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重提金训华(1)  

2015-04-13 14:29:3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xlddcy《重提金训华(1)》

重提金训华(1) - xlddcy - 新立大队插友 

重提金训华(1) - xlddcy - 新立大队插友 

重提金训华(1

张恒瑞

逊克县知青群体的每年聚会,往往选择踏上火车离开上海的那个日子。回想当年的那一天,在等待北上的车厢里,各个学校汇集来的知青们,大家口中共同谈论的却是一个今日聚会几乎不再提起的名字——金训华。

金训华是知青上山下乡运动中的一个榜样人物。由于其在黑龙江逊克县农村的时间短暂,所以和当年其他那些活着并且不断创造了新的业绩的知青典型人物不同,更多地成为了一个在上海动员青年学生去黑龙江下乡的号召性人物。

由于金训华之后,又有了大批知青投入了上山下乡,掀开了这场运动的更加波澜壮阔的一页,并延续了十年。使得知青运动历史中可以有更多的被谈论的人物和话题,但对逊克县的知青来说,金训华却是一个不可回避的名字。当年很多来到逊克县的知青,包括我和我的同伴们,就是在他的事迹的感召下来到逊克县。按今天的时髦话说,我们当年都是他的粉丝。

今天在回顾历史时评价金训华,一定程度上就是评价当年的我们自己,评价我们当年所走过的道路的意义。

为什么只是“重提”金训华?

首先因为我和曾在逊克县待过的大部分知青都不认识金训华本人。而且由于他在农村的时间很短就牺牲了,其本人参与农村、农业活动的事迹没有太多可以展开议论的。但是这个榜样的行为给当年的知青运动所带来的标志性意义却是深刻的。

其次,四十六年后的今天,来议论这个人物,重点已经不单纯是纪念金训华个人,也不涉及对其本人的全面评价,重点关注的是造就他成为榜样的那个时代的社会基础和价值标准在今天的意义。

几十年生活的阅历,使我们能够透过现象看本质,从社会现象的表面看到其背后的更深一层。评价事物的标准不能是停留在简单、口号式地标签好人和坏人,确实要看其行为是否有利于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是否有利于大多数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是否有利于社会文明的全面进步。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我相信这句话。更何况那些在黑土地上度过的并不算遥远的岁月,虽然几十年过去,社会生产力进步了许多,人们的生活消费水平增长了许多,城市面貌改变了许多。但时代的基本性质没有变,社会的基本矛盾没有变。使得我们今天的许多话题,本质上仍是过去话题的延续,只是各种社会力量的消长态势与以前大不一样了。

大家都是知青的时候,也都是集体经济组织中按劳取酬的社员,经济地位一致,对社会事物的看法也比较容易取得一致。几十年过去了,随着社会环境改变,许多人的身份变了,经济地位和政治地位也各不相同。从而对过去,对未来的社会进程的看法,对自己身边曾经发生过的历史事件的价值评价就会大相径庭。

社会主义的价值观,不是由学者们在书斋里讨论出来的,必然是由一代一代干社会主义的优秀代表人物的言行中累积提炼出来的。

实话说,在黑土地上耕耘几年后,尤其是1975年后我仍还在逊克县松树沟新立大队的时候,作为知青对黑土地的贡献而言,自认为我们已经无愧于金训华这位战友。

我们身体力行地继承了这位榜样的道路,并且把运动推向了前进。而且在七十年代后期那几年,确实是逊克县知青运动最辉煌的几年。

上海知青已经成为逊克县几乎所有社队中生产和管理的骨干力量。四千多名知青在总共约五万人口的逊克县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各项事业发展中,成为不可或缺的部分。推动着逊克县的农业、农村各项事业进入了一个发展最蓬勃的时期。

1979年离开黑土地的时候,我更是清楚地看到了这块土地上迎来了实现历史性跨越发展的契机。松树沟人民公社乃至整个逊克县正在热火朝天地贯彻执行国家下达的五年率先实现全面农业机械化的计划。

当年正是在国家计划的实施文件中,我了解到黑龙江省是当时中国农业发展水平最高的地区,是国家最重要的商品粮基地。因此在制定全国十年全面实现农业机械化的规划时,要求黑龙江垦区,尤其原先机械化水平就比较高的黑河地区,率先在五至七年内实现农田耕作的全面农业机械化装备,为全国的农业机械化推广提供先行经验。

站在今天的认识高度会清晰地看到:我们所投身的黑龙江逊克县的农村,当年就是中国农业中最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我们亲身参与其中的农业发展实践,代表着中国农业现代化发展的方向

