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重返黑土地  

2014-10-31 13:30:56|  分类: 黑土情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返黑土地

李雅仪

重返黑土地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肥沃的黑土地。2012731日,原逊河公社逊河三队十个老知青结伴重回故里。

重返黑土地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黄豆,天空,地平线。

经历了八、九年的农村生活,走过了几十年的风雨人生。再回到这广袤的大地、辽阔的田野上。能让人忘却尘世的繁嚣,人心的浮躁。找回宁静、舒适、轻松的感觉。

重返黑土地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村口,检查站。每天出工、回家的必经之路。

1969年迎来的第一批上海知青,到1979年“大返城”最后一批知青的离去。十年里,来来回回知青们的探亲热闹非凡。现在它已淡然退出舞台,完成了历史使命!

在离别逊河,三十五年后重返,原来记忆中村口挺拔的白杨树没留下一棵,遗憾!

重返黑土地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1969年的54日,在粮库大门外挖沟。下乡第一天的劳作,第一次使用铁锹。那时刚满十六周岁,蹉跎岁月就在这里开始了!

重返黑土地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北山的苞米地。记得铲三遍地时,苞米长得比我高了。那叶子划在脸上,手臂上出汗时生疼生疼。掰苞米的时候已到了北风呼啸的季节,已枯黄的苞米叶在手上留下了无数道口子,用胶布粘着不敢浸水。我们都自制了竹签子,戴在手指上当作工具划苞米叶,加快了进度。扒一麻袋苞米给一张小票,两个工分。还想起有一次铲头遍地,由于本人视力不佳,在“间苗”时把大苞米苗砍掉了,受到“监工”的批评,吓得我都不敢下锄了。

重返黑土地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收割黄豆已到了有霜冻的季节,越冷越好割,豆秸是脆的。刚下乡头几年我很喜欢割黄豆,那时“没有腰”,一口气能割出去老远,回头看看落在后面的人,感到很高兴。可脱粒就遭罪了,扬起的灰尘满头满脸,豆荚上的细毛直往鼻孔里钻。更难熬的是下半夜,自带的干粮早已冻硬,水壶里的水也冻成了冰砣子。饿、渴、冷、,再累也不能休息。零下三、四十度,内衣已汗湿,外套却结冰,坐下休息得冻死。这种感觉永远无法忘却!

重返黑土地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逊毕拉河,现已建造了大桥。想当初我们去南山岗铲地、收割,去沾河打糜子,都是坐船去的。冬天打场,逊河已冰冻三尺,步行就过去了。

记得1971年冬天去南山岗脱粒黄豆,做的是十二小时的夜班,可真冷啊!风吹在脸上像刀割似的。还没走到场地,我的脸全冻硬了,摸着像铁皮,失去了知觉。是老乡教我用雪搓,才缓了过来,把脸颊上的皮肤都搓掉了。看到我的乡亲们都说“这姑娘白瞎了”。当时我才十八岁,不明白“白瞎”的真正含义!还好那时年青,过些日子全长好了,没落下“白瞎”。

还记得在南山岗铲地,那黄豆地连接着地平线,一条垄得铲半天,渴得嗓子直冒烟。看到水泡子,里面有小虫,漂着杂物长着锈,趴下去就喝,还好没有生病。

重返黑土地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原逊河公社卫生院住院部。记得三十多年前我们去探望过生病住院的本队知青。

看着这张照片,又一次打开了封存的记忆。那是个金秋的下午,我们在二道沟脱粒麦子。我是在“马神口”(脱粒机)扒拉“个子”(麦捆),边上砍“个子”的社员用镰刀把我的手,当麦捆腰砍了。看着自己右手虎口上深一公分,长两公分汩汩淌血的伤口,一下子全懵了。当时,一个知青拿出了折得整整齐齐的新手帕让我包扎。另一知青用自行车把我从二道沟驮到了逊河卫生院,十多里路呢。医生清洗完伤口,不打麻药就缝针了。两针下去,我两眼发黑,没了意识,虚脱了。缝完针稀里糊涂地回到寝舍,那块手帕也没拿回来物归其主。这件事已过去了近四十年,回想起来还记忆犹新!在此,向这俩位知青朋友说声:“谢谢”!

现在,逊河卫生院已重建,原来的住院部变成了面粉加工厂。 

重返黑土地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老食堂。1969年我们第一批上海知青参与建造。忘不了当时的劳动场景:挑水、和泥、拧拉合辫子。曾经在这里为青年们做饭:和面、蒸馒头、劈柴、挑水、喂猪。

看着老食堂,想起了知青们的伙食。记得刚下乡时,我们吃过沙子馒头,火油味馒头,长绿毛发霉的大馇子粥。手擀面条是病号饭,白菜、土豆、豆腐是主菜,半年、十个月见不到荤腥。

每天步行十几里路下地,到了下午,早饭和中午自带的俩馒头早消化完了。晚上收工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到家,等待我们的还是大馇子粥。三大碗下去,没等睡觉就饿了,这可是长身体的年龄啊!

