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下乡经历有助就社会发展现实进行对比研究——黑土地集体记忆之十六  

2017-09-06 15:53: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乡经历有助就社会发展现实进行对比研究——黑土地集体记忆之十六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下乡经历有助就社会发展现实进行对比研究

——黑土地集体记忆之十六

张恒瑞

2012年11月11日,在上海松江区某酒店举行的知青聚会上,我作了简短的祝酒词

今天,我们举办的聚会,是在再次纪念四十年前的一个选择。今天的社会总讲“选择”,那时应该说下不下乡可能没选择,但去哪里下乡还是有选择的。安徽、江西、黑龙江……在座的各位作了一个在同龄人中堪称勇敢的选择,选择了黑土地,到了松树沟。

这个选择的结果我们早已经历过了,幸运并不总是照顾胆小鬼。在同时代的中国农村中,我们选择了一个自然条件得天独厚的农村。在同一代知青中,我们成为一批得天独厚的知青农民。四十年后,近六十岁的我们,仍应该为当年十六岁时作出选择时的勇敢精神感到自豪。

因为这个选择不是精明的利益盘算的结果,不是先有了内幕消息后进行的升值股票投机式的选择,当年这个选择的前提,就是个人利益要准备作出最大的牺牲和奉献。

我们今天在一起聚会,既是纪念也是再次总结一下。因为我们人生的的历史还没有结束,还有几十年要走好。只要活着,生活中就永远会有矛盾和磨难。也就仍然需要压倒一切困难,而不被困难所压倒的大无畏精神。仍然需要牺牲和奉献精神。也需要我们之间像在松树沟那样,互相关心,互相帮助。

是的,在写下这些回忆文字的过程中,我经常要以一个近六十岁人的阅历和经验来重新认识十六岁多时开始的自己,以及在松树沟的那些岁月里发生的事件。这些回忆以及思考的结论只属于我个人和我的同类。

近些年我已开始习惯了不再和不同类的人讨论社会理念,包括人生观价值观等问题。这个对社会人际交往关系的认识的产生和确立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是随着客观经济环境变化而来的。

二十年前,在同事同学插友等这些群体里,往往可以肆无忌惮争辩讨论人生观价值观,那是因为互相之间的社会经济地位相同,有取得社会观念共识的可能性基础。凑在一起讨论或争论是有益和必要的经常会是人生一大乐事。

十来年前这些群体内部也还可以客气讨论,虽然社会上群体间经济分化已开始,但还不是非常普遍。因而各自的新阶级意识也还不自觉,在一种思维惯性下,大家仍可以在一起讨论一些相同感兴趣的话题但已经有意识地开始回避一些话题。

近年来建立于社会经济基础改变之上而导致的人们在财富占有上的贫富分化已经悬殊。时间一久,社会阶层之间的生活形态各异,由此建立起的观念形态随之形成并开始固化。

在经济地位发生截然不同的变化后的人群里,也就是已经处于阶级分化后的人群之间,再强求人生观价值观的统一就显得不识时务。

所以讨论或争论其实只能发生在同类的圈子里。好比佛教里的“辩经”活动只能是庙里修行和尚之间的活动。佛教徒不可能夹着金刚经找上教堂去和基督徒辩论信仰的大前提不一,挑起争论就没意义了。

三十多年前我们都是知青,身份都是集体所有制的人民公社社员,都靠挣工分吃饭。无非是“六百工分”还是一千六百工分等多少的差别。因此才可以在“工人阶级内部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的基础上,在同类人之间进行各种在认识范畴内的协商和争论。

但在今天,面对已经成为不同类的一些人,在社会理念问题上就不适用讨论和争论了。不同类人之间的对话只能用其他的方式,由“批判的武器”直至过渡到“武器的批判”。

我在回忆文字中描述的,不单是一个物质财富上比今天贫乏的社会阶段,而是与今日的社会性质非常不同的一段历史。不同的社会经济基础,造就了置身于其中的人们具有了不同的理念追求。由于社会经济基础性质的彻底改变,农村的那一段生活状态就可能成为一段历史的绝唱。确切说,是我们这代人有生之年经历的一段绝唱。但在共和国的未尽的历史上,那段生活中我们用热血和青春所奉献建立的、所遵循的一些原则和价值仍可能在未来的历史中被延续这也成为我们今天进行回忆并写下这些文字的潜在价值。

