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反修农场回顾记  

2017-03-10 13:28: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反修农场回顾记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反修农场回顾

陈恒伟

(一)上山记

为了忘却的纪念,将近半个世纪上山下乡的历史已经尘封已久了。听闻反修农场创业史要记录下来,欣然动笔。

我于1970623日从上海动身赴逊克县。经过5天乘坐火车和汽车的奔波,来到逊河公社东新大队。才待了三个多月,县里要在大山里建“三线”、即反修农场(以后改称反修公社),要从各个公社抽调人员建点,并要求我们公社参与建设反修五连。可能因为我是高中生,赴黑龙江之前在上海的街道医院经过赤脚医生培训,所以被选上了。记得当时动员时,曾经有县革委会副主任老孙表扬我们东新大队第一批去“三线”的李贵宝先进事迹,鼓舞了我们。

国庆节之后,我们东新有李兆岗、刘金才、吴建民、王翠娥、宫素莲和我几个人汇合宁家与西胜大队的知青一道,乘坐拖拉机进大山了,途中需两天。十月份已是下雪天,很冷,大雪封路。一路也算是翻山越岭,经过了数不清的山,但那些山并不高、大约也就是30-45°的坡。我感觉好像是翻越了99座山。风景虽美,但冻得十分够呛。傍晚四点,天色已黑,前路完全看不清楚了,不能再走了。我们只好就地宿营在林地里。带队的上海干部叫薛广和,山东人。抗日战争期间,他15参加革命。此时已有40来岁。当地干部是窦金宝和何茂随。前者是复员军人。三位干部很有经验,看到我们宿营地附近有废弃的房子,他们说不可以去睡,要冻死人的。我们就地取材,砍树枝烧火,围着火堆取暖,但不能睡死。老何担当巡视,看到谁坐着不动(昏睡状),就用树条抽他一下,使这个人惊醒过来。那一夜,真是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就这样熬到了天明,大家继续赶路,到达了指定的五连营地(后来听传说,在那个废弃房子里,真的冻死过借宿客)。

我们五连,除了东新人员之外,还有西胜的任红英、杨和桂、孟宝弟;宁家的邹荣发、姜伟浩、杨根生、朱学强、程来学、刘红英;七站的董宝田、董岐荣、冯民康等。窦金宝担任指导员,何茂随任连长。我们知青编成三个班。

五连位于反修农场场部西边,风景极美。从五连再往西是一望无边的处女地,东边有一条清澈见底的黎巴库河。河东长一片密密的白桦林。这里真是一片荒野连着原始森林。在此建连队(村屯),一切要白手起家。首先是盖房。第一步是挖一排简单的地窨子;然后就地伐木建草房,一共建了四个房。两个是大房子,各有三大间,中间似厨房,有大锅可以烧水;两头住人。男女知青各占一大房。还有两个小房,是老窦和老何家,他们把家眷都带来了。其次是架桥。有了桥,来回过河就方便多了。吃喝的水,在河边挑。这水真是干净,可以当镜子照脸;清澈见底、甜甜的河水,不烧开喝了也不必担心拉肚。

(二)背粮记

第二年(1971年)开春后,就要播种了。从山下带来的粮食已快吃完了。连队决定到反修农场场部去背粮。大约有十几里的路,过了白桦林就是草地,实际上是一个又一个的草甸子。春季开化季节,步行跋涉经过草甸子是很艰难的,加上身上背着粮食,更是难上加难。记得当时背粮的用具是用两个木架夹住一袋粮。粮重50斤,男生背女生30斤。远道无轻载,踩在软绵绵湿漉漉的草甸子上,每走一步都是惊心胆颤。一路上男生助人为乐,稍慰人。我犹记得在半路上背不动了,是在几位男生先后帮助下,终于背回了一袋粮。

                                    (三)我们的食堂

连队食堂由任红英负责。她很勤快,每天一大早起来发面、做馒头、煮稀饭。但是巧妇难为无食料,荤素两样全年皆缺,漫长冬天尤甚。冬天素材就是“老三样”:土豆、白菜、萝卜;入冬后,连队杀个猪。那里的猪比南方猪大,起码有300斤,杀猪时必须多人齐下手。猪肉冻起来,慢慢吃,使得食堂的“老三样”有点荤腥味。

那里的夏天最美,漫山遍野开满了各色各样的花。由于日照长,我们自己种的蔬菜可以长成,并且高产。黄瓜、番茄、青菜、茄子、豆角,还有水果类的西瓜,管够!入秋后,山林里的野生水果与食物也很多。我们会去采蓝莓、黄花菜、野百合。可惜夏秋季节都很短,刚刚有了一些享受,天就转冷了。

(四)从医记

我在插队之前,曾在上海地段医院学了几个月,临行时带了两本医书:《农村医生手册》与《工人医生手册》,空下来就看书自学。深山老林没有医院,连里人员的一般疾病,我都要治。有几件从医事,忘不了。

连长老何女儿有大骨节病,走路不稳,也矮小。他老婆第二胎临产,来叫我去接生。真难为我了。我在上海地段医院里,没有学过接生项目。怎么办?人命关天!老何焦急地说:求你了,快看看书,就去吧!我临时抱佛脚,照着书上指示,仔细做每一个步骤:消毒、洗手、备剪刀、备酒精。我一个姑娘家硬着头皮匆匆上阵了,幸亏顺产,诞生了一位健康的男婴,也是老何一家最金贵的二胎(要是难产,我就没辙了),把那老何乐坏了(可怪的是:当地人迷信,竟然把婴儿胎盘埋到地底下)。

1971年春夏之际,连里孟宝弟在干拉大锯的活时,不慎出工伤事故了。他的大脚趾头被锯开叉,已经见得到骨头了。我在第一时间到达现场,展开急救。清创消毒,上麻药,缝合伤口。伤口大,缝了八针。由于消毒及时,避免感染;缝针处细密,愈合较快。经过数十天换药,慢慢恢复,受创处仅仅留一点疤痕,没有形成残疾。为此,我十分高兴,解除了战友的伤痛,觉得有成就感。

有一年秋天,连队流行红眼病,普通眼药水不管用,也没有特效药。我根据学医心得,用生石灰配眼药水(关键是现配现用与比例得当),竟然治愈了连队流行的红眼病。又有一次,一位鄂伦春猎手经过五连,夜里贪杯,喝干了随带酒还不过瘾,悄悄把我医药箱里的药用酒精拿走,加点水稀释后喝干了。结果醉了一天一夜。醒来之后,很客气,留下一头狍子(猎物)。

记于20161226

作者为原反修公社五连上海知青

反修农场回顾记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反修公社刘淑华与程恒伟(右)

 

————引自逊克反修知青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