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漠河修路  

2015-03-24 13:58:12|  分类: 逊克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漠河修路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漠河修路

王春华

19695月,我和胖亮、赵旭三位接到去漠河修筑国防公路的任务,次日便在逊克县城乘客轮开始执行使命。由于当时的中、苏关系处于历史上最紧张时期,当天晚上,行驶在我们前面的客轮(北安筑路连的)遇到苏联炮艇的阻击(当时死了一个上海青年,此次事件中央高度重视,为此新华社还发表声明,向苏联提出强烈抗议),如此,我们只得被迫接受带着行李步行600公里到达漠河的命令,开始了为期15天的艰难行程。

在没有人烟的大兴安岭原始森林中穿行,步行的前三天还能看见成形的队伍,三天以后只能看到三三两两的零星部队,大家只能顺着前人踩出的羊肠小道艰难地向前赶路。当时连队的规定是无论出现什么情况,每天必须步行40公里到达前方营地,要不然是没有办法提供宿营补给的。

记得在第7天的时候天空下起了大雨,到达营地时成了落汤鸡的我们三位,身上的衣服已被体温捂干了。由于着凉,第二天我发起了高烧,迫于当时的命令与纪律,不得不拖着虚弱的身体去完成步行40公里的艰难任务,幸亏在胖亮,赵旭两位的帮助下度过了15天中最艰难的一天。

到达目的地后,经过一天的休整,第二天就开始了为期三个月的筑路生活。在当时物资匮乏的年代,住的是临时帐篷,吃的是土豆、白菜加黄豆,外加每周一次豆腐、粉条炖猪肉。执行的是部队纪律。当时干岔子公社的任务大概是修筑8公里长的道路,必须在8月底、9月初封冻之前完成。

那时每天早晨5点,连长的哨音一响必须起床,经过半小时漱洗,半小时早餐,6点列队集合准时出发。经过大约一小时的步行,到达工地后一直要干到晚上7点才收工,回到营地已经过了8点。那个时候每天吃5顿饭,早上10点,下午3点加两餐,由炊事员送到工地。每天每人要消耗掉2斤主食。记得有一次实在累了,5点时没有听到连长的哨音,因此还挨了连长的二枪托。

那时,每人每天的工作量是20米,这个工作量在现在机械化的情况下,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可是在完全人工操作的年代,要完成20米的任务绝非易事。完成连根砍掉、放倒直径0.2米至1米的大树,除去0.5米厚的草坪,挖两边0.5×20米的排水沟这几道工序,其工作量就可想而知了。完成这些工作量,除了劳累外,还要遭受蚊子,小咬的攻击,所以在干活时不得不带上蚊帽。
   
经过90天左右的“充军,发配”,身心疲惫的我们终于完成了修筑国防公路的任务。如今,每当我们回忆起那段难忘的经历时,大家仍感慨不已。

  作者为原干岔子公社兴隆大队上海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