因为每一代人所经历的变革,都不是人们纯主观选择的结果。都是那一代人所处的社会的矛盾斗争推动的结果。只要这些客观矛盾没有解决,整个社会就仍要不断为之付出代价。“三农问题”时至今日的持续,就仍在检验着三十年来农村发展道路选择的正确与否。今天,“城镇化”又成为一个解决三农问题的新途径我们拭目以待吧

当下的生活水平与松树沟年代相比有了很大提高但一些插友会发现,他的儿孙辈今天遇到的生活矛盾,解决起来也并不比四十年前更容易。新时代有了新的物质条件,却也生发出新的更不容易满足的消费欲望和要求。正是这种人生和社会中永不停息的矛盾斗争推动着生产力发展,推动着社会进步。也是在这种矛盾斗争中,成长起一代又一代的不甘于命运安排的奋斗者。我们今天写下的历史经验就是留给他们的。

我们在农村做的最有价值的,就是和农村社员一起,培养和增强管理农业生产的技能和农村社会事物的能力,同时锻造着自己的文化素养和精神境界。一句话,和农民社员一起同甘苦共命运。没有所谓知青群体的特殊利益,更没有作为知青干部的特殊利益。这是九十年代后的许多乡村干部做不到的。

如同深圳是个移民城市一样,松树沟是个移民乡村。大部分人是五十年代后从山东、河北、辽宁迁来。真正的“土著”居民,是人数很少的少数民族包括蒙古达斡尔、朝鲜鄂伦春族和俄罗斯混血,他们中又有很大成分游牧民族的遗传习气,刚学会定居没多少年。所以本身由各年代移民组成的松树沟人总体上不排外。由于地处边境,那时的边防政策为防止发生“私自对外移民”行为,所以对打算迁移边境地区来落户的人各种审查较严社员中基本没有经济成分上的“敌对分子”。

但既是乡村,二代人以上常住,就会形成盘根错节的宗姓家族。这也是乡村社会关系中的特点。当地农民一定程度上欢迎知青干部,是因为知青们还没有来得及卷入当地农村中的宗族利益矛盾。但当地农民一定程度上也警惕着知青干部,因为松树沟各队的知青集体本身就是最少二十个人以上的不小的群体,而且均是年轻力壮,战斗力不弱。若追求起小团体利益,也势必会侵犯大队里其他社员利益。这一点是和其他一些省区插队知青情况很大不同的地方。

所以松树沟的知青干部又要时时防止和克服自己的小团体主义和某种宗派情绪。自觉地融入大队的集体利益,使用权利时就不能谋取个人利益,也不能谋取知青群体的小团体利益。这个关系能否摆正,也考验着知青干部的政治成熟度。那些年里,某些在知青中很有能力和威望的人物,却不能在农村集体经济发展中很有作为的部分原因也出于此。

为谁掌权,为谁用权的考验,在那时的最基层的乡村管理实践中就已经开始了。也是我从不单独过于强调知青运动的意义,而更关注当年农业学大寨运动成败的原因之一。我已习惯从整体上来看待那时的松树沟全体社员包括知青在内的共同命运轨迹。

松树沟的乡村在这三十年里,也必然会经历一个两极分化的过程这也是市场经济下的乡村发展中必然的命运。这是客观规律,不以我们个人的良好愿望为转移。

三十年前,松树沟的一切也不可能是完美的。那只是一场翻天覆地的变革后初步探索中的一段,刚开始的一段,我们亲身参与的过程也说明,当时的基层体制还正在奋斗中逐步走向成熟。但又是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管理体制在农业经济领域中的发展规律初步被探索显现的一段时期。正由于许多社会主义原则有所体现,使得我们这些人就有了切身体会。因为有了亲身经历和经验从而能够与其后三十年在市场经济下的社会发展现实进行对比研究。

作者为原松树沟公社新立大队上海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