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焦点头图

 
 
聚焦图片加载中...
 
 
 
 
 
 
 

[置顶] 视频:走过2016 逊克上海知青活动纪实

2017-2-20 14:51:02 阅读824 评论0 202017/02 Feb20

视频:走过2016 逊克上海知青活动纪实

微信用户可点击以下网址直接观看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UxNjUwMTM1Mg==.html

作者  | 2017-2-20 14:51:02 | 阅读(824) |评论(0) | 阅读全文>>

[置顶] 逊克上海知青2017新春团拜会隆重举行

2017-2-20 15:10:17 阅读2278 评论0 202017/02 Feb20

逊克上海知青2017新春团拜会隆重举行

朱银龙

寒风止,春意至。2017年2月19日上午,“庆祝逊克上海知青联谊会成立四周年暨逊克上海知青2017新春团拜会”在上海诺宝中心酒店兰晶剧场隆重举行。

团拜会在《好日子》悠扬欢快的乐曲声中开启,主持人向到会的各位嘉宾及各公社近600位知青代表,表示丁酉年新春的热烈祝贺,表达逊克上海知青联谊会的衷心祝福!

从上海知青第二故乡逊克特地赶来,参加此次团拜会的逊克县人大常委会主任段迎春首先致辞。他在致辞中代表逊克人民,感谢知青在以往岁月中,对第二故乡建设发展所作出的巨大贡献。他介绍了逊克目前经济社会发展的概况,希望知青朋友继续关心支持第二故乡的发展,并热情欢迎大家能够经常回去走走,看看逊克的发展新貌,看看家乡的乡亲朋友。逊克上海知青联谊会名誉会长阚治东也在会上致辞,他衷心祝愿第二故乡的建设发展取得更大的成绩,祝愿所有的知青朋友健康快乐!

随后,逊克上海知青联谊会会长阮显忠讲话,他首先回顾了联谊会过去一年的工作。他说,在大家的关心和努力下开展了七方面的主要工作:1、举办了2016年新春团拜活动。2、组织参加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等方面举办的多项活动3、组织聆听《文汇讲堂》G20视野下的全球治理、英国脱欧及美国大选等一系列讲座。4、成立逊克知青读书会和落实文艺团队训练场地。5、开展了知青慰问、帮困等活动。6、关心并帮助在沪就读的逊克子女学习生活。7、开展知青回忆录征集和编辑工作并已进入编审阶段。阮显忠指出,过去一年各项工作所取得的成绩,与联谊会成员和广大知青及各方面的大力支持分不开,借此机会向所有曾经参与、支持联谊会工作的人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作者  | 2017-2-20 15:10:17 | 阅读(2278) |评论(0) | 阅读全文>>

[置顶] 视频:从黑土地走来

2015-2-25 15:39:56 阅读826 评论1 252015/02 Feb25

视频:从黑土地走来

为2015逊克上海知青春节团拜会制作

作者  | 2015-2-25 15:39:56 | 阅读(826) |评论(1) | 阅读全文>>

南充自贡泸州三地逊克插友成功举办首次联谊聚会

2018-5-14 22:23:23 阅读357 评论0 142018/05 May14

南充自贡泸州三地逊克插友成功举办首次联谊聚会

5月13日,原插队黑龙江逊克的四川南充、自贡和泸州三地知青,本着团结、诚信、包容、理解、帮助的宗旨,在泸州张坝桂圆林景区隆重举办首次联谊聚会。

42年前,来自巴蜀大地的南充、自贡和泸州等地知青,万里迢迢去了北国边陲逊克插队,在那里他们与众多的上海等地知青及当地乡亲,一同为保卫和建设边疆积极打拼并作出了重要贡献。但囿于当时的历史条件,同在一块黑土地上插队的三地知青,并不清楚同为巴蜀子女的彼此情况(其实之前还有同样来自巴蜀大地的宜宾知青,即便是当地的知青档案材料中,也鲜有关于四川四地知青到逊克插队的记录),更谈不上相互间有何互动和交流。

