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往事悠悠酬挚友——边疆生涯的琐忆(3)  

2016-07-18 13:28: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往事悠悠酬挚友

——边疆生涯的琐忆(3

黄顺发

第三部分 几经考验

第二年一开春,我又来参加县里的”三线”建设,成为“三线”最早开拓者之一。

这时“三线”,把上一年草创的“小三线”扩张开来,由一个点变成了一大片(以后通称反修公社),设有七个连队。我所在的干岔子公社负责参与建设二连,对我来讲,这个二连既是地狱,又是个天堂。说其是地狱,首先因为那里的物质条件极差,打个比方:上海的物质条件对于干岔子公社而言,起码进步一百年;干岔子公社的物质条件对于二连而言,起码进步八十年。其次因为人员结构复杂且人心涣散,成员来自于一个公社的各个生产大队,闹心得很,不团结,还好斗,时常群殴。说其是天堂,那是无聊的说法,仅仅符合我当时的精神状态。离开插队的生产大队来到三线之后,我失去了插队初期队里那些善良的老乡与长辈的引导与关怀,变得“独立”了,当上了“混世魔王”,以打架出名。浑浑噩噩过了大半年。但我敢于负责与爱护同伴的性格,也得到一部分连队干部与上海干部(反修公社一直有上海干部驻守公社与连队)的欣赏。

冬天来了,我领着一批二连的伙伴(带着少得可怜的钱,用身无分文来形容也不过分)回上海探亲去。一路上,想方设法“节约用钱”,用“换工”的方式,免掉火车票。回到上海,见到父母,两眼涕泗滂沱。

过了春节,我接受了一件光荣的事。那是1971年正月十五以后,驻守反修公社的上海干部老张同志(名字忘记了)到我家找到我,恳切地说:给你一个光荣的任务!上海支援我们逊克县及其反修公社的一批农业机械,有农机具,也有汽车与拖拉机,由你负责押运,交到县里。我考虑之后答应下来,并邀同在二连的插友李来成一起参加押运。我父母听说后,也表示支持。

过了几天,我和上海干部一同到崇明农场局的仓库里清点这批援助物资。听崇明农场局干部讲:这次给你们的是第二批援助物质;头一批交付给逊克的物资,不知何故(或许是押运问题),有很大一部分丢失了。所以请你们当心点。我连忙点点头,一看物资清单,有上海大“交通”汽车一辆、60胶轮拖拉机一台,还有许许多多农机具,品种很多!

在崇明逗留了几天,因我父亲有一位老部下在那里任职,当头头,没有完全靠边,管点事,由他安排我与上海干部乘坐汽车参观各农场。那几天,崇明农场局管我们吃住,以逊克反修的伙食标准衡量,那是吃得好极了。我们离开崇明时,农场领导特地拜托上海干部到东北多多关心我,特别是在政治上多培养(可惜此番好意,回到反修,只能适应当地水土)。随后,我和李来成开始押运工作,一路上火车开得极慢,俩人极其无聊。49日,经历整整廿天,我们终于把物资押送到了到了逊克县农机局,清单上的物资经验收,无一差错。我们胜利了!完成押运任务,我觉得对得起信任我的上海干部与崇明农场局。

以后,在二连的日子又回归原状。有一次,我生病发烧,赤脚医生给我看病,关照我吃药与静养。赤脚医生前脚刚走,听到屋外朋友呼喊:“打架了!”我又冲出去参加械斗。好斗成性的我终于吃到苦头了。记得是1972720日,我与好友黄建国俩人搭乘拖拉机从反修下山,到县城玩。当晚入住奇克镇国营旅社。次晨,先是黄建国与旅社服务员因一些较细小的事而争执起来,可恨的是服务员竟然招来民警。民警来了就口出伤人,惹起我打抱不平,站出来,与民警从口语争执到对打;随后事态扩大,民警又呼来两名同事,执枪扣留我与黄建国。把我俩人关在派出所,我俩乘民警吃饭的空隙,逃出派出所,往反修跑。但在县城外十多里地的东套子村被抓。我俩分别被关十五天与七天才放回。这件事极大地影响了我当时的情绪(事过三年,那位服务员与当事民警因朋友关系,我们重新认识。我得到善意的致歉,也就释怀,并逐渐成为他们家的座上客。)。

