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出 发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三)  

2015-03-20 12:59:15|  分类: 逊克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 发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三)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我们乘坐的那趟列车  

出    发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三)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火车站与母亲告别

出 发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三)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宫天建父子车站留影

出    发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三)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手里拿的是《毛主席语录》和棉帽子

出    发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三)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出    发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三)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此时大家的表情还不错

出 发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三)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出 发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三)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复兴女生车站留影

出 发

   1970年早春,西伯利亚寒潮难挡热火朝天的上山下乡浪潮。320日,明媚的阳光给寒流光顾不久的初春增添了一丝暖意。一早,一大群69届的中学毕业生顶着春寒,经过位于陕西南路、复兴中路口的原文化广场5号门,向通道底端的上海戏曲学校操场集中,身着肥硕绿色棉衣棉裤的青年学生,陆续走向这人生新的起点。

 操场上挤满了前来送行的师生和亲友。出发者是来自红星中学和南昌中学(注)的学生,此刻,他们神态各异,有的兴奋,有的坦然,有的凝重,有的悲切。有人兴高采烈,有人沉默不语,还有人不住地低声抽泣。印象最深的是,当时的大丁(丁琴娟)和小丁(丁惠娟)姐妹俩一左一右互拥着母亲一路哭来,三人全都哭成了泪人。

 九时许,学生们乘坐租来的公交大客车前往位于重庆南路的卢湾区区革会集中,然后与全区的赴黑龙江知青分乘二十多辆客车前往彭浦车站。

 这天是上海69届毕业生正式出发上山下乡的第一天,来自卢湾、杨浦、静安等区的近千名学生将奔赴几千里之外的北大荒。为大造声势,有关方面动员了全市重点地区的群众为知青送行。街道两旁的树上挂着的大红横幅上书写着“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坚决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召!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等口号。

 道路两旁站满了欢送的市民,人们高举红旗,敲锣打鼓,不停地高呼:“向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学习!向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致敬!”。车队经淮海路、西藏路、天目路,一路向彭浦车站驶去。车队所到之处都受到了英雄出征般隆重热烈的夹道欢送。车上的学生也探出身子,挥着手向送行的市民致意。

 彭浦车站当时是发送知青专列的临时转运站。开赴黑龙江的这一趟列车,将拉开全市69届学生上山下乡的大幕,因此该列车也被冠以“七十年代第一列红色列车”的称号。挂着蒸汽机车头、喷着水汽的列车停靠在没有站台的铁轨上。是时,车站已成为人的海洋,前来为知青送行的亲朋好友齐聚在列车的窗口旁。由于没有站台,拉长了车窗与亲友间的距离,送行的亲友只能吃力地昂起头来和知青话别。

 母亲、哥哥、秦先生和许多还未拿到上山下乡通知书的同学,以及小我两届的学友都来为我送行。为留下这难忘一刻的场景,他们带来了照相机,为我与前来送行的每一位亲友留影。由于没有站台,留影时不得不让留影者坐在其他人的肩上,才能与坐在窗口的我保持一种平行距离。现在每每翻看当时保存下来的那些留影,就会从那些照片中,可以看到当时送行者的照相姿势不无透露出些许尴尬。

 那时车站送别知青的场景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欢送的场面无疑是非常热烈的,只听得喧闹的锣鼓声和高音喇叭传出的口号声此起彼伏。现场的气氛却是显得无比凝重,只觉得豪壮或无奈的道别声夹杂着哭泣声在空中低回。

 其实,学生们对上山下乡的认知是各不相同的,或者说对其认识是根本不足的。一旦真正到了离别的时候,多少有点感到思想准备不足,甚至是有那么点惊慌失措。

 马上就要告别上海,就要离开生活了十几年的家乡,就要与亲人离别……。现场气氛让初次出远门的孩子们,既觉得兴奋又感到茫然,甚至有些不安。此刻,除了不乏“毛主席挥手我前进,敢教日月换新天”的豪情之外,还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但更多的似乎是“不知那年哪月才能回到可爱家乡”的凄凉。

 离别也许是最痛苦的,很多原先豪情满怀的知青,此刻面对前来送行的亲友和师长已无法自持而泪洒双襟。印象最深的是,许多原先看似硬朗的同学竟然会声泪俱下、嚎啕大哭。

 “呜、呜、呜……”尖厉的火车汽笛声造成了霎时的短暂寂静,在这短暂的寂静中仿佛空气已经被凝固、呼吸亦已被窒息,随之而来的机车排气声和车辆启动时发出的“咯噔”声响,迎来了人们的一片哭嚎声,前来送行的亲朋好友和知青们,在列车的轰鸣与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中,相互松开已拽得通红的双手,……。

 火车撇下站台上黑压压的人群径直奔向远方,车上的孩子无奈地望着逐渐模糊的亲人的身影,悲情和怅然顿时涌上心头,别了,上海!别了,亲人!这一别,没人能设想哪年哪月才能够回到黄浦江畔,何年何月才能再相会?那种难忘的欢送场面,无疑是那个时代特有的现象,想必以后再也不会有那种如此十分悲壮和催人泪下的场面,至今想来仍非常感慨。

 火车渐渐驶离车站,驶离养育了我们的家乡,北上的列车载着激情,载着憧憬,载着依恋,或许还载着遗憾,把我们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送往遥远的祖国北部边陲,送往冰天雪地的黑龙江,送往远离亲人的北大荒。

 

 注:红星中学现为清华中学,南昌中学撤销后已并入清华中学,原址现为卢湾区第二中心小学。不过,那两所学校却都与当今政坛的两位风云人物有关。国家卫生部部长陈竺是红星中学69届初中毕业生,新立的不少知青都曾是其儿时的玩伴;如今的中央政治局委员李源潮曾在南昌中学有过一段当教师的经历,不过那是在我们离开以后的事。

 

        ————引自黄山黄河的《黑土地插队生涯》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