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火车开了  

2014-10-28 15:38:23|  分类: 逊克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火车开了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火车开了

汪家琪

  1969年的1116日,天是阴沉沉的天,老天爷一抽一抽地挥洒着细雨。近中午时分,上海老北站的站台上,一列旧式火车正在整装待发。那是准备要去黑龙江的知青专列。

   622次列车就要发车了,请送客的亲友们退离到安全线后。”车站广播一遍又一遍的播送,可这声音微乎其微,几乎是听不见。站台上红旗招展,锣鼓喧天,不知是哪里请来的敲锣高手,几个方向同时不停地敲。可敲得再响也盖不过知青和亲友们的离别之声与惜别之情。

  “阿爸、姆妈我要走了,呐自家身体要当心噢。呜…呜…。”“侬自家出去要当心噢,天气冷要晓得多穿衣裳噢,要多往屋里写信噢,侬要…噢,侬要……噢。呜…呜…。”

  哭声是站台上最高的声音。每个车窗口都伸出有七八个脑袋,稚嫩的脸庞分不清漂亮还是不漂亮,都是鼻涕、眼泪一大把。眼泪已经染湿了站台,哭声喊声盖过了广播,盖过了锣鼓,盖过了车站,盖住了整个上海。

  “呜……!”机车一阵长长的哭鸣,楼宇间回荡着无奈地回声。“咯噔!”车厢间剧烈的撞击声音,“呜…哇…!”哭喊声达到了最高分贝,跟随着火车的启动慢慢地涌动。列车轰隆轰隆地向着迷雾的远方开去。

  我们的命运从此开始了,我们上海市西中学二百多号人,中学还没有念完就被冠上知识青年的名号,要去北大荒插队落户干革命了。我们不知道前面的路途是如何的艰难与险阻,我们只知道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服从政府的安排,去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我们被告知那里是广阔天地,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车厢里余音未了,抽息声逐渐显得低沉,谁也没有心绪去憧憬未来,列车到了真如车站。车厢广播;“622次列车现在是临时停车。”知青的专列说不上什么时候就要停车,好在我们并不急着赶路。这时候发下来一人一个饭盒,有米饭有菜还有几块小肉。不要说,还真是饿了,赶紧往嘴里扒饭,也没有闲心去品尝菜的滋味,只要有吃就好。风卷残云一番,总算舒出了一口气。吃好了饭,摸摸肚子,车厢里打打闹闹说笑声骤起,一副中学生顽皮的样子,与刚才上海车站的一幕完全判若两人。

   作者为原松边疆公社团结大队上海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