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插队岁月中的一段难忘记忆——筑路连  

2018-01-13 15:21: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插队岁月中的一段难忘记忆——筑路连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反修公社”三连的位置

 

插队岁月中的一段难忘记忆——筑路连

郭为龙

1970年3月,我们上海市69届初中“毕业生”有了“毕业分配”,就是所谓的“一片红”全部上山下乡。在我们“毕业动员”之前,已经有试点学校整班开拔“反修前线”了。我们在听了动员之后,没有二话,也报名奔赴黑龙江省逊克县。

我有幸被安置县城奇克镇的东方红大队插队。这是一个相比较而言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生产队。同年5月,为了战备需要,逊克县执行上级命令,开建“县三线基地”并以筑路为先。修筑两条开往三线的战备公路,全县成立了筑路营,由各公社成立筑路连。奇克镇筑路连奉命开拔到库尔滨河畔、距离县属反修林场不远的地方(与反修公社2连隔河相望)。

当时我们奇克镇筑路连连长是红旗大队的吴姓老乡,指导员是四新大队的上海干部王志超(那时奇克镇只有4个大队,南岗大队还没有划分到奇克镇来)。各个大队成立民兵排,东方红大队成员组成一个排,由我担任排长,反修大队由老乡李长湖任排长,红旗大队也是由一位上海知青任排长。当年山里条件非常差,男生都挤在一个大帐篷里,女生挤在另外一个帐篷和厨房在一起。起早摸黑干的都是体力活。由于年轻,我们推着小车在小路上飞跑;接到爆破任务,明知危险性大,也争着往上冲,无所惧怕。

在修路时,最大的困扰就数牛虻和“小咬”。被牛虻咬上一口,会很痛。牛虻个头很大,比上海的大苍蝇足足大一倍有余。但被“小咬”欺负,更可恨,小虫子虽一点点大,但被咬后,身上很痒。小虫还会往头发中钻进去咬,往往被咬得满脸鼻青眼肿的。我这大半生都没有剃过光头,唯一的一次,就在三线修路时剃了光头。当然不少男生和我一样,为了防止小咬,也是剃了光头。当年没有演出少林寺电影,要不然以为来了一群少林寺的和尚。

在筑路连,虽然艰难,但毕竟年轻。下工回到宿舍后,嘻嘻哈哈打打闹闹是经常的。当年我也好胜,因为在上海的时候练了武术和拳击,一个人能抵挡三个人,按当时话,就是“扎台型”、好面子。我们还会拿着炸药到河里去炸鱼,回来加上一道鱼菜,白天的劳累就会全忘了。记得当时筑路连曾与反修公社2连发生冲突。可能之前在奇克镇上,就有过肢体接触,到山上了还是互相不服气,闹摩擦。后来在上海干部和2连的赵旭劝说以后,才平息下来。

当年10月,5个月的修路结束以后,逊克县为奖励有突出贡献的筑路营民兵,专门召开表彰大会,我荣幸地被评为五好民兵,受到表彰。大会结束以后,我又开着拖拉机来到反修公社3连,在那里插队两年多后,再转到苏中农村务农。所以,我一直对晚辈说:你老爸走向社会的起点,是在兴安深山密林。 

插队岁月中的一段难忘记忆——筑路连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作者近照(前排左一)

插队岁月中的一段难忘记忆——筑路连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作者近照(右一)

 

引自劳作坊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