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养狗忒疯狂  

2016-08-01 15:18: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松树沟人《养狗忒疯狂》

养狗忒疯狂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养狗忒疯狂

朱鸿帮

文化大革命,大革文化命!

正当学习时,弃学斗老师。

六六届小学,因此延一年。

小学出鲁班,中学进南塘。

由此红小兵,变成红卫兵。

继续批老师,手段更新颖。

折腾混三年,啥都没有学。

领袖一声令,又变成知青。

火车一声鸣,辗转六千里。

既受再教育,又武装民兵。

进入松树沟,兴亚是尽头。

三十八男生,二十五个女。

男舍分六间,我住第二间。

安马朱郁倪,六人住一起。

我队拖拉机,只招两知青。

永福和庭羽。两班倒翻地。

永福去公社,“检修拖拉机。

闲遐随处逛,巧遇一小犬。

个头不大点,楚楚招人怜。

抱在怀里爱,高呼谁家犬。

久等没人领,放下由它便。

谁知缘未尽,尾随到居地。

心中正犯愁,如何带它走。

忽见一乡亲,赶车兴亚去,

遂求吕凤贵,把犬带回队,

交给朱鸿帮,这才把心安”。 

养狗忒疯狂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小狗很美丽!聪明又伶俐。

黄里带着红,酷似一只狐。

四蹄和尾梢,五点雪花飘,

口鼻粉色紫,眼珠绿莹莹。

母狗真漂亮,取名叫娜莎。

娜莎很挑剔,只认小知青,

过往人群多,瞬间能辨清。

老乡再熟悉,狂叫加威胁。

气煞众乡亲,暗地恨在心。

知青再陌生,摇头带晃脑。

它心里知道,这群人都好,

若有好菜饭,它也算一份。

我们下田地,娜莎跟得紧。

我们若分开,它自有安排。

首选我六人,然后跟他人。

只要是知青,个个都很亲。

好狗管闲事,逮雀是常事,

桦鼠和田鼠,拿住无活路。

我若去站岗,娜莎必在旁,

放哨和巡逻,娜莎更威风。

有它相伴随,赛过一军犬!

听觉嗅觉好,夜里眼睛亮,

我乃近视眼,幸亏有了它。

那天安永福,“趁着一天空,

带着狗娜莎,跟人去山上。

心情特别美,木耳没少

天色渐已黑  脱离大部队,

马得山迷路,越急越糊涂。

转了七八圈,还回原来地。

娜莎不明意,总随我左右。

想起犬认路,急中生了智。

折一树枝丫,欲抽娜莎状。

娜莎往前跑,前面把路带。

走了半时辰,来到公路旁。

喜抱娜莎亲,谢它救主恩。

养狗忒疯狂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养狗忒疯狂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带娜莎上山,也会把心担,

长得像狐狸,容易遭枪伤。

鄂伦春猎人,军马场战士,

筑路营员工,勘察队员等。

个个有枪弹,人人射击棒。

兴亚像驿站,人来人往多,

打尖进食堂,歇脚吃顿饭。

至少三拨人,差点开枪打,

狐皮多值钱,诱惑力太大!

娜莎反应快,及时吼起来,

尾巴竖得高,一朵白花开!

持枪人猛悟,是狗不是狐。

转眼已数月,姑娘已发育。

情窦初开了,追求者不少。

众多癞蛤蟆,都想追天鹅。

娜莎前面走,后跟一大群。

一旦停下来,群狗打起来。

牵娜莎坐下,看众狗怎演。

最后胜利者,白同喜家狗,

堪称兴亚王,来到娜莎旁。

白狗成了王,娜莎是王后。

知青经商量,容许白狗上。

松开牵狗绳,好事将成双。

后面追求者,不如知青意,

纷纷跟在后,吵吵又嚷嚷。

抄棍跑上去,抡起来就砸。

白狗上娜莎,抽动好几下,

继而转过身,狗头南北分。

青年没知识,从没见这事,

都在青春期,兴奋又刺激!

