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在《同和里》寻找记忆  

2016-12-19 15:43: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同和里》寻找记忆 - 简单 - 简单的博客

 

不能不被下面这样的文字所吸引,最近几天我饶有兴趣地读完了《同和里》这本小说。

 我娘死的时候,我只有五岁。听小皮匠说,我娘是生黄疸病死的。我觉得是医生说错了,也可能是小皮匠听错了,应该是蛋黄病,因为我娘死的时候,脸色和蛋黄一样黄。

弄堂里的人都叫我大耳朵。当然,也有叫我野蛮小鬼、叫我捣蛋鬼的。要不是长了两只大耳朵,像我这种发育不良的,肯定被人起绰号叫僵瓜。有一个时期,上海人养鹅成风,弄堂里从早到晚戆戆戆一片。别人家都用米糠泔脚喂鹅,廿七号里的人家用酒糟饼喂,那几只鹅长得又肥又大,眼睛通红,只要一看到我,就摇摇晃晃地冲过来啄我耳朵。我已经吓得逃进家里了,它们还不罢休,一边戆叫,一边啄门,要啄十七八记再离开。后来才明白,那几只鹅是把我生冻疮的耳朵当酒糟饼了。怪不得大家骂它们是呆头鹅。

 “同和里弄堂口,一边是皮匠摊,一边是剃头摊。对上海的大多数弄堂来讲,这属于标准配置,但对同和里来说,似乎别有意味…….上海老城厢的弄堂似乎都有历史,都有故事。而如今上海的弄堂越来越少,弄堂生活的气息正散去,越飘越远,随着老房子的一排排倒去,而消失殆尽。同和里的原型也已消逝,只存在记忆里,但作者却用另一种形式让它得以存在,这就是文学的力量,可以穿越时空。

这部小说的特点是运用第一人称,通过一个既聪明又捣蛋的九岁男孩大耳朵的视角,讲诉在同和里发生的大大小小的故事,笑泪交错的平民生活。芸芸众生的情感冷暖,人性袒露的高尚与卑微,尽在一个孩子的眼中,给人一种天真与质朴,为故事里的人笑,也为他们的命运担心。小说里的人物都是普通的上海居民,过着普通的市井生活。他们虽不完美,但有血有肉,生动立体,鲜活丰满。书的前半部分是居民的生活百态,平凡有趣,展现了那个年代特有的气息与细节。当然,小说里更有早已远行的儿时趣事:课后到同学家开小组,完成作业后玩捉迷藏,官兵捉强盗,顶橄榄丸子,斗鸡,吹刮刮片…….对于老上海来说,这样的场景是亲切的,能唤起心底最柔软的一抹记忆。

书的后半部分则叙述了在文革时代背景裹挟下的世态炎凉,人性的善恶跃然纸上,但点到即止,让你掩卷反思曾经的沉重和惨烈。

总之这是一部献给上海弄堂的传奇

只属于上海的阳光灿烂的日子

关于上海,你不可能读到比《同和里》更有趣的小说!

      作者为原松树沟公社五三大队上海知青

在《同和里》寻找记忆 - 简单 - 简单的博客

————引自简单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