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返城前的一次难忘送别  

2014-10-29 12:47:29|  分类: 逊克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在农村那阵,应该说农村里的什么活都干过。但干过“抬棺”那活的,肯定是少之又少。尤其是在知青大返城那时,能够暂缓行程代表知青为当地一位老乡送上最后一程、并获得乡亲交口称赞的,估计也是绝无仅有的。东发大队的周自强,以他的亲身经历,向我们讲述了当年知青与乡亲间的一段真情故事。现推荐给大家。

           ————编者

返城前的一次难忘送别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抬棺的网络照片

 

 返城前的一次难忘送别

周自强

 1979年1月份,当我从库尔滨水电站工地回到东发村的时候,上海知青都已经回沪了。那年的春节刚过,我到公社和县里办好了回上海顶替的手续,准备在第二天就赶快踏上回上海的归途。 

 从奇克到东发的班车上刚下车,就听到消息:姜长海的老爸姜三叔去世了。姜三叔在我们东发也算得上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辈,1970年我们上海知青刚到村里的时候,他老人家是再教育小组成员,对我们知青很是关心,他的儿子长海、长山和我们知青的关系也相当好。长山当时在新立良种场,我们从上海探家回东发,汽车到新立林场下车后,行李大多就寄放在长山家,人走回东发后再找马车去拉回来,这些年给他添的麻烦可不少。姜三叔的侄女姜玉华是当时东发的团支书,和上海知青的关系可不是能用好字能形容得了的。自1976年起到二门山和库尔滨修水电站去后,我和姜三叔他们没见过几次面,但多年的情谊是总在心中的。虽然想马上回上海,但我还是决定先送别了姜三叔之后再回家。 

 东发村办丧事的风俗是全村总动员,况且姜家在东发村算是一个大家族,姜长海和玉华她爸姜凤生在东发村也算是一号人物,姜长海曾是东发一队的队长,姜凤生是当时东发大队队长,姜三叔的丧事动员当然更到位了:大帐篷立马张了起来,豆腐马上开磨,拖拉机立刻开动,把村子到墓地的雪道压平实,一切都在全村人的参与下井井有条进行中。第二天一大早,我赶到村东头的长海家,不大会儿,全村的男人家就都到了,大家都在园子里静静地肃立作,等待着送别的时刻到来。

 刷了红漆的棺材放在场地中央,我打量了一下,这口寿材盖9寸,帮6寸,底3寸,在我见过棺材中是最高规格的了,重量怕是要超过千斤!太阳微微露出了阳光,入殓开始了,当棺材盖盖上之后,在场的最年长者孙老木匠开始钉上那尺把长的铁钉,他敲一下,姜长海和姜长山兄弟俩就叫一声“爸,躲钉!”“爸,躲钉!”,一边其他的亲人则开始烧纸化钱。

    随着老孙木匠的一声“起杠”,众人立刻把碗大的杠木穿好,三十二个大汉一声“起”!棺材离地而起,开始向墓地进发。我抬的是第一拨,这369的棺材可不是假的,我杠了不到半里地,汗就从脸上淌了下来,这时马上就有人接过了我的杠棒。休息了一两百米我再把其他人换下。凡是到桥过沟,棺木都要暂停片刻,让孝子烧纸哭嚎一下。一众人群出了村西口转向西北山脚,半个小时后终于到达了墓地,这期间棺材不可以落地,大伙的棉袄大概都汗湿了。棺材座北朝南下葬之后,在场的每个人都培上了几锹土。在空闲的时候,我看了看四周围,我不懂风水,但感觉这个墓地选得真不错:西边是泉水,北边是山坡,东南面看得到村庄,四周还有几棵青松。 

  回去的路上轻松得多了,大家都唠起了姜三叔的好处,有人提起1970年姜三叔上库尔滨河畔修公路拿到了先进,他儿子姜长海正好从泰来县为队里买来了几头奶牛,大家可以喝点牛奶,于是在全队大会上有人发言说姜三叔给我们带来了光荣,姜长海给我们带来了幸福。想起了这话大家都只好在肚子里笑了。有人也提起姜三叔得病的这些年月,儿子媳妇尽心尽力照顾,够孝顺的了。回到长海家中,村子里的妇女们已经把豆腐席摆好了,大家依次入座,想不到的是长海硬是要我到西屋炕上和老孙木匠、老刘三叔这些老长辈一起坐,这个礼遇我哪能担当得起?我推辞再三也不行,长海讲我知道你今天是特意不走,代表知青送我老爸的,你不坐这儿能行?你就当回知青代表吧! 

  酒下肚,话就多,乡亲们其实也关心国家大事,从当时的中越边境冲突,到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粮食收购价格提高,大伙各抒己见。忽然间,老刘三叔说道,姜老三是个有福气的人,儿孙孝顺,家境富裕,今天走了,还有大周这个上海知青抬他送他,现在上海知青全走了,知青送的人姜老三你是最后一个了,多有福气啊!话讲到知青,乡亲都谈起十年来和上海知青相处的日月,想起了龙生,提起了大昌,记起了立新,还有大大小小、小菜包......大家谈到了知青刚到东发时闹的笑话,更谈到了知青的贡献,还想到了我为了毛兰岗的地盘和县上干部大吵一场的事情......知青和乡亲的往事情意,都成了那会说话的主题。

  三十四年过去了,因为这可能是我在东发做的最后一件事,所以至今仍记得特别牢。相信,这也将在我的记忆中永远留驻。

       作者为原松树沟公社东发大队上海知青

 

        ————引自凤凰网东发知青网站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