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清明”时节忆双亲  

2017-03-27 13:54: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时节忆双亲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作者周岁时与父母亲的合影 

“清明”时节忆双亲

韩依群

“帝里重清明,人心自愁思!”每逢清明时节,我们姐弟五个总会聚在一起,买上纸钱带上水果糕点,做上父母生前喜欢吃的菜肴,手捧几束美丽的鲜花,到佘山公墓看望我们的父母双亲。我们围在父母的墓碑前,点上香烛,摆好精心挑选的供品,磕头拜祭,愿父母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幸福和安康。

站在父母的墓碑前,凝视着父母双亲和蔼端庄的遗像,我不禁想起那些令人心酸的往事……

19691111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那天,我踏上了去黑龙江逊克下乡插队的列车。中午十一点多,当汽笛长鸣列车将要启动时,我一边擦着眼泪一边使劲挤到窗口,向送行的父亲挥手告别,父亲那饱经风霜的脸上显现出极大的无奈。在接到出发通知的前几天,我突发疾病,腹痛难忍,躺在床上无法动弹。母亲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心急如焚般地到学校领导那里央求:“我女儿身体不好,让她下一批再走吧,反正户口已经迁出了。”可学校领导说啥也不同意,母亲很无奈,只得作罢,随即带我去医院找医生配点药以备路上急用。临走前的那个晚上,母亲哭了整整一夜,她实在放心不下我这个不满十六岁且体弱多病的女孩子到边疆去啊!其实,那一夜我躺在被窝里也一整夜没睡,听着母亲不断的抽泣声和父亲不停的叹息声,想着明天一早就要离开亲爱的父母,离开朝夕相伴的弟弟妹妹,我也不禁泪流满面……下乡十年,我和家人所有的分离与相聚,都是生活的煎熬和期待,而每次短暂相聚和分离又是多么地恋恋不舍。直到知青大返城那一刻,才总算回到了父母的身旁。而今,站在这肃穆的墓碑前,却是和父母阴阳相隔永远地离别了,哎,真是天不遂人愿啊!

我母亲是2001827日去世的,我父亲是2003110日病逝的,二老相继离去间隔仅有一年多。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深深体会到什么叫刻骨铭心?什么叫心如刀割、生离死别和倍受煎熬等这些词语,因为只有经历了才会深刻体会到这些词语的真正含义。

那是2001711日,这天异常炎热,气温高达37度。下午4点多,我正准备烧晚饭,忽然看见母亲在衣柜边慢慢倒下去了。我和小妹赶紧上去扶起,只见母亲嘴巴歪了,说话也不清楚了。我们立刻把母亲送到中心医院,医生确诊为严重的脑梗塞。从那天起,母亲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头几天还能听见她痛苦的呻吟声,后来就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我父亲本来就有高血压冠心病等,因为母亲的突然发病,心里着急也于725日脑梗复发住进了中心医院。父亲因为是离休干部,住在干部病房,医疗条件相应要好些,暂时可以稳住病情的进一步复发。那时我工作的粮食部门已不景气,待退在家,帮着照顾父母。正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我的两个妹妹都在打工,小妹妹患尿毒症做血透,弟弟工作又很忙,所以照顾父母的事情大多都落在我身上。由于我身体也不太好,家中便找了两个护工,一个照顾我母亲,一个照顾我父亲。我在家烧点饭菜,然后送到医院给父母吃。我两个病房轮流跑,疲于奔命,一直陪伴在父母身边。一个多月后我母亲病逝,母亲没有留下任何只言片语。当时因为父亲的身体状况很差,我们和病房的医生及护工商量后决定,暂时不能把母亲病逝的消息告诉父亲。然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这对我们姐弟五个来说是一件多么残酷的事情,但为了稳住父亲的病情,我们必须要做到天衣无缝。母亲病逝后,要处理一些后事及殡丧活动,但从不敢惊动父亲,即使父亲一旦问起母亲的情况,我们只能用善意的谎言搪塞一下。父亲躺在病床上,几乎每天会向我们询问母亲的近况,是否好点了?为了稳住父亲,我们强颜欢笑,告诉他母亲的身体好多了,只是腿脚不能走动,所以不能来看望您等等之类的话。父亲就会说:“唉,我也走不动了,叫你妈妈身体注意点,要保重啊。”看得出,父亲非常想见到母亲。每当听到这些话,我真是心如刀割啊,悲伤的眼泪只能往肚里流。有好多次,我走出父亲的病房,一个人在病房的走廊失声痛哭起来,心中在呼唤:“妈妈啊!您为什么走得这么早?爸爸多么想见您,可是他已见不到您了。您知道我的心情有多么痛苦呀?”

自从母亲去世的那天起,我们定下规矩,姐弟五个家庭的所有成员,不论是谁,只要去看望父亲,必须在病房门外先把佩带的黑纱和头上的蓝白花摘掉,千万不能掉以轻心,绝不能让父亲看到。就这样,竟然瞒了父亲一年之久。由于年老体弱,在见不到母亲的伤感痛苦中父亲最终也离开了我们。父亲去世的那天晚上,我们给父亲写了一封信,告诉他隐瞒母亲去世的苦衷,祈求父亲在天之灵能谅解我们,也祈愿父亲母亲在另一个世界能团聚相逢。随后,我们把信放在父亲穿的大衣的贴胸口袋里,连同父亲惯用的手杖和衣被等一起点燃。烟雾腾空,缓缓地飘向天际……

如今二老离开我们已有十多年,但我会时常想起他们,每次心中都会波澜起伏。父亲是个老革命,他1946年参加革命,1947年入党,1949年随解放大军横渡长江,参加了解放上海的战斗。由于1947年父亲在解放山东的一次战斗中身负重伤,上海解放后组织上把他转业到粮食部门工作,尔后他一直奋战在自己热爱的岗位上直至离休。记得在我下乡的日子里,父母亲经常给我写信,父亲总是叮嘱我要好好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当得知我下乡不久就当上了赤脚医生,父亲来信要我努力学习医疗知识,要全心全意为贫下中农服务;而母亲总是在信中叮嘱我要照顾好自己,多多保重身体,父母亲始终牵挂着远在边疆的我…… 情深意长,感悟我心。

“清明”即到来,香烛将点燃,思念遂涌起。亲爱的父亲母亲,你们放心吧,我们绝不辜负你们的养育之恩。姐弟之间定会以你们为榜样,互敬互爱、相互帮扶,如你们所望幸福安康,直到永远!

作者为原逊河公社双河大队上海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53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