这两年各地知青重返黑土地逊克的活动,使得三地知青得知了他们曾经有过的一段相同经历,对黑土地的深深眷恋,以及割不断的知青情结,很自然地将三地知青聚拢到了一起。经过三地插友的热情提议和精心筹备,他们决定按照自愿、平等、公开、从俭的原则,在泸州举办首次三地知青聚会,并希望通过聚会促进彼此间的交流与沟通,共同分享人生经历中的有益经验。

5月13日上午,参加此次聚会的三地知青四十余人,齐聚泸州风景秀丽的张坝桂圆林景区。10时许,知青朋友高兴地在张坝桂圆林大门集合并拍摄了记录这一历史时刻的集体照。当天的活动包括午晚两次聚餐、丰富多彩的联欢,以及张坝景区观光游览等内容。

一天的聚会在欢快的气氛中很快过去,但留给三地知青朋友的,相信应该不只是对过去岁月的回首,更多的是对那份浓浓情意的珍藏,以及对今后生活的美好憧憬。

照片由自贡知青冯桂丽

作者  | 2018-5-14 22:23:23 | 阅读(357) |评论(0) | 阅读全文>>

爱辉知青抱团旅居广东惠州

2018-1-24 22:23:54 阅读345 评论0 242018/01 Jan24

  1月11日,79位爱辉知青及亲友齐聚惠州巽寮湾。这是爱辉知青联谊会旅游俱乐部发起首次抱团旅居尝试的第一站。

  据爱辉知青联谊会会长韩自力说,所谓抱团,是指以老知青为主的抱团,所谓旅居,是指非景点旅游而长住一地的休养。

这种想法的产生与其说是一种愿望,不如说是一种无奈。当年的知青如今老了,下一代及再下一代大多是独生子女,因此他们的家庭成为中国历史上独特的“倒三角”结构:即4+2+1。将来老得不能动时,能依赖儿女的守护吗?

  中国目前的养老模式在已经到来的老龄化问题前,硬件设施和软件服务上根本没有足够的应对准备。50年代人口高峰所带来的一系列社会资源,从以前的教育、就业、医疗、住房,一直到现在的养老以至于……在这代人消失之前,都会一如既往地紧张和匮乏。

  韩自力说,好在这一代人大多有上山下乡的特殊经历,虽没有出生入死打造共和国的荣耀,却也有与共和国同命运的感情。几十年来老知青各种聚会方兴未艾,颇有“死不罢休”的味道。

  因此,在能动的时候抱团旅居,并通过旅居,来尝试不能动的时候抱团养老,这个想法便因人制宜应运而生。这不仅是一些老知青对现在和未来的一种筹划,也成了社会上一些经营人士对生意的谋划。

  爱辉知青联谊会旅游俱乐部自2017年创办以后,就一直把组织好现在的抱团旅居,探索将来抱团养老作为目的,开展了一系列活动。

  2017年4月,他们曾考察海南基地,打算旅居1个月,但报名人数不多;后来定于在广东惠州巽寮湾实施10天至半个月的旅居,几天里报名就达88人。

作者  | 2018-1-24 22:23:54 | 阅读(345) |评论(0) | 阅读全文>>

开着房车去海南

2018-1-24 12:00:14 阅读307 评论0 242018/01 Jan24

出发时的合影,左起郭慰敏、霍耿、郭永权、沈永智 

1月22日上午,原插队逊克的上海知青一行4人,开着房车从上海出发去海南。

此次海南行,他们计划先在海南岛猫冬到正月初三,随后一路旅游回上海,将途径开平碉楼、韶关丹霞地质公园、耀邦陵园、鄱阳湖生态鸟栖息地、南昌八一纪念馆、林彪故居等。参加此次海南行的知青朋友是原车陆公社下道干大队的沈永智、原车陆公社车陆湾子大队的的郭永全,以及原车陆公社上道干大队的霍耿和原干岔子公社干岔子大队的郭慰敏夫妇。据了解,他们此行的住宿还是以当地的宾馆为主,所开的房车将作为后勤保障、休憩及急需时备用。