农业机械化的全面使用,必然使得农业生产逐步转向以智力劳动为主,体力劳动为辅的形态,转向以科技知识普及和应用为基础的农业。也是有“知识”的青年可以进一步有用武之地的时期。

全面农业机械化计划的实施,是黑龙江农业迈向农业工业化的第一步,是中国农业全面赶超世界先进农业发展水平的关键性措施,是当年农业学大寨运动的逻辑结果和升级版。

正因为中国农业面临的区域自然条件不可能都像黑土地那样得天独厚,所以才选择了山西穷山沟里,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中崛起的大寨大队作为中国农业生产发展的典型,才具有较为普遍的指导意义。

这个典型提供两方面的经验:一是在政治上不断巩固集体经济组织。因为只有集体经济的土地及农业生产资料的集体所有方式,才可能保证在连片土地上实行现代的规模化生产,才可能排除小农经济土地分散化造成的对大型农业机械使用的阻碍,对先进农业科技大面积推广的阻碍,以及对水利等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和使用上的阻碍。二是运用集体经济组织的力量,实地改造农业生产的土地条件,为大规模地运用机械化作业创造前提。

大寨人整治七沟八梁一面坡,平整土地,修建梯田,改良土壤,兴修水利基础设施,都是为能够全面使用农业机械化作业创造先决条件。各地在学大寨运动中,都先后根据具体情况作出了规划,在每年的农闲阶段投入人力物力大搞农田基本建设。

正是在学大寨运动十年努力的基础上,在对全国的农业生产基础条件按照未来机械化作业要求,进行了大规模的气壮山河的整治后,才适时地进一步提出了实现全面农业机械化的宏伟计划。

而此时,所需的各类农业以外的配套条件也已具备,包括外交和国际经济环境。中国已经在1974年向西方发达国家谈判购买了可以扩大农业机械生产的先进的炼钢轧钢设备,可以满足现代化农业增产需要的化肥生产设备。这些设备的安装投产日期,即向社会供应产品的时间,也是安排在1985年前后。与全国农村实施农业机械化计划相一致。这也就是“按既定方针办”的内涵之一。

当时黑土地上的集体经济组织不仅获得了跨越式发展契机,并且开始准备迎接紧随而来的农村工业化浪潮和新农村建设任务。

当时计划安排下的农业农村农民,不用消极地等待二十多年后接受所谓“城市的反哺”。社会主义体制下的农村农业的现代化不是农民自己的目标,要由分散的农民靠自己力量完成的目标。而是工农联盟的国家制定的国家目标,农业现代化已上升为国家意志,是由统一的国家力量来规划和实施完成的。是七十年代中期就开始安排规划,世纪末之前就要实施完成的四个现代化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作为工农联盟的国家性质的体现,国家财政和人民银行的信贷力量,为黑土地农村社队购置农业机械化设备的资金需求提供全面的支持。所以,我们当年这些松树沟的社队干部,也不用为农业机械设备购买的资金问题发愁。

我亲身经历了那个令人热血沸腾的时期,参与了逊克县里国家计划的传达贯彻会议和逊克县公社一级组织实施计划细节的讨论,并迎来了松树沟第一批到达的从国外进口的先进农业机械——德国的全自动康拜因和罗马尼亚的大马力拖拉机。

你能够想象在1985年,逊克县农村就实现了农业全面机械化的场景吗?

而我当时就站在准备亲眼目睹这副场景到来的时代门槛上。

如果此计划不被人为阻断地执行和完成,那些七十年代由毛泽东,周恩来生前亲手制定的建立于集体经济基础上的“既定方针”不被否定,这些建立在社会化大生产基础上的现代农业发展进程不被阻断,整个社会主义农村面貌就完全不是今天这样,就不会有今天持续不解的三农问题了。

中国地大物博,东西南北地区的自然风貌差别很大,政治经济不平衡性是国情的一大特色。因此经济发展方式必须因地制宜,在集体经济基础上,各地集体经济组织的具体的经营管理方式必须适应当时当地的具体条件,不能一概而论。所以我始终立足于黑土地的自然社会条件,来论述我亲身经历过的农村发展问题,得出适应黑土地的发展方式和结论。

我不想代替安徽山区的那些颁发过逃荒证的人做结论,也不想代表陕北黄土高原上的“老农民”做结论,同样也不能代表山西的穷山沟里奋斗出来的农业典型大寨大队做结论。

当年我们就普遍懂得学大寨要学精神实质,黑土地上的农业不能照搬大寨人的具体模式。但我们同样反对把那些农业落后地区的方式连同那些落后的经济发展思路用来指导黑土地上的大农业。

