肚,没啥两样。觉得他说的在理,回应道:“对,对,这样好,不糟蹋粮食。”

听我这一说他宽心了,问:“我烧好一些,坐下尝尝?”我说“好啊,这种酒还从没喝过呢!”

李叔拿出酒瓶,打开瓶盖,我闻到了醇美的酒香味。他在炕桌上放两小酒盅,倒满,让我先喝一盅品品滋味。我端起酒盅,一仰脖,只感觉似有个冰块顺着喉咙慢慢往下滑,很爽。他问:“你估摸多少度?”我咋咋嘴,感觉有点辣,不麻。“怕不到五十度吧?”“超过六十!”我一楞,这么烈的酒!不过,我觉得这酒甘醇、微辣,口感不错,好喝。

两人坐下,李叔本想叫大婶弄几个菜,被我劝住了。那时候,开春时节能吃的菜很少,去年贮藏的所剩无几,春天的菜还没出芽。李叔家是大家庭,有老有少。今天我既非做客,也不是帮忙,不该添乱。于是说,“你们家腌的咸菜很有名,干净,不咸,还有股鲜味,上海人爱吃,能不能弄点来下酒?”

于是,我俩就着烈酒,嚼着咸菜,聊起了很多话题。由春耕说到秋收,从打鱼、喂猪、赶车聊到酒。说起酿酒,李叔兴致很高,何时发酵、如何烧制、怎样兑酒,一直说到北京二锅头的由来。不光聊酒,我们还聊到了上海高楼、南方人的习惯、我的家庭以及李叔父辈在对岸的经历等等。提到腌制咸菜,李叔介绍了他家腌制的技法后,特地打开咸菜缸让我实物观赏。

就这样,你一盅我一盅,慢慢品慢慢聊,犹如两个忘年交的久别重逢,不知不觉一个时辰已过。天渐渐放晴,一缕阳光漏进屋内东山墙。隔着窗,能隐约看到他家院子地里冒出的韭菜叶。我见酒瓶露底,怕喝醉误事起身告辞。李叔没强留我,送出大院时说了句:

“可别提在我家喝过烧的酒噢。”

我没吭声,笑着点了点头,转身离去。那天下午,我精神特好,没醉,直到上炕睡觉也没人说我身上有酒气。

不知是喝了人家的嘴短,还是性格使然,这事至今没对什么人提起过,只是在梦里仍记起那屋、那酒、那话语!我在黑龙江畔生活了九年。这些年里,李叔与我说的话加在一起,不及那回喝酒时说的一半多。这,或许就是难以忘却的缘故!

近日,听说村里乡亲自家酿酒已很平常。谁家有事,常到烧酒的邻家灌一桶回来招待客人。空闲时,我常问自己:何时离开嘈杂的都市环境,重返祖国北疆,到乡亲家坐坐;尝尝他们自制的酒,吃吃他家种的菜,唠唠那什子家常话,过过久违了的田园生活?

快了,快了,我盼着!

二○○八年八月二十日

作者为原边疆公社边疆大队上海知青

 

注:边疆大队原名小丁子村,2004年更名为俄罗斯民族村。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