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生死火线——一生中永不磨灭的回忆  

2015-09-25 12:19:07|  分类: 逊克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死火线——一生中永不磨灭的回忆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生死火线

——一生中永不磨灭的回忆

朱兴钰

倚着窗台,凝视着喧闹的城市,宽玻璃上些许的尘埃并不妨碍从这儿眺望远处的景色,晚霞的红光自天际线晕染开来,模糊了视线,思绪如洪波涌起,将记忆之门悄然轻启……

犹记那是在1973年夏,天气燥热,四周无一丝声息,好似暴风雨来临前的那份安宁。晚上大队部及民兵连召开紧急会议,说接到公社的指示,在我们小兴安岭地区发生火情,必须要百个生产队皆派人上山救火。

迫于时间紧迫,当晚便决定了我大队救火人员名单,我,便是其中一员。

在得知了安排后,我们马上准备了一点简单的东西——一套衣物、一把镰刀和一个绿色的书包。

晚上十点左右,我们就快马加鞭地赶到了公社指定的地点,借着月色,映入眼帘是人头攒动的景象,公路停着许多马车和拖拉机,如同恒河沙数般。

按顺序我们被编在第六小队,共十几个人,其中带队的是一个林业老工人。其名姓刘,我们都尊称他为刘师傅。

在刘师傅的带领下,队中的人爬上了一辆拖拉机,经过大约两三个小时,拖拉机便罢了工。放眼远眺,前面再也没有路了,取而代之的是由成千上万棵树组成的翠绿色的森林,在刘师傅的提议下,我们全体下车,步行前进,估摸着走了两个小时,翻过了两座耸立的高山,远处火光冲天的景象便清晰可见,噼里啪啦的火烧声也丝毫不留情地在耳畔作响。

继而我们跟着刘师傅又走了一个多小时,残月隐去,漆黑的天幕渐渐泛出亮光。早晨四点左右,我们真正抵达了火场的第一线。刘师傅马上下达命令:用镰刀砍下周围树木的树梢,制成扫把。这便是我们打火的唯一武器。

我们紧随着刘师傅慢慢靠近着火场,但火势来时很猛,根本无法接近,就只能在距火十来米的地方徘徊,高温让我们透不过气来。热浪自空气中氤氲在我们四周,不停歇地阻挠着我们。以至于我们无法前去拨打林中打火,只得在或烧过的地方拨打些许零星小火。

我们就像火势的傀儡,火势蔓延到何处,我们便跟随到何处,就这样维持了一天一夜……

随后,我们便接到了救火点指挥的命令,让我们绕道前行,走到火势的前面,于火未烧至处阻止火势的蔓延。

在刘师傅的带领下,我们已不知走了多少里路,亦忘却了时间,终于来到了一个世外桃源——直耸云霄的松树、苍劲挺拔的白桦树、青翠欲滴的椴树无一不让人疲惫的身躯感到一丝舒畅。随后便遇见旁边生产队的人,尤为亲切。之后人愈来愈多,大约有数百号人,在防火总指挥的统一指挥下接受第一道命令——用砍树的方法打造一道防火墙,坚决将大火消灭在我们身前。

数百号人一字排开,,每小队负责一段,手持工具,计划建造一道二十米宽的防火墙。就这样,一场生死的战争打响了。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大约用了半天时间,就完成了一道二十米宽、几百米长的防火墙。(防火墙:将宽为二十米的区域内的树木砍去、地上的树叶清除,隔绝可燃物,使火势无法蔓延)结束任务后,每一个人都大汗淋漓,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便全体休息,食用些干粮和水以补充体力,静候大火的来临。凝望着胜利的果实,虽幸苦也觉值得,脸上所洋溢着的微笑如冬日暖阳,给予所有队员希翼之光。

好景不长,只能说是命运弄人,这凶猛的大火,宛如汪洋大海中的巨浪,冲破阻碍,径直向我们涌来,丝毫不受二十米宽的防火墙的影响,把我们眼前的植被烧着了。我们小队人员如离弦之箭,拔腿就跑,脑海中一片空白,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在回响:这下完了,死定了……

就在这时——生命受到威胁的关键时刻,耳畔传来了刘师傅的声音:别跑了,再跑必定会被烧死的,所有人迅速脱下身上衣物,包在头上,迎着火向前冲!