娜莎是处女,疼痛受不起,

一阵惨叫声,挣扎想脱身,

可惜此时刻,已经甩不脱,

知青着了急,一阵棒打起,

不解决问题,横起打狗棒,

穿过俩狗腚,两人抬起来,

颠跑十几米,还是不分离,

来一愣头青,用镰刀靠近,

中间一使劲,割断那根筋。

可怜大白狗,快活没多久,

来不及尽兴,断送半条命。

整天病歪歪,越来越遭殃。

没过多少天,疼死家里边。

大家嘴巴紧,对外不提及,

以为白同喜,不一定知情。

谁知一大早,知青瞧见了,

单杠上吊着,大白狗尸体!

老白虽然气,想想惹不起,

称知识青年,根本没文化!

有些小个子,还没有发育。

到我农村来,是得再教育!

青年很内疚,放下大白狗。

不知谁处理,没人吃这肉?

养狗忒疯狂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娜莎已发情,继续招女婿,

那些日子里,担心乱招亲,

它找男朋友,知青要看守。

不利下一代,一顿棒轰走。

晚上用狗绳,拴在门里头。

那天睡正香,突然闹得慌,

有狗五六条,大吵又大闹,

杖门一条缝,闯进大黄狗,

正天南地北,播种下一辈。

其他兴亚狗,搅局有把手,

一起冲里吠,这事不太对,

这边不够分,还让它加塞!

里面这只狗,一心挂两头,

后面拼全力,龇牙对前头。

几十号知青,美梦都被惊 。

败坏加气急,大家下手齐。

一阵乱棒下,黄狗见阎王。

大家心里想,并非本屯狗,

改善下伙食,吵醒也算值,

一乡亲偶过,说闯了大祸,

此乃二龙屯,队长家的狗。

丁老大这狗,太非同小可:

“有年头场雪,跑到山里头,

抓个小野猪,嘴巴叼耳朵,

摇尾巴赶猪,撵到家院里,

这才松开口,一旁来看守。

鄂伦春猎人,曾经要此狗,

用马来交换,价值1万多。

老大很自豪,据说已捐走,

不料没几天,跑回家里头”。

二龙到兴亚,足足有六里,

还有无底河,断开东西路。

不解它怎会,知道娜莎美,

今天一大早,鹊桥来相会!

犬类英雄狗,命丧知青手!

老乡这一讲,青年傻了眼。

谁还敢吃肉,黏巴登儿走。

剩下安永福,来擦烂屁股。

同是农机手,多少有点熟。

登门去谢罪,承诺给小狗。

这才算完事,未酿下恶果。 

养狗忒疯狂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猫三和狗四,娜莎已足月。

看看差不多,屋内搭个窝。

果然没几天,那天一大早,

母狗要生产,我们哥几个,

趴在炕沿头,看着我们犬,

如何下小狗。只见不一会,

挤出一团肉,外面一层衣,

娜莎下嘴舔,吃完那张衣,

露出老大脸,接着再努力,

接二又连三,不多大工夫,

下了四小狗,上面三兄弟,

最小是千金,后来称莎丽。

老大和小妹,跟妈一个型!

老大名沙龙,小妹名莎丽

老二是棕色,唤它叫沙虎,

老三全身灰,称它为沙狮,

小狗刚落地,命运都已定。

老大自己留,老二送隔壁,

老三丁老大,小四女知青,

狗崽稍长大,纷纷被送走。

李振芳下地,沙虎跟着去,

不懂避机器,切掉两前腿,

振芳心思量,这还怎么养,

干脆吃狗肉,不枉养一场。

眼看冬天到,知青想家了,

下乡近两年,有苦不堪言。

借口过生日,勒死狗沙龙。

净肉一上称,二十八斤整。

老三和老四,命好都得济。

安常见老三,越长越神气。

老四没看住,军马场偷去。

等到长大后,已不认旧主。

大概内心知,知青不好处。

我要回上海,娜莎有预感,

追着卡车奔,直到河旁边。

心中虽不舍,却也不担忧。

只要食堂在,不会把饿挨,

又会抓野物,吃饭不耽误。

知青见娜莎,人人喜欢它。

 养狗忒疯狂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半年后回屯,到兴亚三更,

走到家门口,娜莎大声吼,

故意不吱声,继续朝它走,

看下会如何?突然停止吠,

迟疑一小会,爆出哀哭声,

身体竖起来,脑袋钻我身,

紧紧搂住它,感慨有万分!

