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北上序曲  

2014-10-26 14:40:13|  分类: 逊克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上序曲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北上序曲

吴鲁海

  1969年,我16岁的生日刚过,就迎来了9月份的开学。开学后没几天,我们这一届全体学生到区里开了一次大会,也就是上山下乡动员会。全上海的69届学生,一片红,都要去农村插队落户。我们市西中学是试点,去的是黑龙江省呼玛县,中国最北边的县,而且不几天就要走。前些日子,我们一直忙着欢送高年级的同学去农村,去边疆,这下子轮到我们了,感觉上很是不适应。

  我没有打算去黑龙江,当时我的个头不高,身体也不够壮实,哥哥已经在年前去了上海附近农村下乡插队,家里也不想让我这么早就出去,况且还是那么老远的地方。

  我的父亲前些年被上海市委派往上海浦东工作,家也随着迁往那里,只有我和小姨一直留在上海生活学习。当时父亲已经被打成走资派,正在浦东县里的“牛棚”集中办学习班,父亲的问题在审查之中。我在上海读书,暂时还波及不到我,不会有人来做家长动员工作,我也可以从长计议慢慢打算。

  我们学校的老师对每个学生,都是要逐个地进行家庭走访动员的。记得去我浦东家里动员的是崔文清老师。他和一个工宣队员来到浦东,先到县革委会了解我父亲的情况,收集材料来充实我的档案,这可能是当时每个学生都要准备的人事档案工作。然后匆匆来到我家,对我母亲说;你儿子已经报名去黑龙江了,现在就要看你们家里的态度。母亲又能说什么呢!她和父亲都是抗战时期就参加革命的干部。父亲在隔离期间,母亲本来就成天提心吊胆,要是表示反对,被当地造反派知道,又会罗列一条罪名;“破坏上山下乡”。于是她就表示支持我去黑龙江插队,老师也就圆满地完成了任务。

  母亲马上来到上海问我。当听说我还没有报名去黑龙江时,她虽然对老师的做法不能理解,但也算是松了口气。不过我也看出,母亲已经不反对我去黑龙江插队落户了。我来到学校,崔老师见到我就说;你家里已经同意你去黑龙江了,你为什么还不报名,你怎么思想这么落后。我们学校69届初中学生有六七百人,首批报名去黑龙江的有二百多个了。前些日子,表决心、学榜样、动员会是闹得沸沸扬扬,可我一直是无动于衷。也不是我一定不想去,也不是我思想落后,就是没想好,我也不喜欢表现张扬。

  一天,同班同学张波来兄匆匆地来到我家里,拉着我的手就走,说是到学校报名去。我并不是很情愿,可还是被他硬拉着来到学校报了名。他说得也有道理;十年不变的知青下乡插队政策总是要去的,晚去不如早去(实际第二年就变了)。报名后,在表彰去黑龙江同学光荣榜的最后位置,添上了我们的名字。

  接下来就是要准备出发,我们要迁户口,记得户口是迁到黑龙江省呼玛县伊西肯公社,从此我们就要成为东北人了。我们又在学校里领了为去东北准备的棉衣、棉裤、棉大衣(三大件)。家里给准备了一个木箱,去买了一些必备的物品。母亲还为我亲手缝制了一个枕头,上面绣着八个大字;“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走之前,我去看了一次父亲,那是趁他们集中学习放风的时候,一班人扛着凳子,走在从学习会场到隔离居所的路上,我就悄悄地跑过去,递给他一茶缸红烧肉,并告诉父亲我要去黑龙江了。

  我们的计划总是朝令夕改,学校通知这年不能去了,说黑龙江大雪封路,要等来年开春才能去。这把我们的激情一下子给压了下去,好像有些失落,不过不用上课,就等着吧。没过几天又来了通知,说是改到黑龙江逊克县去插队,这下子我们就想不通了;呼玛县离上海八千里路,逊克县才七千里路,我们为什么要近一千里,我们要到最远的地方去。

  学校马上又开始动员了,上次说呼玛县是最好的人,这次又说逊克县是最好的。我们的思想经过动员,马上认定逊克县好。动员还说了很多逊克的好处,那里是:红墙绿瓦、花木鸟从,与苏修也是一江之隔,站在黑龙江边高呼几声口号:“打倒苏修!”立刻就能把苏修军队吓得后退三十里。年轻人确实好骗哟!于是,我们就根据指示,赶紧捆扎行李,准备出发了。记得是班主任葛十朋老师,亲自骑着黄鱼车,到我家来拉行李送到学校集体托运。

  19691116日,这是我们离开上海的日子,也标志着我走上社会开始新的人生。

       作者为原边疆公社团结大队上海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