此次出行海南的房车

常山留影 

搭乘滚装船渡琼州海峡

到达海南文昌

  

作者  | 2018-1-24 12:00:14 | 阅读(30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打苫草的活儿不容易

2018-1-13 15:37:03 阅读34 评论0 132018/01 Jan13

打苫草的活儿不容易

张冠群

一张涛涛的旧照片,又勾起我的一些青春记忆。

记得那时侯,我们在每年夏秋时节都要去打(割)苫草。苫草,据我的理解,它有两种用途,一种是盖房子用的,苫在房子顶上的;一种是放到冬天的时侯,用来喂牲口的。

打(割)苫草的活儿,生产队长在安排人选时,一般是选择一位身强力壮的男性、个子稍高一点的,再搭一位女社员(知青),也就是男女搭档,男的在前面打(割),女的在后面捆个子。这其实和人工割小麦,是一样的。打苫草的芟刀是俄式的,刃有一米左右,刀把的长度有三米左右,刀刃和刀把是90度直角形状。在割的时侯,也有一定的步骤。先是左脚迈前一步,再右脚迈前一步,第三就是芟刀从右向左对准草根,“刷”地一下,一铺子苫草就在你的左边撂下了。再说那芟刀的刃是非常非常锋利的,打(割)的时侯,是几个人成梯形状作业的,否则是有危险的。还有打完或休息时,要把刀把插在地里的,要不然也是有危险的。看似简单的劳作,也有一定的“章法”否则就会出现隐患。

有一次在打(割)苫草时,我们正在紧张地捆着草,忽然听到有人在喊:“打到蚂蜂窝啦!”随即蚂蜂在我们头顶乱飞,只见作业的人四下逃窜。我扔下手里的活飞奔起来,在跑的时侯,想起曾有老乡告诫过:打苫草时,如果打到蚂蜂窝了,赶紧快跑,而且不能一群人一起跑,要四下里散开,那它不一定盯上你。被蚂蜂蜇一下是很痛苦的!于是我选择向没人跑的方向跑去,感觉头顶没有蚂蜂的“嗡嗡声”,才慢慢停下来。回过头来一看,队里的一名知青正被一群蚂蜂追着,她一下子蹲在地上,用双臂和手紧紧地捂住脸和头在哭,一群蚂蜂在她头顶

作者  | 2018-1-13 15:37:03 | 阅读(3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插队岁月中的一段难忘记忆——筑路连

2018-1-13 15:21:28 阅读36 评论0 132018/01 Jan13

原“反修公社”三连的位置

插队岁月中的一段难忘记忆——筑路连

郭为龙

1970年3月,我们上海市69届初中“毕业生”有了“毕业分配”,就是所谓的“一片红”全部上山下乡。在我们“毕业动员”之前,已经有试点学校整班开拔“反修前线”了。我们在听了动员之后,没有二话,也报名奔赴黑龙江省逊克县。

我有幸被安置县城奇克镇的东方红大队插队。这是一个相比较而言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生产队。同年5月,为了战备需要,逊克县执行上级命令,开建“县三线基地”并以筑路为先。修筑两条开往三线的战备公路,全县成立了筑路营,由各公社成立筑路连。奇克镇筑路连奉命开拔到库尔滨河畔、距离县属反修林场不远的地方(与反修公社2连隔河相望)。