为了改善伙食,有一年食堂里养了一群鸡,没圈住到处跑,弄得桌子椅子上都是屎。无奈,没等它们长大全杀了,好一顿“百鸡宴”!有时候食堂里会炸果子,煮苞米。这可是美食了,高兴得我们用洗脸盆去打饭。还有一次过节杀猪,每人一大碗红烧肉,一顿全吃下去了,“美哉”!那时可真“馋”啊!

由于长期没有油水,有些脾胃虚弱的知青一大碗红烧肉下去,开始滑肠,翻肠倒肚,拼命地往厕所跑。听说有个男知青拉了一夜肚子,用完了一本《十万个为什么》,虚脱得走不动路,成了脱水状态。可怜啊,“美食”变成了“泻药”!

有一段时期,我们长时间弯腰低头干活,许多知青眼睑浮肿。我写信咨询当医生的家人,答案是:症状发生在群体身上,是营养不良,蛋白质缺乏所致。“呜哉”!

记得1970年下乡的第一个春节,因备战不让我们回家探亲。大年三十晚上,姜队长带几个女社员到老食堂给我们包饺子。包了好几麻袋冻着,一直吃到正月十五。我就是在这个异乡的大年三十晚上,学会了擀皮子、包饺子、冻饺子。还记得刚下乡时青年宿舍还没盖,我们三个知青住在姜队长家。去年春节,姜队长去世了,他对我们的照顾历历在目,我们永远记住他,怀念他!

现在老食堂已到了风烛残年,屋顶塌了个大窟窿。回生产队时没能进去看看,真遗憾!那里留下了我们太多的记忆。

老食堂在风雪中耸立了四十多年,它迎来了三队81名知青,又送走了我们,它见证了我们付出的艰辛!

重返黑土地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逊河供销社,1964年建造,现已关闭。记得那时我们经常去买吃的。食堂的伙食填不饱我们年轻的胃。可那是个计划经济时代,买食品要全国粮票,我们只能买些水果罐头冻梨充饥,那时可真饿啊!

重返黑土地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原逊河街上破落的照相馆,多少相片出之这里,留下了回忆!

重返黑土地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现在逊河街最高的楼房,81日到3日,我们在这里的旅社住了三天。边上的空地,是原逊河三队队部旧址,现已夷为平地。

队部是我们每天出工必去报到之地,无数次的社员大会都在这里举行。年底到了,生产队进行每年一次的工分评定。一天为一个工,一个工为十分。自报公议,男劳力比女劳力多,重活比轻活多。

记得1975年底的一次工分评定会,把劳动力分成三个等级,九分、八分、七分。我被评为九分,又被评为了“好社员”。公布后产生了强烈的反响,被评为七分的知青认为差距太大不合理,还有“哭鼻子”的呢!其实我也自报了七分。为此,我把前三年评到“好社员”的奖励费,四十三元钱全退了。

那时,我队知青们出工都很“卖力”。一年辛勤劳动到年底分红,基本都能养活自己。最多的那年工分值(十分)为二元五角多,到年底分红,除去口粮等,我的净收入有五百多元。赶上那时上海工人每月三十六元工资了,真是奇迹!

还想起19758月,我被生产队社员们推荐去上学。一切考试结束,到县里体检后,不知什么原因,被“刷”了。是深度近视?还是家庭出身?于是,“上学”成了遥远的梦境!

下乡四十五周年过去了,回想起这八年半的插队落户生涯,我吃苦耐劳,努力工作,做到问心无愧了!

重返黑土地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原逊河公社旧址在这条街上。

82清晨,太阳已从东方升起,照亮了天际。街上行人稀少,干净又冷清,农舍冒出了袅袅炊烟。我们漫步在街上,看着这画面,好像又回到了那个青葱、懵懂的年代!

重返黑土地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我们的新寝舍,建造时曾经参与。

1976年从老宿舍搬到这里。能住新房子了还真高兴。然而,现实左右着一切。19779月我是从这里离开,结束了八年半的插队落户生涯。1979年“大返城”开始了,剩下的知青们也是从这里回了家,开始了人生的第二次拐弯!这栋宿舍同样见证了逊河三队知青大家庭的兴与衰。“悲壮”的上山下乡运动也是在这里划上了句号,留下了一段美好加苦涩的回忆!

在这段插队落户生涯里,我们干过最脏的活:掏茅楼、抓马粪、沤线麻。最苦的活:上山砍柴、烧砖出窑、铲地、收割、脱粒打场。比较轻松的活:种地、搂羊草、起土豆和萝卜、盖房当小工、食堂做饭······有些农活已想不起来了。这就是我们用一生中最美好的光阴,插队落户学到的“技能”!

重返黑土地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那是,什么样的一种考验?!什么样的一种奉献?!什么样的一种历炼?!

重返黑土地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全国各城市,一百多万莘莘学子奔赴黑龙江!

重返黑土地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1969年到1979年,共有1700多万,全国各城镇知青上山下乡。这是世界文明史上最“伟大”的迁徙!学业的荒废,离家的无奈,身心的劳累,青春的无谓!

重返黑土地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2014年10月11

作者为原逊河公社逊河三队上海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