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知青的博客

回忆过去、过好当下、交流信息、增进友谊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的那场上山下乡大潮,将我们从黄浦江畔推到了黑龙江边。从此散乱分布在逊克9个公社和极少部分县直属企业中的4986名上海知青,开始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四十多年来,我们同中国所有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下乡——返城——退休的时空跨越。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我们,渐次进入或即将开始进入一段新的人生里程。我们将借助博客这一载体,客观回顾当年知青经历,真实反映后知青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交流旅游养生等方面信息,努力打造逊克知青的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万彬的故事  

2014-06-21 15:01:07|  分类: 追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万彬的故事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万彬的故事

吴鲁海

万彬姓桑,名万彬,全名桑万彬,苏北人氏。他来自闸北区的某个中学,个头一般,精瘦精瘦的,操一口地道的江北话,按如今的某些说法,他出生于非主流家庭。

1970年的春季,他作为第二批上海知青的一员,来到了我们大队。万彬时常嘴上叼着香烟,说话流里流气,不太招人喜欢。刚来大队时的一天,他在路上遇到老梁头,就问;我们村里有没有“破鞋”。老梁头说,你娘来了没有?回答是,没有。于是老梁头说,那就没有“破鞋”。这东北人说话真是够损的,骂人都不带脏字。

万彬抽烟厉害,因此还有个浑名叫“烟鬼”,也有人叫他“酒鬼”或“死鬼”他都答应,不过常用的还是“烟鬼”或者“老烟鬼”。

万彬总经常做一些使人不痛快的事,时不时地搞一些捣乱活动。一会说食堂的饭不好吃,要“胃气痛”,时常想骗得一顿病号饭吃吃,且还没完没了。有一次,两个齐齐哈尔知青看他实在讨厌,就把他给结结实实地收拾了一顿,这下万彬可老实多了。

万彬好动,还经常突发奇想,他说要好好干活,要为生产队做贡献。于是有几天,他一早起来就背一个筐去捡粪,捡来粪就倒在大队的粪堆上。他到地里干活,不会干也干不好,铲地就用锄头糊弄几下,苗和草一起铲,把队长给气得火冒三丈,就是再骂,他照样我行我素。

那年万彬想家了,又哭又闹,别人也不去搭理,他还是不停地闹。来了个公社的干部,把他弄去好好地教训一顿,定了一个罪名是:“悲观厌世”。

田队长看他实在不能好好干活,又经常给别人添麻烦,就把他安排到基建队,在队长的看护下干活。基建队是负责村里的基本建设,修建队里的公共房屋,如马号、鹿场、猪圈羊圈以及知青宿舍、俱乐部、拖拉机机库,还要制砖、烧窑等等。干的活很杂也很累,万彬干不了大工的活就做个小工吧,挑水、搬砖,要么就和稀泥,干活倒也相安无事,谁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也不挑剔。

平时跟万彬说话还能逗闷子,他常有些至理名言,什么;“红花配绿叶,烂桃子滚一堆。”“人丑那不丑,嫌那丑没路走。”有时还颇有豪言壮语,他说他是“东山一只鸟,三年不飞不鸣,一飞冲天,一鸣惊人”。干活的时候,大家开开心心地有说有笑,就是拿他开涮,他也乐得其所。

不过万彬犟起来却是一根筋,常要跟别人较劲。一次,一个老乡看着万彬好欺负,就捉弄了他一把,这下万彬不干了,要上去跟人家打架。这个老乡五大三粗,万彬哪是他的对手,但万彬可不管,冲上去就要打。大家把他们劝开了,跟万彬说,人家力大无比,你是打不过人家的。万彬不理那一套,口出狂言地说,“我打不过他,我就烧他的房子、搞他的老婆、杀他家的猪,再不行就把他的孩子扔到井里去。”哇呀呀!这还了得!这话一出,那个老乡马上什么都不敢说了,这可都是要了命的事情,老乡也相信,没准万彬是真能干出来的。

又一次,他跟一个大个子知青不知什么原因闹了起来,被那个知青几下子就打得头破血流,嘴里还骂骂唧唧的,不服也不行啊,知青没房子、没老婆、也没有猪,更没有孩子,大家都是无产者,他可什么招数也没有了。

有一回他倒是神气了一把,他跟一个女生吵架被骂了个狗血淋头,这一晚上他越想越窝囊。第二天一早就来到食堂里,他拿了把斧子和镰刀递给那个女生说,你不是要杀我吗,给你!杀吧!那个女生只是嘴上不停地骂,但又不敢动真格的。他就上去抓住那女生的头发,挥舞着拳头,照着头部就是几下子,那女生被打得瘫坐在地上,鼻血抹糊了一脸。虽说还是骂不绝口,但也没了昨天的气焰。碰上这么个顽主,你不是自找倒霉吗?

我们俱乐部着火的时候,万彬也是奋不顾身,大力扑救,打水提水,忙得不亦乐乎。忙乱中,不知是哪位知青扔了个水桶,万彬倒好,他用头去接,结果光荣负伤了。

那年万彬准备回上海了,他把自己仅有的一只箱子拿到宿舍门口的空地上,用斧子劈了,并且和箱内一些破衣服烂袜子一起,一把火全烧了,说是回家后再也不来了。大年夜的时候,一些没有回上海的知青们在食堂里,有说有笑地准备着年夜饭,突然万彬推门进来了,只见他破衣烂衫,蓬头垢面,脸也冻得发青。问他吃饭没有?他说没有。大家连忙给他拿了点吃的,只见他狼吞虎咽,一下子干进去十来个馒头,估计好几天没吃东西了。

吃完饭,大家就听他讲述回上海的经历。原来他回家没有多少路费,不知怎么一路混到了青岛,流落街头,被收容所给收容了。收容所也不管什么原因,不把他往上海送,仍旧把他送回黑龙江。他说在收容所里见过一些社会底层的人物,收容所里有饭吃,不过吃不饱,有肉吃,不过那是马肉。万彬可是受苦了,收容所的人把他送到北安,给他买了张到逊克的汽车票,再给他一顶帽子两个面包,让他自己回来了。

知青们都返城了,万彬也回到了上海,一直没有他的消息,也不知他这些年过得怎样。后来听说他已经谢世了,这里说的都是万彬的真实写照,没有一点虚构和过分的描述,也算是为他做个祭奠。万彬若是有知,还有那么多人在念叨他,一定会含笑于九泉的。

想想万彬的遭遇,可悲啊! 再看看那个年代的知青,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写这些只想唤醒知青兄妹们的记忆,还没有忘记吧?在那嘎达,那些个人,还有那些个事。

        作者为原边疆公社团结大队上海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