当时我们奇克镇筑路连连长是红旗大队的吴姓老乡,指导员是四新大队的上海干部王志超(那时奇克镇只有4个大队,南岗大队还没有划分到奇克镇来)。各个大队成立民兵排,东方红大队成员组成一个排,由我担任排长,反修大队由老乡李长湖任排长,红旗大队也是由一位上海知青任排长。当年山里条件非常差,男生都挤在一个大帐篷里,女生挤在另外一个帐篷和厨房在一起。起早摸黑干的都是体力活。由于年轻,我们推着小车在小路上飞跑;接到爆破任务,明知危险性大,也争着往上冲,无所惧怕。

在修路时,最大的困扰就数牛虻和“小咬”。被牛虻咬上一口,会很痛。牛虻个头很大,比上海的大苍蝇足足大一倍有余。但被“小咬”欺负,更可恨,小虫子虽一点点大,但被咬后,身上很痒。小虫还会往头发中钻进去咬,往往被咬得满脸鼻青眼肿的。我这大半生都没有剃过光头,唯一的一次,

作者  | 2018-1-13 15:21:28 | 阅读(36) |评论(0) | 阅读全文>>

北国之恋3——奇克镇

2017-12-19 15:03:19 阅读1481 评论0 192017/12 Dec19

北国之恋3——奇克镇

曹建昌

进入奇克镇必经大门。耸立的银塔迎接我的光临!

有诗为证:往昔江边破小镇,数座砖房几暗灯。牛车马车粪满地,日落寥寥闻犬声。而今,换然一新!旧貌换新颜!

有诗为证:独立江边望苍茫,涛止浪停江面平。片片雪花眼目过,往昔历历似电影。

那年江岸雪降头,发黑雪白两分明。花甲再度江岸溜,鬓白雪白难分清。

仰首欲问雪花飘,可记黑土往昔情。

有诗为证:彼岸哨楼依旧蒙,

此岸光阴桑田中。

而今江边不夜城,

高楼霓虹闪夜空。

有诗为证:

冰封江面风满袖,

寒意悄然袭轻裘。

谁怜此时鬓已白,

弹指韶光年似旧。

白日里,奇克镇标志——《黑土明珠》塔,如同妙龄少女,亭亭玉立在白雪皑皑的江畔。含情脉脉,笑迎八方来客。

  洁白的落雪,覆盖塔下的黑土,肩披蔚蓝色天野的披纱,点缀着阿娜多姿,苗条袅袅身材,夺人眼目,显得格外楚楚动人。

  屹立在岸边,橘红色的港吊,好似巨龙,恰似卫哨,俯瞰着无际远方,威严地守卫着祖国的边卡。

  多元化的精神信仰,也伴随开放的步伐,也融入了这个边陲小镇。 弥陀,观音佑护着小镇的吉祥平安。

耶稣基督,给小镇带来了风调雨顺,带来安康富饶。

  日将要西落,小镇将告别一天的勤劳。渐渐西垂的夕阳,给小镇更换另一番盛装。

  红艳艳的日轮,漂浮在遥远天边。染红原野一切,天水一色。万类浸然。

作者  | 2017-12-19 15:03:19 | 阅读(1481) |评论(0) | 阅读全文>>

炊事班那点事

2017-11-16 15:47:48 阅读194 评论0 162017/11 Nov16

炊事班那点事

任余青

1972年,黑龙江水泛滥,使我插队的生产队和原本隔着一条江的苏联边境地区连成一片,开句玩笑话,当时从队里可以坐船直接出境。大水造成了极大的损失,老乡们对着大水,默默流泪,一年的辛苦化为乌有,还欠下一大笔债。为了防止洪水再次肆虐,公社党委决定在黑龙江上修一条大坝。下半年,公社在各生产大队调兵遣将,征调物资,九、十月份我们第一批人员上了大坝,我被任命为女子民兵连的司务长(其实就是炊事班一个管账的)。我们这个炊事班一共五人,来自四个生产大队,分别是我和美玲、宝珍、丽萍和琳。我们原先大多互不相识,但却一见如故。当时工作量很大,五个女孩子要管一百多号人吃饭,还要种菜喂猪挑水劈柴……大家却毫无怨言,相互配合得很好。大家都说,我们炊事班真是一个快乐温馨的小集体。

