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定宜庄、刘小萌:理解“知青”,关键在于城乡二元体制  

2016-02-04 15:26: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定宜庄、刘小萌:理解“知青”,关键在于城乡二元体制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要说服城里干部和其他人,把自己初中、高中、大学毕业的子女,送到乡下去,来一个动员。各地农村的同志应当欢迎他们去。”

 1968 1222日,《人民日报》在刊登甘肃省会宁县部分城镇居民到农村安家落户的报道所加的“编者按”中,发表了毛泽东的这段指示。由此展开的声势浩大的上山下乡运动,将1700 万以上的城市知识青年送到了农村当中,不仅改变了一代人的命运,也对中国的社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那么,在近半个世纪之后回顾,我们对这场运动该作何评价? 20151225日,国内知青史研究的两位权威学者,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刘小萌和历史所研究员定宜庄做客复旦大学历史系,对谁是知青、如何研究知青运动的问题给出了自己的看法和回答。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对讲座的精彩内容进行了整理。

定宜庄、刘小萌:理解“知青”,关键在于城乡二元体制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回乡知青

 “回乡知青”指的是那些家在农村,毕业后未能升学和落户城市,而回到家乡参加农业生产的知识青年。但这一群体以时间段划分又可以被细分为两部分:         

“文革”前对他们以劝导为主,劝这些家在农村的中学生不要留在城市,而是回乡参加农业生产,“文革”后他们一般没有选择地只能回到原籍或是参与“上山下乡”。“文革”开始后,地主和富农的子弟往往是“上山下乡”政策的最积极响应者。“按照当时的情况,他们如果不下乡,只能回到原籍,在那里,他们地主和富农的出身往往会让他们遭受很多打击和挫折。但如果选择‘上山下乡’,被派到其他边远的地方,则可以淡化出身,以‘知青’的身份参加农业生产。”定宜庄解释道。   

虽然“回乡知青”和“城市知青”在宣传中并无区别,但是在政策和待遇上,却有着严格的不同。“比如城市知青下乡,无论到哪,国家都要付一笔安家费。下乡第一年,吃住都有国家的安置费作为补贴。城市知青在农村,如果生活上有困难,可以找当地的‘知青办’求助。‘回乡知青’就没有这些待遇了,他们基本是被当作农民对待的。”刘小萌补充说道。

定宜庄总结说:“回乡知青是中国上山下乡运动的开路先锋,也是人数最多,付出代价最大的一个群体,但他们的声音到今天为止,也是最被湮没的。”

定宜庄、刘小萌:理解“知青”,关键在于城乡二元体制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文革”前下乡的“知青”

早在1957年,由于城市里中小学升学比例被压缩,中共中央决定动员城市中小学毕业生参加农业生产。          

195748日,刘少奇在《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关于中小学生参加农业生产的问题》,鼓励青少年去农村参加农业生产,成为“中国第一代有文化的新式农民”。1957年的知青下乡运动可谓是“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首先是因为当时的户口登记条例还没有正式制定,所以这群人很容易地又能够返回城里,其次是对于知青下乡后的安置工作缺乏配套的安排。”定宜庄解释说。     

而在1962年以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安置工作成为国家的一项专门工作,国家开始为上山下乡的城市青年发放安置费。从大中城市下乡的中学毕业生,包括“文革”期间毕业的“老三届”以及其后陆续从中学毕业的城市青年,成了“知青”的主体。

1964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动员和组织城市知识青年参加农村社会主义建设的决定(草案)》,《决定》的主旨大致有以下几点:

第一、中央专门派副总理一级的领导人负责这一工作,以此表示对这一运动的重视。

第二、设立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安置工作办公室,作为常设的办事机构,表明上山下乡由此成为国家的一项固定制度。

    第三、知青下乡的一切费用由国家负担。这一由国家发放安置费的做法,成为动员城市知识青年下乡以及农村生产队肯于接纳他们的经济前提。

第四、这项工作被纳入国家经济计划的一个组成部分。每年的下乡人数,都由各地根据情况向中央上报,然后由国家计委汇总,确定人数后,再层层下达各省。

总之,以上四点构成了此后持续十余年的史无前例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的基本性质。可以说,这是一场完全由国家安排、受到国家严格控制的运动。

定宜庄、刘小萌:理解“知青”,关键在于城乡二元体制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知青史研究现状与方法

 “我们的知青史研究,始于九十年代,十几年来,成果有三,”刘小萌介绍说,“一是《中国知青事典》,二是《中国知青史》,三是《中国知青口述史》。”

在上述三个系列的书籍中,第一种属于史料整理,第二种属于史学研究,第三种则是口述史学。三部书的体例和内容各有差异,合在一起可谓相得益彰。    

刘小萌主要介绍了口述史的方法,这也是他近年来工作的重心。在之前的知青史研究中,刘小萌主要依托官方的档案资料,但是官方的记录毕竟是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难免有所偏误。在《中国知青史》出版后,不少当年的老知青给他写信,指出书中的记叙和自己的亲身经历有所出入,这使他萌生了做口述史,采访当事人的想法。     

刘小萌强调,自己所做的知青口述史,定位在采访对象的典型性和民间性。与此相对应,在选取采访对象时,将庞大的知青群体大致分为三类,并从中选出比较有代表性的人物作为采访对象。    

第一类是“典型”的知青,即“文革”中官方树立的样板,他们的事迹和经历被官方所宣传和颂扬。其中的代表是张韧、曲折、柴春迎、刘继业、吴献忠、安海燕等人。    

第二类是民间领袖,即“文革”后知青返城运动中涌现出的领袖人物,以及返城后知青请愿活动的代表。刘小萌认为,这些人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被视为当今中国民间维权运动的先驱,其中的代表是丁惠民、欧阳琏、庄伟亮、杨清良等人。     

第三类是普通知青。他们的“普通”在于他们的经历具有普遍性,从下乡、返城到下岗或退休,在不同的岗位上演绎着同样的人生三部曲。但他们的经历又是有代表性的,在他们的种种酸甜苦辣中浓缩着不止一代人的生命体验,比如张玲、小月、郑梦彪等人。    

“我自己作为一个知青,但其实并没有太多的‘知青情结’,我做知青口述史的初衷是希望围绕这些主人公的人生体验,对那场运动与当时的社会场景,加以多层次、多角度的再现。”刘小萌说。     

“知青群体最显著的特点,是他们的不确定性。国家送他们下乡,是希望他们成为一代‘新农民’,但对他们采取的一系列政策,尤其是他们最终的倒流回城,说明了他们始终未能融入农村的广阔天地,结果他们作为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一个群体,被载入了史册。而我们的任务,就是以他们的经历为视角,在有限的篇幅内尽可能地浓缩和还原一代人的生命历程。”在讲座的最后,两位讲者如是说。

 

               ————引自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