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采木耳——反修公社往事之三  

2016-08-16 15:44: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采木耳——反修公社往事之三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采木耳

——反修公社往事之三

詹曙光

反修公社六连地处小兴安岭的深处,除了往西三十来里地驻扎着四连,连队的南面、东面、北面方圆几百里渺无人烟。屯子建在一个峡谷中,背靠一座百八十米高的石砬子,石砬子下面是草甸子,草甸子中间淌着阿廷河。

屯子东面有一条蜿蜒小路,沿这条小路一直向东南走下去,翻过无数个山岗,趟过无数个草甸子,就能进入乌伊岭林区。上了北面的石砬子就是我们开垦的山岗地,那地黑油油肥得冒油,再往北人迹罕见,一片原始森林望不到边,走一百多里地才能到江边边境。而南面是一个山岗接着一个山岗,没有边际,穿过几座落叶松老林,再往前几十里就到了采木耳的柞树林。

采木耳是连队的一项副业,每年要组织人员上山。还依稀记得第一次采木耳的情形。那次连队组织了以上海知青为主的采木耳小分队,约有三十来人。距离最近的柞树林也有三十来里地,且越采越远,需露宿在野外,所以都轻装上阵,每二人携带一顶蚊帐,二件雨衣,二床被单,然后每人再背二十斤小米。

天刚放亮,大伙已在食堂门前整装待发,连长讲了几点注意事项:一、路途行进中盯紧前面的人,不要掉队;二、采木耳时,不要离开队伍的视线,看不见人时,吆喝一声“棒槌”,听到应声立即靠拢,同组二人不要离开。说完连长背着冲锋枪在前打头,炊事员背着一口行军锅,当地老乡王金训、姜得岩压阵,整支队伍就像一支游击小分队,向目的地进发。

因行进在草木荆棘中,大伙都打了绑腿。走草甸子趟河哨口会湿脚,平时赤脚惯的都穿上了袜子以免农田鞋湿了光脚打滑。同行的还有两条狗,一条是当地鄂伦春猎民送给连队的猎犬“老莫”,它浑身雪白,满身的伤痕印证着它久经沙场,据说多次同黑瞎子搏斗过;另外一条是连队刚领回来的小狼狗,取名“赛虎”,跟着老穆学围猎。

那老莫围猎是把好手,当老师也不含糊。它不紧不慢,始终走在队伍的左边,看着那小赛虎跑前跑后地撒欢,也不吭气,但一见赛虎离开队伍往林子里窜,就“汪汪”二声,提醒赛虎要跟着队伍。,前面要过河哨口了,只见小赛虎停在河岸上,不敢过河,但见那老莫叫了一声,就下了河,一会蹦跳在石头上,一会在河里游,不一会就到了对岸,然后又跳进河里游了回来,一面对着小赛虎“汪汪”,一面用脑袋拱它,小赛虎一下河,老莫就跟着下河,护在小赛虎的身边,一起游到了对岸,一上岸,那小赛虎也“汪汪汪”地叫了起来。

夏季水大,那哨口的河水不浅,深处有齐腰深,水流又急,所以我们男青年手挽手在河中挡起了一座人墙,连长和王金训等几位老乡搀着女青年一个一个地过河。趟到急流处,胆小的都迈不开腿,脸吓得煞白,记不得是哪位,脚离地了,差点把我们的人墙撞倒。好不容易,过了哨口,大伙已经全身湿透,找个地,把水拧干又穿了上去,反正我们男青年都没有带换洗的衣服,带了也白带,采木耳整天湿漉漉的,没用!

队伍翻过几个老松树林,在一个白桦和杨树丛生的杂木林里扎营。大伙忙着找小树杆支起蚊帐,用斧子劈开白桦树的树皮,扒下来搁在蚊帐顶上挡雨;砍下碗口粗的树杆横竖二层叠起来,再铺上桦树皮,就是晚上两人歇的床。

炊事员用石头支起了铁锅,做上了小米饭,大伙爬山涉水赶了大半天,肚子早饿了,没等有饭焦香出来,就迫不及待地盛起一碗就着咸菜吞了起来。

那晚,我和周金林挤在一顶蚊帐里,第一次露宿在荒山野岭,久久不能入睡,睁着眼打量四周,眼前黑乎乎的,见不到什么,而耳旁却不停地响着林蛙叽叽咕咕的叫声和咝咝嗡嗡的虫鸣声,偶尔从远处传来野狼“嗷嗷”的几声嚎叫。

天还没亮,连长就吆喝大伙起床了,早饭仍然是小米饭(因在野外不能和面做馒头,所带的粮食全是小米子,采木耳的十几天,顿顿小米饭或小米粥),但让大家喜出望外的是,炊事员炖了一锅蘑菇汤(那是炊事员在营地四周采的),虽然不见丁点油星,大伙都吃得津津有味。

吃完早饭,林子里已撒进初升的阳光,布谷鸟开始“咕咕咕咕”地欢叫起来,夹杂着“叽叽喳喳”不知名小鸟的鸣叫声。我在腰后插上一把斧子,拿起一个缝上背带的米袋子,随着队伍出发了。

到了柞树林,原先纵向的队伍就横向地像把伞散开了。大家紧盯着前方地面,一见风倒树,便奔过去。那风倒树上铺满了黑亮黑亮的木耳,不用一朵一朵采,直接用手撸。不一会,米袋子已经有小半袋子了。忽然听到一声“棒槌”的喊声,我抬头一瞧四周没有人影,那是周金林的嗓门,我立即应了一声“棒槌”,朝着声音的方向跑去,也就是百十步光景,见到了周金林,他的米袋子也有了小半袋木耳。

等到米袋子快满时,肚子已经叫唤,只听见“回喽”“回喽”的吆喝声,从远到近一声一声地传过来,那是招呼收工了。我和周金林便顺着原路往回走去。走着走着,忽见前面一棵柞树上挂着一个白呼呼毛茸茸的玩意,哈哈,猴头(猴头菇)!我俩急忙奔过去,我踩在周金林的肩上,把那个足有篮球大的猴头摘下来,然后赶紧四周查看(听老乡说,见着猴头,必有一对),果然,对面不远的一棵柞树上,也长着一个,又把它摘了下来,好,今天收获不小,二袋子木耳,一对猴头!

记得那次在深山老林风餐露宿十几天,每天穿梭在过膝盖的草丛和一人高的榛子棵中,浑身上下一整天都是湿湿的。等换过几个宿营地,扫荡过十几个柞树林,把随身带的小米都吃光了,原先装小米的袋子也都装满了干木耳(一袋子足足有三十斤),小分队就每人背上一袋打道回府了。

记得当时供销社木耳的收购价是四元一斤,大伙都会算,那一次采木耳我们为连队创造了多少的经济效益?更重要的是,这种风餐露宿、遮天蔽日的野林生活,很快就把一个个城里男孩女孩,变为无所畏惧的山里人。

采木耳——反修公社往事之一(作者:詹曙光)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采木耳——反修公社往事之一(作者:詹曙光)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采木耳——反修公社往事之一(作者:詹曙光)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引自逊克反修知青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