猛张飞挑水

刚修大坝时,时值秋末初冬时节,工地在红卫大队。姑娘们暂时还未适应繁重的工作,整天手忙脚乱的,有些力不从心,上级体谅我们,从红卫大队派来了一个专事挑水的上海男知青,以减轻我们的压力。此人长得像个猛张飞,皮肤黝黑,浓眉圆眼,茂密的络腮胡子,很少言语,看人眼睛直瞪瞪的。看到这么个人,小伙伴们有点吓丝丝,心理上就产生了一点点距离。此人头一次挑水,就令人印象深刻。那天水缸快要见底了,我们也不好意思叫他,正准备自己去挑时,只见猛张飞挑着满满一担水,迈着有弹性的步伐来了。他倒水功夫了得,来到水缸边,也不放下扁担,左右两手分别拽起水桶,将水“哗哗”往缸里倒,这简直是男神降临!伙房里,姑娘们一片雀跃,猛张飞带着被人需要而满足的神情一阵风似地又挑水去了。这位挑水专

作者  | 2017-11-16 15:47:48 | 阅读(194) |评论(0) | 阅读全文>>

你在 我在 岁月在——五三知青相聚松江侧记

2017-10-17 15:12:25 阅读167 评论0 172017/10 Oct17

你在 我在 岁月在

——五三知青相聚松江侧记

Shxiaolu

台风卡努何其任性,回槽之期偏是与我们的松江约聚撞日,够狠巴巴的。

算是要考验你我的友情纯度么?!卡努有所不知,十七八少年的纯情忠诚飘摇岁月不曾切割捻碎劫掠得了,卡努的呼风唤雨哪就这么容易得胜而归窃笑得意。

当得知改订有难度,仍得今日践约相聚时,群里众友的反应便是如下感人的回帖:

风雨无阻按时报到!谢谢组织者!

@自在?[OK]风雨同舟!

群里的朋友们、我们都要有团队精神为主、千万不要找任何借口缺席、机会难得哦。

兄弟姐妹们,祝大家一路平安抵达松江。

如此下铁亦必到的朋友难道还需验证么?!

如约的三桌朋友,如期的举杯聚聊,怎一个爽字道得尽?

更为感人的是85老苏,在张松的全程陪护下端然在座,侃侃而谈,的确得给个大大赞哦!

至于成松同学嘛,一贯的资深订座大员,得给他请功不是?掌声激励之,呱唧呱唧呗!

铁哥们方岷成松阿强金维雄,早早地冒雨侯在醉白池地铁三号口静待友朋抵松。

于是,三桌适时开席,举杯频频,欢声笑语,吃好喝好聊到尽欢...

至于美拍,那是我们素来练就的默契,大师按镜夫人审片,帅哥美女的我们向来只需全神贯注负责“茄子”咧嘴笑呗!

2017年10月16日

作者为原松树沟公社五三大队上海知青

作者  | 2017-10-17 15:12:25 | 阅读(167) |评论(0) | 阅读全文>>

送顺庆兄

2017-10-17 15:11:33 阅读54 评论1 172017/10 Oct17

自得知顺庆兄不幸罹难的噩耗后的那些天来,顺庆兄的身影不时在我的头脑中闪现,尤其是47年前在三线受伤后得到顺庆兄悉心照顾的一个个瞬间。我清悉地记得,受伤当晚遇到被大雨浇得宿舍内没有一块干地方、以致忍着伤痛苦苦熬到天亮的窘境时,是顺庆把我接到了他未遭雨淋的宿舍并安置在他铺位上躺下的情景;我还记得,当把我抬上担架准备穿越深山送往县城时,是顺庆替我掖紧被子以免在气温很低的山林中受凉;我不会忘记,为早点到达县城送行者不得不冒险将担架抬上装满圆木的拖拉机挂车后,忍着颠簸、始终离我最近且紧紧拽着担架并尽可能为我挡风遮雨的是顺庆;我更不会忘记,顺庆精心悉心服侍并陪伴我的那些日子,以及把我送上哈尔滨至上海的列车时,与我依依惜别的那一刻┅┅

