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炊事班那点事  

2017-11-16 15:47: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炊事班那点事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炊事班那点事

任余

1972年,黑龙江水泛滥,使我插队的生产队和原本隔着一条江的苏联边境地区连成一片,开句玩笑话,当时从队里可以坐船直接出境。大水造成了极大的损失,老乡们对着大水,默默流泪,一年的辛苦化为乌有,还欠下一大笔债。为了防止洪水再次肆虐,公社党委决定在黑龙江上修一条大坝。下半年,公社在各生产大队调兵遣将,征调物,九十月份我们第一批人员上了大坝,我被任命为女子民兵连的司务长(其实就是炊事班一个管账的)。我们这个炊事班一共五人,来自四个生产大队,分别是我和美玲宝珍丽萍和琳。我们原先大多互不相识,但却一见如故。当时工作量很大,五个女孩子要管一百多号人吃饭,还要种菜喂猪挑水劈柴……大家却毫无怨言,相互配合得很好。大家都说,我们炊事班是一个快乐温馨的小集体。

猛张飞挑水

刚修大坝时,时值秋末初冬时节,工地在红卫大队。姑娘们暂时还未适应繁重的工作,整天手忙脚乱的,有些力不从心,上级体谅我们,从红卫大队派来了一个专事挑水的上海男知青,以减轻我们的压力。此人长得像个猛张飞,皮肤黝黑,浓眉圆眼,茂密的络腮胡子,很少言语,看人眼睛直瞪瞪的。看到这么个人,小伙伴们有点吓丝丝,心理上就产生了一点点距离。此人头一次挑水,就令人印象深刻。那天水缸快要见底了,我们也不好意思叫他,正准备自己去挑时,只见猛张飞挑着满满一担水,迈着有弹性的步伐来了。他倒水功夫了得,来到水缸边,也不放下扁担,左右两手分别拽起水桶,将水“哗哗往缸里倒,这简直是男神降临!伙房里,姑娘们一片雀跃,猛张飞带着被人需要而满足的神情一阵风似又挑水去了。这位挑水专业户的特点就是“水缸见底才挑水,时间长了,我们习惯了他的工作方式,大胆放心地用水,他也知道食堂用水的重要性,保证我们及时有水用。有一次,天下着大雪,缸里的水就要用完了,这时,门推开了,是他挑着水来了,我们对他说,水够用了,明天再挑吧,他不吭声,倒完水,挑着水桶,转身就往门外走,望着他消失在大雪中的背影,有一种莫名的情绪从心底升腾,这大概就是感动吧也许相处的日子长了,大家相互也了解了,他偶尔也会和我们说上几句,笑起来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啊,原来还是个帅小伙!后来,随着大坝的延伸,工地转移了,我们离开了红卫大队,也没和他联系过,只记得他姓范。

小范,这些年你在哪里,如今你可安好?

 

教俄语

随着大坝的延伸,工地转移了,我们和猛张飞告别了,从此,女子民兵连炊事班的姑娘们包揽了伙房里所有的活。一天,我和聪明又调皮的宝珍宝姑娘乘空隙时间想劈点柴禾,我们先把又大又粗的木头搁到木架子上,然后用锯子将其按一定比例截断,再将截断的木头用斧子劈开,最后将柴禾整整齐齐地码好。我们厨房外面码的柴禾像栅栏般围成一个院子,一旦栅栏有了缺口,谁都会主动想着去填满它。院子里干干净净的,很有家的感觉。我和宝珍一边说着笑着一边锯着大木头,此时,远远看见有一个前卫大队的姑娘向我们这边走来,宝珍是前卫大队的,认识她,就叫她过来,宝珍和我使了个眼色,然后严肃地告诉那姑娘:“接上级重要通知,为了反修防修的战备需要,民兵连每个战士都要学俄语,我俩都懂俄语,现在就教你。”我听宝珍这一番言语,当时就笑出了声,还好,小姑娘没察觉有什么异样,很认真地点了点头。教俄语正式开始,宝珍指着地上堆积的柴禾怪声怪调地说“劈柴火”俄语叫做“劈了就开”,又说食堂每天都有供应的“鱼”,俄语叫做“水里游”,女孩认真地跟着“老师”学,不断重复发音,教了两个单词后,宝珍已经笑得不行,我突然想起小时候听到的姚慕双周柏春的著名滑稽段子“学英语”中有一个单词的发音很好玩的,于是强忍着笑,也阴阳怪气地说教她一个“橘子”的俄语发音,因为这个段子太有名了,是我们这代人的共同记忆,所以宝珍和我不约而同地说“剥了皮吐了核吃”……,看着女孩学俄语那认真劲,我俩笑翻了,笑声在炊事班的小院里回荡。看我们笑做一团,小姑娘有点不知所措,俄语课随之结束

现在想想,纯朴的当地小妹妹碰上我们这两个做姐姐的,也算她不走运;话说回来,我们当时也是孩子啊!

夜半惊魂

一天,轮到我和美玲值早班,我俩三点钟起床,提着马灯直奔伙房。我们揉面,做馒头,熬小米粥……忙得顾不上说话。夜深人静之时,突然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我俩以为是牛在院子里,就随它去了。谁知这声音越来越响,且离我们越来越近,我和美玲大气不敢出,用眼神交流“怎么办?”看,害怕不看,更害怕。最后,美玲决定开门探个究竟。勇敢的美玲将马灯高高举起,朝着门的方向走去,我躲在美玲身后慢慢走着,眼睛也盯着那扇门,说时迟那时快,美玲猛地拉开门,灯光照着一张人脸,啊,是他,男子民兵班的蔡某某。蔡满脸紧张,撂下手里抱着的一大捧柴,飞一样地离开了,我和美玲惊恐的尖叫声在静谧的夜空中传得很远很远。原来,女子民兵连转移阵地后,上级领导以为姑娘们什么活都能干,把本来驻在连队里的男人们都撤了,但谁知像赶车、修工具打炮眼等技术活姑娘们不行,于是,领导就抽调一个班的男战士到我们连。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可炊事班的姑娘们没有享受到这个福利,粗活重活样样干。这位蔡姓朋友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于是就上演了先前的一幕。他本意是想学雷锋的,把我们来不及堆好的柴齐,结果好事未做成,把双方都吓着了。第二天,蔡某就请病假了,我们挺过意不去的,特地做了病号饭送去,病号饭里饱含着道歉和感谢。

后来……后来就再也没见过他了。听说他回队里去了我和美玲闻后感到心里挺内疚的。

四十多年过去了,虽然我们炊事班这几个分属不同大队的知青朋友很少联系,有的甚至再也没有联系上,但我相信这点点滴滴的青春往事会是我们心中永远的珍藏。

      作者为原干岔子公社胜利二队上海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