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不易的名字:“反修六连”——记一次真情流露的聚会  

2017-10-12 15:05: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易的名字:“反修六连”

——记一次真情流露的聚会

 

近日,参加原逊克县反修公社六连知青聚会后,感慨万千。已过三日,两宿夜半失眠,思绪杂乱不断。有了写一篇的欲望,但头绪很多,不知何处起头,还是从一首即兴诗说起吧。

聚会的召集者之一詹曙光在聚会上说:参会人员确定之后,十分激动,彻夜未寐,即兴作联句如下:

四七年前,一群青年,离乡背井,屯垦戍边;主席号令,建设“三线”,阿廷河边,安营扎寨。

深山老林,日头不见,颤颤悠悠,无尽草甸;伐木林深,开荒地肥,白手起家,建起六连。

患难兄弟,情深姐妹,无米之炊,有酒同醉;四季劳作,互相提携,同甘共苦,相守八年。

热泪;互道珍重,爱惜余年,笑口常开,期待来年!

我懂诗人之心,辞诚意真,可概括为:艰苦卓绝莫过六连,患难插友更知旧情。详解此诗,要从特定词“三线”与“六连”说起。

论土地面积,当下人口10万多一点的逊克县辖有17344平方公里,不仅是黑龙江省内大县,在全国也可以算得上是人均占地面积的前列。但是,在上海知青到那里插队之前的1968年,逊克县只有4万人口,青壮年劳力不过数千人,分布在县境内北部的沿江与沿逊河地带,更为广阔的南部地区,空寂无人,只有大片的原始森林夹杂着一块块湿地,欲开发也力不从心。位于老新兴之南的县办三间房林场,算是伸向神秘的原始森林的前沿观察所。

到了1969年,情况发生变化,一方面是中央指示各地“备战备荒”,尤其是处于“反修第一线”,任务艰巨与迫切;另一方面随着1968年下半年有一批齐齐哈尔市与北安县知青到达本地、尤其是1969年3月有一大批上海知青(第一批1200人)来此插队,安置在沿江各个公社,劳动力严重紧缺的瓶颈问题得到缓解。于是,当年春季,县革委决定开发以战备为指导思想的县级“三线基地”,地址选在本县东南部山区,沿库尔滨河与阿河建若干个点。当年夏季,根据县革委会的部署,沿江几个公社派工组成筑路营,经过四个多月奋战,修筑一条简易公路,初步解决了从县城到县“三线基地”简单通车的问题(经由老新兴到三间房林场)。紧接着,各个公社派出强壮劳力到“三线基地”去,分散建设六七个点。其中一个点,后来被称作“反修公社六连”。

这个六连,位于大山深处,距离县“三线基地”(后来是反修公社革委会所在地)有六十华里,且没有像样的路,只有一条极其简易、链轨拖拉机勉强通过的、高低不平,坑坑洼洼的路。没有投资,集体购置生产资料与生活物资都是用有限的可怜的一点贷款,然后通过劳动所获还贷。没有房屋,先住窝棚,再自建草屋。建点后,一群城市娃进驻,绝大多数是上海69届初中毕业生,年纪在16--17岁。此后,他们过的是不野人、甚于野人的生活。

垦荒吧!在这个无霜期只有百余天的地方,农作物生长受到极大的限制,尤其是开荒之后的一两年内,野草茂盛,种植物几乎是绝产。口粮与种子都必须靠再次借贷才能解决。

搞副业吧!一般的围捕走兽飞鸟河鱼、采集山珍野果,仅能一时填充口腹,很难增加经济收入。那就搞大的,挖一串串捕捉野鹿以及其他大型野兽的鹿窖。以猎补农,说辞易,其事极难极苦(请参看李汉民与詹曙光等人的专题记述)。

几年之后,由于上海知青的阅历、劳动与生活经验丰富起来,情况略有改观。体力强壮,农作渔猎应付有余,收入渐增,衣食无虞。但是,处于一个荒野之地,思乡之苦日甚一日。终于盼到大返城的日子,集体脱离了那个被六连上海知青称作“苦窖”的地方。