1972年秋季,雨水特多,连天下不停,水灾尚可忍;跳蚤因此成灾,实在不可忍。看不到抓不着的跳蚤,把人咬得全身起红块块,实在受不了。水灾导致连队主打植物麦田颗粒无收,我们吃起返销粮(农业户向国家申请商品粮),不仅增加了社员个人的生活成本,也降低了连队的当年产值。摊到每个劳动工日工分值,仅为人民币8分钱(有的知青评不到标准工分,每天还不足8分钱)。辛辛苦苦干了一年活,还要倒欠连队几十元(连队向银行贷款,也欠下债)。一冬天,全连上上下下穷得没啥吃的,有的知青得到上海寄来的路费,早早回家了(可怜的老乡社员无处去,老老少少只能挨过寒冬)。快过年了,二连没剩几个知青,我和李来成、黄建国三人也准备回上海,可我们三人都没有要求上海的家里寄钱,三人随身只有7分钱与2斤粮票,我们决定用老办法,“换工”免票进军上海。

那天五更时,天还没亮,我们仨人下山了。下山的路很难走,公路上的雪被汽车辗压过,留下深凹的平行车轮轨迹,我们顺着轨迹艰难前行,肚子饿了,就着雪啃冷馒头。我们三人行,还很乐观,边走边唱样板戏选段,谈笑风生!天快黑了,我们走到了松树构公社东发大队,想找上海知青食堂吃点饭,可是食堂已经不开伙,因为那个大队富裕,听说每一天的标准工分值有两块七,所以知青们揣着钱回上海去了。于是我们来到了东发大队的马号,遇见喂马的老头,称呼老李头,是个单身。他听了我们是从三线走下山的,路过此地,就热情地留我们过夜。老李头住在马号旁西屋,屋子小,但有火墙火炕,很温暖。小屋里有一股异味,墙边都是喂马的豆饼,炕上的被子脏兮兮的,碗很脏。我们喝了点小米粥,吃了热馒头,仨人和李大爷挤在脏脏的小炕上,对我们来讲是很幸福的,是天堂了!第二天一早,李大爷叫醒我们说:今天大队代销店去县城办年货,赶马爬犁,半小时就走。我们赶紧起来吃了点热馒头,带了点喂马的豆饼,谢了李大爷,乘坐马爬犁去了奇克镇。下午到县城,到处打听到龙镇的卡车,有人告诉我们农机厂这几天有空车去龙镇拉煤。我马上去县委农机科找到余科长(我从上海押车清点货物认识余科长),他答应我们明天跟车去龙镇,并安顿当晚在农机厂食宿。第二天上午,农机厂四辆卡车出发了(其中一辆就是上海支援的大“交通”)。我们仨人在黄昏时刻到达龙镇火车站。我们套用老办法,上火车用“换工”方式,免票回到了上海。

到上海不久,反修公社负责干部叶占武随逊克县上海知青慰问团到达上海。他的主要任务是慰问反修公社的上海知青。那时,我父母刚平反二个月(从干校回到原工作单位,担任负责工作),叶占武与几位反修的上海干部到我家进行家访,多方面讲述我的优缺点,肯定我的长处,使我父母、也使我感动。我当着父母的面,表决心,一定要在农村好好干。

第二年春节后,我回到了反修二连,开始变了样。稳重了,谨言慎行,担任副连长,加入党组织。再以后,公社推荐我去读书深造,毕业后留在黑河市当老师,开始了数十年的教书育人的生涯。

往事悠悠酬挚友——边疆生涯的琐忆第三部分(作者:黄顺发)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往事悠悠酬挚友——边疆生涯的琐忆第三部分(作者:黄顺发)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往事悠悠酬挚友——边疆生涯的琐忆第三部分(作者:黄顺发)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引自逊克反修知青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