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知青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2015-06-30 13:42:12|  分类: 逊克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知青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俞如莲

关于知青题材的文章、电视剧看了很多,最近中央电视台又在播放《知青》这部电视剧,而且选材又是我曾经下乡过的黑龙江黑河地区,觉得格外地亲切。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坐下来,打开电视机,一起进入剧情。那情、那景、那人、那物,是那么熟悉,但又有点陌生,更多的是亲切,我仿佛时光倒流,又回到了那个年代,又回到了萦绕梦回的土地上,和我的知青伙伴们一起劳动、生活。我思念那段知青生活,怀念那些曾经关心我,包容我,照顾过我的师长,同伴,老乡,点点滴滴,都融化在心里。                                      

1970418,我乘坐着从北郊站出发的列车,跟随着同学们奔赴黑龙江逊克县边疆公社团结大队插队落户。“插队落户”是那个时期的特定名词,它区别于军垦、农场,是不拿工资的,也就是在农村生产队里,你必须自食其力,靠自己的劳动去挣工分养活自己。那时,我们谁也不知道前面等待着我们的是什么,告别亲人时的伤感随着前行的火车已慢慢地平息,车厢里又响起叽叽喳喳的说笑声,兴奋、茫然交织着,毕竟我们只是一群从没有离开过上海、离开过父母、还没有过18岁生日的孩子啊!充满着天真、单纯、幼稚、还有青春的活力。

三天三夜的火车,我们到达了铁轨的尽头——龙镇,又坐了一天的汽车到了逊克县城,然后又坐上了公社派来接知青的车,一路颠簸到了生产队。在队干部的引领下,来到了我们的临时宿舍。推开房门,只见屋子的中间垒了一个大灶台,上面支着一口大锅,中间竖起的一根大烟囱直达户外,一盏简陋的煤油灯静静地躺在灶台边,靠长墙一排通铺,靠短墙也是一排通铺,通铺的墙上一溜架子,走近一看,铺子是用刚砍下来的桦木杆子搭建的,粗细不一,间隔不一,上面铺了一层麦秸,麦秸上面覆盖着一张大凉席,这就是我们的床。瞬间,大家七手八脚地提着行李、搬着箱子,在各自的铺位上安置自己的家。此时,有麻利地铺床、放东西的,有发现行李箱子在路上被摔坏而坐在铺上伤心的,更有哭着、闹着、要回家的…….几十年过去了,可当年的这景、这情、这一幕却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在“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的大形势下,往届、应届的中学生全都去了农村,有云南、江西、安徽、黑龙江,等等。我们生产队除了我们这一批知青外,还有我们同届但比我们早半年到达的上海市西中学的知青,另外还有更早到生产队的齐齐哈尔市的老高中的知青(后来还有本县奇克镇的知青)。比其他省插队的知青幸运的是在我们身边还有好几位上海下放干部,和我们一起劳动、生活。

那时候在老乡们眼里最轻的活,对我们来说都是难闯的关,劳动的强度、生活的适应度,对我们来说都是不小的考验。其间,我们想回家、偷偷地哭过、情绪低落过…….记得有一位知青曾给我讲过一段话,大意是“我们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来到这不通火车的地方,至少我们还坐过火车,经历过外面的世界,而这里的孩子,他们几代人在这里生活,从来没有离开过,更没有坐过火车,如果不是从电影上看到火车的样子,恐怕火车是什么样子的他们也想象不出,相比他们,我们要好多了。”这段话,至今我还记得那么清楚,因为当时对我震撼很大。我一下明白了人要“知足常乐”,不管在什么环境条件下,要调整好心态,既来之,则安之,只要坚持,一切都会过去的。就这样,我们每个人都用自己的方式,去面对、去接受、去适应。年底分红时,我们多多少少都有收入,尽管钱不多,但我们还是高高兴兴地忙着给家里寄钱,让家人也分享我们的劳动成果,同时也自豪地证明:我们能养活自己了。

不久,我们搬进了新盖的知青宿舍,分别住进了456人一间的有火炕的房间,知青食堂也由我们一位上海干部和知青自己管理了。生产队接进了电线,用上了电灯,生活条件相比刚来时,有了很大的改观。队里有了电后又建了广播室,我有幸成为大队的广播员,和另一位当地青年搭班,早、中、晚为大家放广播。尽管要早起、晚归,但比大田劳作的知青们要幸运多了,我很珍惜,也很努力。要当好广播员,除了忠于职守外,还要练好普通话。我们上海知青翘舌音和平舌音发不好,记得那时,每当我在广播中通知会议时,因为音不准,再加上扩音的效果,“通知”这俩字就被老乡以“偷鸡”取代了,一时传为笑谈,只要看到我,老乡们就会说“现在有个偷鸡”,然后哈哈大笑,我知道这是善意的,但我也由此而出名。

