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我当了一回老陈的“秘书”  

2015-03-26 12:46:53|  分类: 逊克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当了一回老陈的“秘书”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上海干部陈尤然与我们同甘共苦

 

我当了一回老陈的“秘书”

杨建康

在我和上海干部老陈—陈尤然的接触中,我感到他是真正的共产党干部,是我的楷模和学习的榜样。

我们下乡后不久,县知青办和有关领导为了了解上海知青的安置和生活情况,请老陈到比较偏远的几个公社、大队知青点进行一次调查研究。之所以请老陈担当此任,我想一则老陈是上海干部,且是逊克上海干部的头儿,下去以后和上海知青、上海干部接触比较方便,能够摸到真实情况。二则老陈这个老干部办事认真,实事求是,能向县里反映知青的真实情况。三则我想当时要深入偏远地区的知青点,在交通主要靠马车、牛车甚至步行,吃饭住宿条件十分艰苦的情况下,这也是一个苦差事吧,县里可能没有干部愿主动揽此事。当然,县知青办还是考虑到老陈的身体状况的,干岔子公社和兴隆大队的有关领导商量后,让我随老陈同行,照顾好老陈的身体和生活,同时每到一处知青点开座谈会及和知青、上海干部谈话时负责做记录,为最后形成调查报告做好材料的积累和文字的准备工作。

在我的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和老陈到了我这辈子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去的鄂伦春人聚居的新鄂、新兴公社和大山里的松树沟公社。一路上,我们如果到了知青点,就在知青食堂吃饭,与知青或上海干部挤在一起睡。如果赶不到知青点,就在大车店落脚。老陈胃不好,每餐吃得都很少,还常常闹胃病。胃疼时除了吃点随身带的药外,大多数情况下他就是硬挺着。相反他却十分关心我,让我多吃点。记得在松树沟的一个大车店里住宿时,老陈关照伙房做了一个“烧茄子”的菜。可能是我们白天太累了,也可能肚子里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油水了,我感到这是迄今为止吃到的最好吃的茄子了。

老陈虽然生活上十分关心我,但工作上对我要求还是很严格的。他要求我当天的所有记录必须当天整理完毕,所以常常晚上开完座谈会后(白天知青要干活),我们点着煤油灯连夜整理记录。他关照我一定要如实记录知青和上海干部反映的情况及要求。好在我当时年轻,手脚也比较快,倒也不觉得累。但老陈年纪已大了,再加上身体不好,肯定是硬撑着工作的,一直到现在,我都很后悔我当时对他的照顾太少了。

就是这次我当了老陈一回“秘书”的经历,我们一老一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后来老陈回上海探亲时还专门到我家看望我父母,向我父母介绍兴隆知青集体和我的情况。我父母对老陈的印象极好。有一年,我和施秀玲回上海探亲时还到老陈的家(大概是在武宁路的武宁新村)去看望过他。他家的房子是一套很平常的老公房,但收拾得很干净。那天我们谈得很高兴,却不料这竟是我和老陈的最后一次见面。

老陈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我最钦佩和尊敬的革命老前辈。

      作者为原干岔子公社兴隆大队上海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