那是一个集体经济从理论到实践都在探索,建设和不断改进的时期,也是一个言行一致的时期。维护集体经济,维护集体经济的财产被认为“理所当然”,就我的亲身经验和认识起码有四点原因:

1、是符合社会化大生产的趋势,适合各类科技生产力的推广使用。

2、黑土地上大队一级为经济核算单位的集体经济,是公有制的一种初级形式,适应当时当地社会生产力发展状态。按劳分配制度可以使社员感受到劳动付出与收入分配的直接联系,有利于调动生产积极性。

3、集体经济体成员之间在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所有权上是平等的,互相之间内部没有因生产资料所有权引发的对立矛盾,也不会导致在收入分配上贫富悬殊。

4、集体经济组织使得乡村一级的社会治理有了基层组织的依托,有利于克服农村中的宗族势力,各类落后习俗对现代生活的干扰,使得医疗卫生,公共教育,文化生活等各项事业得以健康发展。有利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显著进步。

今天在三农问题的解决方案中突出的是,要实现规模化生产,要求连片土地,而不能连片的土地就是因为分田单干后,田地被分割成一小块,南方的很多地方分田后连手扶拖拉机都进不去,严重阻碍了农业生产力的科技进步。

今年两会期间,连总理都要出来号召农村要搞连片土地,并认为去掉单干户各自的田埂,就能普遍多出20%的耕地。

可这些问题,在四十年前的人民公社体制下早已经解决了。而且1977年,逊克县的社队干部就在学习推广美国农场的大面积机械化作业方式。因为我们已经具有实现同样的规模化作业的现成条件。

每一个黑土地知青都在集体所有的那些连片土地上付出过汗水和努力,就这点来说那些后来阻断了农业机械化计划执行的人倒真正是思想僵化的。

对黑龙江垦区来说,分田单干把农业现代化进程推迟了至少二十年。

历史不能假设。集体经济已经被普遍解散。无法用持续的正常发展状态来印证二三十年后会呈现什么样的面貌。但我们可以做些农业技术应用方面的推断,即如果农业全面机械化的历史没有被中断,科技生产力到今天的发展会提出什么样的要求?

据科技资料介绍,世界农业机械的设计使用效率三十年来(以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的国际农业机械产品的设计能力水平为基数统计)平均提升了约二十倍,包括耕地平整、播种和收割、农药以及化肥播散等类别的机械。

我估算过,原新立大队的土地面积2万亩农田,如果是全部单一品种小麦或是大豆,按集约化安排,使用目前最先进的现代农业机械,一个机耕队若干个人配合,春季的翻地平整,播种等各自都只要两天就全部完成。实际使用过程中时间会长一些。但越是连片的大面积耕地,机械化使用效率越高。

但如此高效率的机械作为一个大队为单位配备就是资源浪费,成本太高。

所以如果松树沟的人民公社体制延续到今天,势必需要进一步扩大经济管理核算单位,即科技进步使得生产管理方式必须在松树沟公社范围的全部土地进行统一规划,统一计划安排机耕作业,由公社一级统一配备和使用农业机械。才能适应目前科技生产力水平下的机械使用效率,降低农产品生产成本。

现代农业生产必须进入工业化生产的轨道。实行工厂化管理。而在今天,就必须使用互联网技术实现农产品的生产加工销售全产业链的计划管理,安装使用物联网系统对所有土地面积大田作物进行实时监控,实现农药化肥的定点定时喷洒。

而这样的技术配备只有在县一级的经济规模范围内统一规划,才可能是必要的和成本最低的。

而目前在个体农民的基础上实现这一切根本无从谈起。

所以在经济全球化时代,科技生产力发展的客观要求和中国的国情,不是把所有制越化越小,让农民成为小私有者。而是需要把公有制下的经济组织的管理范围扩大,但必须把内部的管理层次降低。这些在今天的知识经济时代,依托互联网信息技术的发展都可以提供解决方案。

如果说三十多年前,生产管理靠大队干部每天提早在马号拍脑袋分配任务。如果按期实现了农业机械化的农村,起码十年前就应该可以依靠管理软件程序对农业生产普遍进行工厂化管理。

当然,农业机械使用效率的大幅度提高,必然节省了大田劳动中手工操作的投入。从而当年实现农业全面机械化计划的安排思路中,就已经展望到在八十年代后期,逊克县就势必要大力发展农机具配套制造业和农机维修业,来完成农村社员劳动岗位的转换。

当年已经迈开的这一步,不就是当年知青们在黑土地上的辛劳奋斗所希望达到的农业现代化前景吗?不就是知青队伍中的金训华们奉献了鲜血和生命来维护的理想之路吗?

    作者为原松树沟公社新立大队上海知青

2014.9初稿    2015.3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7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