刘师傅为做示范,率先冲进火海中,我们便胆子大了起来,按照他的方法一个紧接一个地冲进了火海中。细想一下,一个人冲进火中会是何种滋味?脚底下的滚烫的,浑身上下是烧的,但当时什么都没有想,唯一的信念便是要活下去,脚下一刻不停,在火中冲啊、跑啊……

不知过了多久,几分钟,亦或是几秒钟,终于脱离了火海,来到了我们之前所建造的防火墙处,总算是安全了,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有的衣服烧着了,有的头发烧掉了,基本上所有人的眼睫毛都烧没了,不幸中的万幸,没有一起人员伤亡。

回想,在70年代,我们的祖国还很落后,并没有很好的防火用具,只能靠天吃饭,遇上大型火灾,唯一能盼望的只有一场适时的大雨。

在经历了惊心动魄的生死逃亡后,我们在防火墙内开始休息,整理自己的衣服、裤子、鞋子——这些便是我们所剩的唯一东西。

黑夜慢慢地吞噬了树林,四周也失去了早晨的喧嚣,剩下的无限的宁静,树上偶尔传来几声鸟鸣更平添一份清幽,正如同欧阳修在《醉翁亭记》中所写的“树林阴翳,鸣声上下”。我独自漫步在树林之中,发现不远处有一条小溪,才想起我已有好几天没有洗澡了,上海人普遍比较爱干净,故我决定洗一个澡,晚上再好好休息一下。

环顾一下四周,找了一个比较干净的地方, 把未被烧过的干叶铺上,随后将脱下的衣物放置好,便下水痛快地洗个澡。

月色如水,倾泻下来,时间轻微落下,几天的疲惫辛苦好似在一瞬间消失殆尽。

半个小时后,离开小溪,回到我安放衣物的地方,一看,傻眼了,我的衣服、裤子、鞋子全都消逝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堆胶灰。那还得了!才发现,那片所谓干净的地方仍存有大火烧过后留下的火星,加上我铺上的干叶,一下子让火复燃了。

本来还想着晚上洗好澡好好休息一下,谁知反而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上了自己的全部家当。之后的日子我要如何过呢?好在小队的同志们待我如亲人,在困难时帮我,送我衣服、裤子以及鞋子以助我度过困境。但内裤没有,所以我也就没穿,总算过上了不光腚的日子。

后来在山林里的几天里,不知走了多少路,亦不知爬了多少山,反正同之前一样,火烧至何处,我们便跟随至何处,毫无进展。

可祸不单行,就在这时,树枝把我的农田鞋一下子刺穿,鲜红的血液顺着脚的轮廓流下,受此重伤,路也走不了了。

好在老天开眼,大概也是看我们可怜,就在当天晚上,请来了东海龙王,顷刻间,电闪雷鸣,风失去了往日的柔和,狂暴起来,豆大的雨点从空中速降,洗刷了万物,只留下“嘀嗒、嘀嗒”的声响……

那场倾盆大雨,真正地下了一夜,我们的森林因此得救,我们也这样得救了,带着倦容和一丝笑意,拖着沉重的身躯回家了。

收起思绪,不由地感慨:这件事是我一生中最难以忘怀的一段,一直铭刻在心间。我常与子女开玩笑说,我差一点便做不了你的父亲,如果当时光荣了,现在也就不会拥有你们、拥有这个幸福的家庭了。时光荏苒,现在的我算是退休了,每个月也有三四千退休金,但我知道我们该珍惜自己的生命,每一年、每一月、每一天都是来自上天的馈赠,怎不该好好珍惜、好好过?

  作者为原车陆公社东双河大队上海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