四十七年过去了,如今六连插友聚会了。之前,已经有过几次聚会,但此次人数最多,到场的有32位六连插友。这里有头一批开拓六连的陈亿荃、朱炳新、王建国,还有被六连人亲切地称作“大姐”的徐洪娟,以及其他几位分别之后第一次会面的插友,所以聚会的几个钟头里蔓延着一种集体性兴奋,聚会场面之热烈、情绪之高涨,无以言表。

隔天从六连微信群里看到一位与会者说道:“人醒了,天亮了,可心还沉睡在昨天的喜悦中。看见照片就想起你我他,是我们大家的参与凝聚了这永恒的回忆,谢谢大家的参与,谢谢振英曙光仁伟筹划组织这次相聚。永远想你们!”还有一位写:“是的,非常感谢仁伟曙光振英的精心策划和组织,提供此平台,给我们相聚的机会,再叙当年情!回想昨天见到大家好像又回到了年轻时代!希望我们都保重,来日再相见!”

更有一位这样写:“幸福的一天,让人回味无穷,回味着刚到三线时的人情风土,什么艰难困苦风餐露宿都随风而去,留下的是真诚的友谊,永恒的情感。时间太短了,午餐结束大家在大厅还依依不舍继续着我们的继续。期待着再次回首往事的相聚。祝大家幸福安康!长命百岁!。”

逝者如斯夫,上善莫如水。我赞美睿智者会水,淡化了往日的苦涩与艰难,凸显人性的坚强。看“大姐”在六连微信群里留言:

“知青,是中国独有的词汇,是有理想、有信仰、有贡献的一代,为国家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立下汗马功劳。知青在那如火如荼激情燃烧的岁月里,响应党的号召,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经历了风风雨雨的考验与历练,为共和国的发展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成为共和国的栋梁。我们聚会开心成功喝彩欢呼!!!”(这个意思在詹曙光的诗中也有体现。)

当年,5000名逊克上海知青中的绝大多数人是自愿报名到最艰苦的地方去,怀着一颗赤诚的心,决心为了保卫边疆、建设边疆而奉献青春、甚至不惜牺牲。此心大善!(难免幼稚与摇摆。)到了逊克各个生产队之后不久,六连建设者又自愿到边疆地区最艰苦的地方去,此心可鉴(更是难能可贵)!所以,千万不要辱没此心。

当然,从国家决策者来说,不要忘记搞极左运动对民众的伤害,包括“上山下乡运动”中许多极不正常的做法。“文革”后期,对前期不当做法采取一些纠偏行动,但远远抵不上大返城时期得人心、挽局面。所以,我们不赞同“上山下乡运动”做法,拥护返城政策;也不会否定知青群体下乡之初善良的心。

知青不易,边疆知青很不易,“反修六连”最不易!通过此次聚会,我还看到另一层意思:撼山易,撼动“六连”不易。团结的“六连人”幸福感与自信性满满的,真情流露正适宜。聚会终有散时,聚散之间可沟通的情绪,正涓涓不息。期待,并参与吧!

不易的名字:“反修六连”——记一次真情流露的聚会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影中人物姓名:

第一排左起:华雪芬 张冠群 沈振英 徐洪娟 韩玉贞 胡菊娣 黄翠年 张佩珠 杨玉华 周建瑛

第二排左起:黄顺发 周汝仁 蒋国强 朱斌新 黄鸿翔 王长海 王建国 方良 金立财 黄仁伟

第三排左起:杨绍明 徐志桐 佘永祥 周金林 詹曙光 陈亿铨 江国胜(注:与会者还有张亚芬、葛涛)

不易的名字:“反修六连”——记一次真情流露的聚会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被称作"大姐"的徐洪娟为参加聚会,专程从苏州过来,并在聚会时,作了热情洋溢的发言。

不易的名字:“反修六连”——记一次真情流露的聚会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巾帼八女,如今鬓角花白,但精气神不减当年。

不易的名字:“反修六连”——记一次真情流露的聚会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临别之前,依依不舍,再次合影。

补记:

詹曙光在微信里留言:“六连战友现在恢复联系的,已有32人,尚缺9位战友。他们是:王维敏、毛国平、陈建元、邹春生、徐耀宗、康为民、潘永才、朱玲梅、陈淑萍 。期待通过此次聚会,大伙群策群力,能找到他们,把他们请进群里,回到六连大家庭!谢谢大家!”

        写于20171012

 

          ————引自逊克反修公社老知青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