冬天来临了,因广播室在马号里,队领导怕我受冻,嘱咐我拿纸把窗户给糊一下,我高高兴兴地接受任务。拿了纸,认认真真地裁成窗户玻璃大小,糊上浆,把每扇窗玻璃都给糊上了,当时我还很高兴我的杰作,谁知队干部来了一见这状态,纳闷地问我“这是咋回事?”我惊讶地反问“不是你让我糊窗吗?他一听哈哈大笑起来我让你溜窗户缝,不是让你糊窗户玻璃,你这样做,光线没有了,而且也不顶事啊!然后告诉我,冬天把窗户缝用纸糊上,风就透不进来,屋子里可以保暖。我这才恍然大悟,马上返工,同时也为自己的无知而羞愧。这件事让我记忆太深了。

因为我放广播早起、晚归,宿舍离广播站有一段距离,冬天的夜又冷又长,队干部们商议后决定让我搬到离广播室较近的小卖部,与负责小卖部的另一位知青同住,这样让我们俩互相作个伴,有个照应。小卖部位于村子的中心,是一溜平房,前面一条大道直通东西马号,平房顶西边两间一间是我俩的宿舍,一间是店堂,是一个套间。套间边上两间是大队部,和大队部紧邻的,也就是平房的东头是医务室。医务室边上一条道南连西马号北通小学校。大队部和医务室晚上没人住的。我们宿舍边和后面,与其他老乡家隔着园子都有一段距离。记得那年冬天,接近过年,天特别冷,我象往常一样,放完广播回到宿舍后,洗刷完就睡觉了。半夜时,迷迷糊糊的突然听到外屋传来窸窣、窸窣、窸窸窣窣的声音,在宁静的夜晚格外的清晰,我们俩不约而同地醒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贼”,可外面又无声无息了,我们刚松口气,声音又出现了,比刚才还要响,说实在的,当时确实很害怕。我的同伴表现的比我勇敢,只见她作了个手势让我别吱声,然后轻轻地起来,下炕,顺手在灶坑边拿了一根木柈,蹑手蹑脚地朝房门走去,我也轻轻地起来了,学着她的样,拿起一根木柈,跟随着她,刚走到门口,只听到外面乒乓一声,紧接着乒乒乓乓响声不断,她猛地拉开门,我俩吓呆了,只见靠墙的搁板上一溜货物中间装着拉炮的篮子里窜出火苗和发出响声,“着火啦!”我俩赶紧从水缸里掏水,手忙脚乱的端着盛满水的盆往架子上浇去,一盆又一盆,一阵忙碌,把火灭了。货架上一片狼藉,我们走近货架,扒拉着拉炮篮里的残骸,发现了一只死耗子,原来是耗子作的怪。我们分析,肯定是耗子在货架上寻食,窜来窜去,没曾想窜进了拉炮篮,被拉炮的索引线缠住了,挣扎中拉响了鞭炮,引起了火情,也葬送了自己。幸亏我们发现的早,要不然一场火灾就不可避免了,想想真有点后怕。从此以后,小卖店进货就再也不进拉炮了。这位同伴就是和我们乘坐同一列火车、同时到达生产队,来自闸北七中的戴丽娟同学。遗憾的是她已经离我们而去了。我们曾经有缘,有过这样的共同生活、共同经历,这段回忆,以作纪念吧!

我们和老乡们相处的很好,除了劳动中手把手的教我们,平时家中有好吃的也总要叫上我们。我们的队长,个子矮矮的,整天笑眯眯的,妻子的身体不是很好,但是家里却有近一个班的孩子,因为孩子多,生活不是很好。但每当家里有好吃的,他都会来招呼我。他家住在村头,我只要一走近他家的院子,孩子们都会围上来,“姐姐,姐姐”叫个不停,前后左右簇拥着我进屋,一上炕,这个坐你身上,那个趴在你肩上,还有的拉着你、靠着你,一双双真诚的眼睛望着你,尽管这么多孩子长的都不美,穿的也不好,但淳朴,憨实,让我感到亲近,感到温暖。只要想起在队里的生活,这温馨的一幕就会出现在我眼前,我忘不了。

知青是那个时代的产物,是一个特定群体的代名词,由我们几百万青年用自己的满腔热血、青春年华赋于了她鲜活的生命,写下了无法忘怀的一段历史。我们是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我们拥有共同的经历,有各自不同的感受。但生活是实实在在的,我们每个人的经历是真实的,留在记忆中的也是最珍贵、最美好的,回忆往事倍感亲切,这融化在心底的点点滴滴,我愿与大家一起分享。

          作者为原边疆公社团结大队上海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