当时那情景,感触特别深!

从那时候起,再不会忘记!

七三年十月,母狗又足月,

随我上东山,感觉要下崽,

独自往回拐,等我回到家

窝里八个娃,品种有好坏,

奶水不够啦,大伙一商量,

优胜劣态吧,又是愣头青,

吃掉四狗娃。娜莎可能知,

愤怒转他人,本来护犊子,

就会咬老乡,更变本加厉,

到大路咬人,原来不这样,

只伤来访者。短短没几天,

连伤好几人,先是董有才,

大队副主任,伤口很严重。

我听说此事,放下手中会,

(布置抓特务,老生常谈事)

登门赔不是,请他去医治,

误工医疗费,全部我来付。

再与安商妥,大小狗出手,

送交丁老大,应该不会差。

这一厢情愿,不知行与否?

这头刚讲完,来了王国祥,

刘忠又被咬,大腿都肿了。

乡亲们发怒: “再也不能护,

你要是不弄,我们下手动”

刘万有队长,苦口婆心讲:

“赶紧整了吧,后患无穷啊。

这狗已有病,路人没咋的,

它就冲上去,而且不吱声,

下口也忒狠”!再而三解释,

已难平众怒。下一步怎走?

心里愁断肠:  若是乡亲杀,

青年闹事大,首先安永福,

罢休不会善!自己来处理,

内心太挣扎!前思又后想,

最后一咬牙,我把责任担,

我不入地狱,由谁来担当!

养狗忒疯狂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虽然决心下,处置费思量。

无法安乐死,见血定手软。

眼见夜已深,决定用粗绳。

轻声唤“娜莎”,绳索套头上,

以为去站岗,紧随我身旁,

来到单杠旁,低头对狗讲:

“娜莎来蹲下”,爱犬很驯服,

举头把我望,眼神很单纯,

等我命令下,此时此情景:

脑海像电影,平时狗行踪,

历历眼前过,只要一声“上”

如同箭离弦,不一会功夫,

叼来一只鼠。夏天我游泳,

它在岸上逛,只要一声“上”

扑通跳下水,追到我身旁。

无需多想象, 纵然悬崖边,

哪怕火海旁,只要一声“上”

绝不会彷徨。回到现实中,

令人好心酸,我也蹲下身,

抚摸它的背,捋一捋脸庞,

然后将绳扣,收紧脖颈上,

狗一动不动,就等我令下,

起身取过绳,长绳绕过杆,

左手拽这头,右手指娜莎,

颤音发令“站” 狗狗站起身,

长绳拉拉直,大呼一声“上”

娜莎上绞架,绳索系柱上。

扭动又挣扎,不忍待在旁。

转身跑进屋,捧起小动物,

浸没水桶中,呜呼小家伙,

世上来一遭,二十天不到!

我心默默念,“随妈去升天”

……………………

找来一麻袋,母子一起装。

雪地拖着走,学校房背后,

塔头墩子里,埋在深雪里,

无人能知晓,从此无踪影!

路上在沉思,做没做对事!

伤天又害理,早晚遭报应!

虽然有准备,从此有阴影!

对不起小安,抱歉众知青!

 

疯狂年代里,无人讲文明,

民以食为天!吃的太艰苦。

故有小青年,常偷老乡鸡。

平时养条狗,恰似自养鸡。

娱乐太缺少,得闲瞎胡搞。

荒唐的岁月,知青也荒唐,

穷乡僻壤里,养狗太疯狂!

此文忌众狗,祝愿入天堂。

作者为原松树沟公社兴亚大队上海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