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木心谈木心——四个上海老棺材的碰撞与对话  

2015-08-20 13:21:2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木心谈木心——四个上海老棺材的碰撞与对话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木心谈木心

——四个上海老棺材的碰撞与对话

shxiaolu

原定于10点开始的讲座延至10:15才姗姗幕启。虽则无幕可启,但唯有嘉宾落座才能算是真实的启幕吧。

噢,差点忘了介绍今日的主宾,他们是陈丹青、孙甘露、陈子善和茅盾文学奖(长篇)新晋得主《繁花》的作者金宇澄先生。

有趣老练的主持人当然非顾文豪先生莫属,诙谐而又体贴的开场白一下子就使躁急的听众心归静……

那么,就让你我更其耐心地等待。生活中的许多时段只有真正的慢下来才能品出茶韵哦…

所谓冷水泡茶……,你懂的!

主角们终于就坐嘉宾席,好戏就要开场了:

“嗒嗒…呔”,幕启。

今朝,既然是陈丹青的主宾地位,伊当然勿客气。上来就点穴,噢,上海到底有派头,思南公馆,介贵(Ju)咯老洋房勿出租,专门用来做文学,了勿起!

不过我想问一句,第二监狱晓得伐?今朝既然是“木心谈木心”,当然要扣题,阿晓得木心先生当年就是关勒此地咯呀!第二监狱。噢,我奈(把)规格提高了一个档次,应该是“第二看守所”(即原上海市第二看守所),对伐。

丹青先生结棍咯!跑上来就抢掉了原本顾主持要用的关键猛料。

有啥办法啦,上海人呀,老鬼(Ju)呀!

言归正传,今朝,嘀嘀呱呱是四个上海老棺材咯碰撞对打,有戏!

真没想到,丹青先生咯阿爸提前到场,不声不响坐在头排中位,看儿子作嘉宾讲闲话…

至于木心先生的气质私房话得以出版,用的居然是“讲与听”的形式,上海老侠客和小鬼头的对话记录,这就是木心先生大陆版本的实质。

正如茅盾文学奖新晋得主金宇澄先生所言:“讲和记的形式才会有一种历史感。”“就像文革期间,我在老阿姐们咯屋里,听伊拉一边结绒线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讲点私房话一样……”“否则,哪里会有《繁花》迪本书啦?!”

而插话进来的华师大教授陈子善老师,更是因了突然蹦出来的木心的《上海赋》才注意到了木心这位特别的作者。

孙甘露老师今日格外低调,只时不时地插入串连,仿如红线璎珞一般,只是帮衬绝不夺宾。

侬想,似这般撑一把的上海人特有的规矩,这一场珠玑夺目的讲座必定是紧紧扣题光彩夺眼球的!

我之所以提前写下一篇,暂时搁置昨天“主论坛侧记”的续写,当然是对阿拉上海“青丝”们贴心贴肺的体谅噢!             

2015818

噢,上海老棺材非我所讲,是顾主持特地点名明的说法。

注:为了录下丹青老师的“亲讲”,我只用手机拍了一张题照,亲们谅解啊!

木心谈木心——四个上海老棺材的碰撞与对话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木心谈木心”专场的花絮实录

犹如舞台剧的演出一般,撼动演员心灵支撑他们久演不“油”(油滑分神)的动力源和润滑剂,正是演出过程中演员与台下观众们的互动,因了这不可或缺的互动之魅,才滋生出常演常新的魔力。

如此这般,“木心谈木心”的专场魅惑亦是因了嘉宾与听众们的互动而高潮迭起韵味十足……

有幸侧身其间,现场时时爆出的花絮为大师嘉宾们的对话增光添彩点缀其魅功不可没!

之一,沪语“勿响”一词含蓄多姿之意无穷。

木心先生“囹圄”之后,曾去国经年,直至79高龄始归故土,出版了他的第一部著作。最令力荐资助者丹青先生看勿懂的是主流媒体的“勿响”之静音。

由此引申开去,围绕着“勿响”一词举一反三活用多端焐热其词,顷刻之间闹猛纷呈不亦乐乎。

勿响一词虽仅二字却多义而无穷。

例一,某人因不识相而致观者噤声“勿响”。

例二,课堂提问恰某生中签,胸间实无成竹一杆遂只好“勿响”,此时无声必属完败坍台。

例三,一年轻听众苗头不轧,持话筒而侃侃发问不惜寸金,连珠炮三问丹青,丹青先生客客气气奉上“勿响”二字……

至于“勿响”一词的妙用生动,只要侬是上海人,必体味透彻,活用无数而深得其魅,这是一定的!

之二,因本场“青丝”巨多致前厅玻璃门外观者如云伞影憧憧,丹青怜香惜玉慨叹连连:“啊呀,真没想到今朝会有介许多人来听讲噢,要是里厢还有一点点地方的话,实在是应该让外头咯人进来。看,上海的小姐们到底有腔调咯噢,玻璃门外一把把花伞好看伐,崭啊!”

之三,“赤那,侬懂经咯!”

一声脱口而出的国骂在此语境之下实在只是沪语的助词一般摇曳多姿活色生香,助推了现场气氛更趋热烈。

“呵呵呵呵…”

引发起听众席上笑声连连,心领而神会……

之四,初识张爱玲的“未亡人”。

因了“第二监狱”的猛料被丹青提前“掠用”,顾主持在介绍陈子善教授时,居然加冕其为张爱玲的“未亡人”。尊号一经抛出,古风之韵的陈教授极其享受地默认之。

只因陈教授对爱玲著作爱玲逸事轶文研究颇深心得至多成果颇丰,遂得此雅号,你别说,还真靠谱得很。

之五,孙甘露适时提倡的沪语相拼法叙说得到了嘉宾听众们的一致赞同。

沪语既出,魅惑无穷,反响更其热烈无比……

可不是嘛,方言本身就是历史。方言活着,历史才不致割裂而得以延伸接续薪火传承焉。

之五,帅哥美女席地坐,8090撑市面。

别看今日四个上海老棺材专场澄澈,真正撑起听众席市面的还是年青一代。

80美女吁请丹青应体恤“青丝”而戒烟之,丹青笑答:“阿拉阿爸听到这句么,顶顶开心勒!我会得认真考虑侬咯建议的。”

之六,之七,

……

其实不说也罢,丹青在场,还愁人气不旺?!

            2015820

  作者为原松树沟公社五三大队上海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