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初到上道干  

2016-03-22 15:31: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到上道干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初到上道干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初到上道干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初到上道干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初到上道干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初到上道干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初到上道干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初到上道干

—— 记忆中的宏疆村及老乡

霍 耿

记得我们是一九六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下午一点来钟坐逊克县汽车公司的大巴,有奇克女知青苗县长的女儿苗志红在北安接我们,一路带队到达上道干大队知青食堂门口的。从上海虬江路北区火车站出发,一路颠簸折腾了90来个小时。好在那时候才16岁,坐在硬板车厢里50来个小时,也没有觉着累,困了趴在车厢的小桌上眯一觉就解决了。

本来我们在上海落实是到呼玛县伊西肯公社插队的,火车到北安,方知道那年由于大雪早早封山,去呼玛的车已经20天不通了。在北安待了2晚,才决定去逊克县车陆公社上道干大队。(现在叫车陆乡宏疆村,上道干的自然屯地名还是保留着)

东北边境小村子的冬天,白天那才真是叫个短。俺们一伙25人,才到队里不到半小时,2点来钟,天色就渐渐的暗淡下来。那天是个雾蒙蒙的捂雪天,气温贼低,零下30来度!1969年是黑龙江多年未遇的大冷气候,照理没有到腊月,室外温度是不会超过零下30度的!可偏偏就让我们这帮“十六七、狗都嫌”的所谓中学知青(69届)赶上了!我们嘴里扯着“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大话,稀里糊涂随着“老三届一片红”的下乡大潮,坐上绿皮车,轰隆、轰隆地.....开到北安,再换坐大巴,看着外边一望无垠的白茫茫山山、地地、树树、屋屋,今天是湛蓝的天空、明天就是乌突突阴阴的黑云捂雪天......走进这离上海8000华里的边境小镇——上道干村。那年是文革进入第四个年头,全国正在开展大搞清理阶级队伍的斗争,社会气氛紧张而使人窒息,口喊着“坚决保卫祖国领土珍宝岛”,要下乡,就去黑龙江的“雄心壮志”,其实今天想来实在是太可笑了?!你算知青吗?你只有高小毕业,语文认个2000来字,算术1000以内加减乘除,外语只会long live chairmenmao!你算大人了吗?按今天用工标准,纯粹是一童工!你有体力吗?只能算个头不小,没有大力气,就算是个半拉子劳动力,属于“吃货”。不管咋样,我们也算知青,政治待遇蛮高,毛主席的话摆在那里: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咱们村的老乡还算是比较欢迎我们的到来,村里有一拨逊克县的知青10来个人,早我们一年到队。队里开办了知青食堂。

在上海家里条件还好的家庭,都花钱买了绿色的棉衣、棉裤、棉大衣、羊角绒绿军帽,虽说都不是正式的军旅色,可是一个队一下子涌进30来人的男女知青,乍一瞧上去,还真有点威势,我们村就靠黑龙江边,那时候中苏边境正是紧张态势,因为春天刚刚在黑龙江下游的珍宝岛打过一仗,苏联那边对所有沿江的中方村落对面全部装上武装观察哨,苏联士兵们一道夜晚,就用探照灯来回照射,尤其是我们这帮知青到队以后,苏方还以为是增兵到村了呢,我们那时队里还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呢。

给我们安排住的地方,是道班的公屋。所谓“道班”,就是公路养维护段属下的按自然村落设置的修路维护站,专门维护嘉荫到黑河的204省级公路,这其实是一条沙土三级公路,但是战略地位很重要,这是中苏边境上唯一可以通车的公路。由于文革的原因,道班也闹起革命精兵简政,这些队里盖的“公屋—道班”房,就替作“知青屋”临时使用了,队上说,明年一开春就新建知青屋和新食堂。这个道班屋,离开我们吃饭的食堂足足有278分钟的路程,也就是今天沿着204省道去上岗边防站的坡地上,一共有3栋草屋,我们住最西边的那栋。屋里一铺大炕4个人正好睡下,中间用火墙装了个门,分为内外两间屋子。我、老方、阿二、杨钓四人一起。我把炕头,阿二在炕尾。初到几天,我们的炕和火墙,一直是管知青的老乡队长亓有学帮我们伺候,每天2次来点火,烧火墙和炕,还帮着挑水。对我们来说,烧火取暖还真是个学问,要柴火用合适,火还要伺候旺,房间温度烧上去很不容易呢!来队里的女知青,一般都三五分开,安排在老乡家里了。好像我们男孩子天生都会烧火,那些天,一旦亓有学不来,我们是走投无路,整半天也不起火苗子,那个心头怨,真是火烧火燎......,最后逼得没有招数,还是去找老亓。真正会烧火弄炕,还是在半年以后的事了......

在队里修整了三天,天气还是那么冷,晚上刮得风,呜呜地吹着宿舍的玻璃哇哇滴乱响.....我们也没有觉得咋地,天天倒头就睡,很快把一路疲劳调整过来。食堂一天开2顿饭,因为白天太短的原因,按早上8:30出日头,下午2:30落日,拢共才6个来小时,要是吃三顿饭,两头见黑,还真是有点浪费了。其实人也未必能顿顿吃下去,消耗毕竟有限。所以,大东北一到11月一般都这样。食堂一天2顿饭,很快也就习惯了,伙食是馒头和白菜、土豆汤,早上熬小米粥加咸菜,咸菜就是类似大头菜腌制的(当地老乡叫卜柳科),天天如此。吃上第一次肉,好像是一个月以后了,好在我们每人,都从上海带来不少小吃糖果等等,可以打打牙祭.......食堂的大师傅张子意,有点歪脖11:30分的样子,一笑一歪嘴一歪头,记忆尤为深刻。他可是值得回忆好好描写一番的人物,下次再提起他。

时间过得飞快,我们是来下乡的,总要劳动挣工分养活自己吧,该下地干干活了,第一次的农村干活,是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得,干的啥活?跟张凤山下地拾掇玉米秸,具体如何,下次再聊........

   作者为原车陆公社上道干大队上海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