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牢记,但绝不歌颂”(1)  

2015-08-06 14:51:4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牢记,但绝不歌颂”(1)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关于“牢记,但绝不歌颂”(1

张恒瑞

看了余杰等关于知青历程展的对话,也想就牵涉的几个焦点问题说几句。

1、 关于“知青精神”和“青春无悔”。

我是知青聚会之类集体活动的积极参加者,也支持各种有关知青历程的纪念活动。

但我不主张单独为“知青”总结精神意义。“知青”身份只是一个非本质属性的社会符号。这个符号在我们这一代人中至今仍能够形成号召力和凝聚力确实有深刻的历史原因。可我不认为因此就存在独树一帜的“知青精神”,也不认为有必要去做这样的区分和挖掘。

对“青春无悔”这个没有特定内涵,似乎任何身份经历的过来人都可以嘹亮地挂在嘴上的口号,我也一般不用。

从社会学意义上说,知青—只是我们从城市学生走向社会广阔舞台时的一个特殊的身份形式。知青的前身—红卫兵运动,倒是纯属青年学生群体自身的社会运动,有其特殊的运动规律,可以作单独的历史分类研究总结。而“知青”身份存在的同时,就必须具体落实到或工或农(包括生产建设兵团)的职业状态。具体融入一种社会的生产方式,一个更大的社会阶层中去;或是兵团战士,或是农场工人,或是公社社员。就是说,每一个“知青”的真实生涯,都是以一个工人,农民或战士的具体社会身份过程中度过的。

 “知青”身份的特殊性只是标明这些人具有原城市户籍,并凭此身份依据,在若干年后可以按政策回到城市重新分配就业。而“知青”阶段得到的锻炼,磨难,不论是其间形成了人生的正能量或是负能量,都完全来自于融入另一个社会阶层的过程中。

因此要提炼“精神”内容,只能从知青所融入的那个社会阶层中来提炼,以及那个融入的过程中来提炼,而并非由“知青”身份中得来。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对知青生活的回忆,都围绕着融入农村集体经济的经历,记录那些和农村社员一起投身于农业学大寨运动的经历,以及在参加这场伟大的社会主义农业发展道路的实践探索过程得到的锻炼磨难,且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改造自己主观世界的过往。

要肯定作为知青一员的自己,就必须先肯定当年农村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探索发展道路的正确性,这是与之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脱离开对那个时代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状态的评价,脱离开和那些推动历史进步运动的联系,“知青”身份本身说明不了任何问题。

脱离了当年知青们为中国四个现代化目标实现所付出的血汗努力,脱离了当年知青们积极参与集体经济的发展、巩固、完善的各类实践活动,上山下乡运动就沦为一个很无聊的历史举动。

而回避对那个历史时期的政治评价,试图专门给“知青精神”开辟一块政治“自留地”,以为这样就可以单独获得当下的社会肯定,就有望获得当下舆论的普遍歌颂,注定都是徒劳的。

正是认识到了这其中的历史因果关系。因此近年来我对知青经历的回忆总结,就只有一个主题—集体记忆。既是知青群体共同走过的道路追忆,又是参与集体经济发展实践的过程研究。

当年的知青都会变老,一代人逐渐可以消亡。曾经的波澜壮阔的上山下乡运动也可以被下一代人遗忘。可中国的农村、农业的发展道路的探索实践,仍将是贯穿中国今后上百年历史的发展问题,也是一个目前世界各国都在研究探索、尚无共识定论的社会经济发展课题。其意义跨越我们这一代知青的个体生命,跨越这一代人的历史。

中国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可以有曲折反复,可以经历被颠覆的历史过程。但社会基本矛盾的发展冲突终究会将社会发展轨迹纠正回正确的发展路线上来,这就是社会主义终将取代资本主义的历史规律。曲折的历程无非是让这几代人多付出历史代价罢了。

就我个人的感受而言,在参与黑龙江农村社会主义集体经济发展过程中经受的锻炼和考验,给我至今为止的一生涂上了生命的底色,建立了精神世界的高度,在面对随后而来的几十年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物欲迷乱中为自己导引着正确的方向。

但我也十分理解一些知青活动组织者的良苦用心,在目前人民公社化运动、农业学大寨运动、上山下乡运动仍然被主流舆论否定的状态下,要举行一些公开的纪念活动必须回避社会争议,涂抹一些和谐色彩,将纪念活动的内容主题压缩在一些知青个体感受的范围内,无疑是一个策略的做法。所以,我仍然一次次为他们的煞费苦心的组织活动所付出的努力鼓掌。

只是希望各位不要在屈从于赚钱逻辑社会的现实压迫的过程中,彻底忘却了当年知青中那些先进群体所曾有过的本来面目,模糊了试图提炼的“知青精神”的真正来源。

    作者为原松树沟公社新立大队上海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