我在惊愕身体也算强健的顺庆兄过早离世的同时,也非常遗憾我未能与顺庆兄静下心来好好聚聚和叙叙,因为我还有一些有关当年三线建设时的问题需要向他请教,然这一切都随着他的离去而无法再解以致成为终生的遗憾!

近日,新立知青群中,怀念突遇车祸骤然离世的顺庆兄,并筹办好与他作最后告别一事,自然成了最大的主题,大家也纷纷表达了前往松江为他送别的意愿。

10月15日,天空阴沉,秋雨绵绵,恶劣的气候没能阻挡住新立知青前往松江为送插友兄弟远行的步伐。三十多位新立知青兄妹从上海和松江的各个角落起早出发,齐聚松江殡仪馆泰山厅送别曾经同甘苦共命运的知青挚友。

上午九时,泰山厅中,庄严肃穆,挽幛高悬,哀乐低回,啜泣阵阵,王顺庆的遗体安卧在洁白的鲜花丛中,顺庆兄的亲友和新立的插友强忍者悲痛与他作最后的诀别。

默哀礼毕,原新立大队主任、后曾任市教委副秘书长的林洵多,代表全体新立知青致悼词。

作者  | 2017-10-17 15:11:33 | 阅读(54) |评论(1) | 阅读全文>>

不易的名字:“反修六连”——记一次真情流露的聚会

2017-10-12 15:05:57 阅读33 评论0 122017/10 Oct12

不易的名字:“反修六连”

——记一次真情流露的聚会

方 良

近日,参加原逊克县反修公社六连知青聚会后,感慨万千。已过三日,两宿夜半失眠,思绪杂乱不断。有了写一篇的欲望,但头绪很多,不知何处起头,还是从一首即兴诗说起吧。

聚会的召集者之一詹曙光在聚会上说:参会人员确定之后,十分激动,彻夜未寐,即兴作联句如下:

四七年前,一群青年,离乡背井,屯垦戍边;主席号令,建设“三线”,阿廷河边,安营扎寨。

深山老林,日头不见,颤颤悠悠,无尽草甸;伐木林深,开荒地肥,白手起家,建起六连。

患难兄弟,情深姐妹,无米之炊,有酒同醉;四季劳作,互相提携,同甘共苦,相守八年。

热泪;互道珍重,爱惜余年,笑口常开,期待来年!

我懂诗人之心,辞诚意真,可概括为:艰苦卓绝莫过六连,患难插友更知旧情。详解此诗,要从特定词“三线”与“六连”说起。

论土地面积,当下人口10万多一点的逊克县辖有17344平方公里,不仅是黑龙江省内大县,在全国也可以算得上是人均占地面积的前列。但是,在上海知青到那里插队之前的1968年,逊克县只有4万人口,青壮年劳力不过数千人,分布在县境内北部的沿江与沿逊河地带,更为广阔的南部地区,空寂无人,只有大片的原始森林夹杂着一块块湿地,欲开发也力不从心。位于老新兴之南的县办三间房林场,算是伸向神秘的原始森林的前沿观察所。

到了1969年,情况发生变化,一方面是中央指示各地“备战备荒”,尤其是处于“反修第一线”,任务艰巨与迫切;另一

作者  | 2017-10-12 15:05:57 | 阅读(33)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一位令人敬重的女知青

2017-10-9 17:21:24 阅读2481 评论0 92017/10 Oct9

一位令人敬重的女知青

凌万春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婚恋自然就是当年知青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对于那些选择农村青年作为配偶的上海知青来说,他们所遭遇的艰辛与磨难,似乎远比同为知青组成的家庭多得多,他们遭受的心灵上的痛苦和生活中的困难也似乎比后者多得多,他们的生活旅程大都比常人走得更为艰辛。在我的记忆库中,就有着一个非常凄美的知青爱情故事。

40多年前,我遇到了一位在干岔子插队的上海女知青,她给我的第一印象,可以说既十分漂亮,又非常文静。虽然同这名女青年的接触只有一个星期,但她给我的印象很深。印象之深并不是因为她的漂亮,而是她那颗像金子般的心和发生在她身上的那个动人故事。

记得,我参加工作多年后,县里举办了一次“三八节”妇女事迹讲用,要求各单位的干部都去听。那时听讲用,可以说是“讲者有意,听者无心”,但其中一位妇女的讲用引起了我的注意,以致使得我全心地投入并认真听她所讲的一字一句。看到她,使我不由回忆起下乡插队的那个特殊年代,并认出了台上的她就是过去所认识的那位上海女知青。

会场的光线很暗,台上的灯光有些刺眼,我的眼睛又有些近视,只看到一头普通短发的她在低着头看讲稿,因而无法看清楚曾经十分漂亮、充满青春活力和非常文静的她。她的讲用非常感人,但我深知这动人事迹背后所隐藏的那份苦涩和艰辛。

那是1970年的10月,在全国开展了打击破坏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一场运动,这场运动来势凶猛,政策的掌握十分严厉,运动中不少人成为阶下囚、刀下鬼。为了搞好这场运动,由县军管会主抓,公社派出所配合,组成了许多工作组,我

作者  | 2017-10-9 17:21:24 | 阅读(2481) |评论(0) | 阅读全文>>

特别旅行之随想

2017-9-7 11:03:30 阅读1226 评论0 72017/09 Sept7

今年7月底8月初,我们六连与反修其它连队知青及其家属40余人重返当年下乡之地——逊克县宝山乡及各连队,看望老乡,重温往事,都诸多感慨,而我们的下一代也被深深地触动了。这是我们六连知青沈振英的80后女儿写的一篇“返乡”感言,颇有深意。她现在从事的是教育职业,作为育人的园丁,能有这般觉悟和境界,我们这些老知青颇感欣慰!现转发给大家。

————詹曙光

作者小曹和母亲沈振英

特别旅行之随想

小曹

——据说这里曾经是了无人烟的原始森林……如今,当地人口中的“条件好了”在我这个从小在上海长大的小囡眼里依然“可怕”。

六天的长途跋涉来到这里,半天的相聚相处,留给我的是无尽的感慨和感动!由衷地向所有在那个“激情燃烧的的年代”里奉献了自己青春的人们致敬!

于我而言,这才是黑龙江之行一次宝贵而又不可多得的经历,工作以后一些始终解不开的“疑惑”终于在这次旅途中找到了答案。

毕业之后,在一所或许是全上海唯一一所体制内100%招收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不能招收上海生源)的公办学校任教。

面对一群为了维持生计,勉强生活在“社会底层”心力交瘁的家长们,和一群从留守到流动,却依然缺少必要的看护和家庭教育的孩子们,我不禁疑惑:“为什么要来上海?留在老家不好吗?”

每每遇到类似于:“拆违被迫寄居桥洞,不能完成作业”,或是“父母起早贪黑,家里买不起闹钟,每天靠一辆定点经过的垃圾车提供“免费叫早服务“,突然有一天垃圾车“无故缺席”,所以上学迟到”……这样荒唐狗血、让人哭笑不得、只

作者  | 2017-9-7 11:03:30 | 阅读(122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上海市 黄浦区 摩羯座

 发消息  写留言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近期心愿希望在这里能得到开动脑筋,开阔视野,汲取养份,畅述友情,寄托相思的乐趣,能感受舒筋换血,身清气爽,摒弃老相,保持年轻的那份惬意。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